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武毒所再成新冠病毒溯源焦点 美参院通过法案要求解密情报

滚动 国际

美国总统拜登周三(5月26日)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加倍努力,对至今仍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的问题收集信息和进行分析,并在90天后向白宫报告有关调查结果。国会参议院当晚通过一项议案,要求国家情报总监在90天内解密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新冠病毒起源潜在关联的任何及所有情报。

资料照片: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源头调查组前往武汉的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 (2021年2月3日)

美国总统拜登周三(5月26日)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加倍努力,对至今仍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的问题收集信息和进行分析,并在90天后向白宫报告有关调查结果。

国会参议院当晚通过一项议案,要求国家情报总监在90天内解密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新冠病毒起源潜在关联的任何及所有情报。

国会两党议员称,病毒起源问题尚未有明确结论,但对中国“持续阻碍病毒来源相关事实的调查”感到不满。有共和党人直言,在有关调查上完全“不信任中国”、“不应排除任何可能”。

目前,美国各界普遍围绕着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的问题分为两种主要可能说法:源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以及来自实验室事故。病毒由实验室泄露的说法曾被美国主流科学界和媒体视为阴谋论,但如今科学界和政界越来越多的人呼吁要对这种可能性进行认真调查。

拜登总统在周三发布的声明中表示,截至今天,美国情报界已经“围绕两种可能的情景形成共识”,但尚未就这个问题得出明确的结论。拜登说,美国情报局目前立场是:“虽然情报界有两方面的人倾向于前者(人类与动物接触),一方面的人倾向于后者(实验室事故)—每一方面的信心度都是低度或中度—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认为有足够的信息来做出哪一种情景比另一种情景更具可能性的评估。”

拜登总统在周三发布的声明中表示,截至今天,美国情报界已经“围绕两种可能的情景形成共识”,但尚未就这个问题得出明确的结论。拜登说,美国情报局目前立场是:“虽然情报界有两方面的人倾向于前者(人类与动物接触),一方面的人倾向于后者(实验室事故)—每一方面的信心度都是低度或中度—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认为有足够的信息来做出哪一种情景比另一种情景更具可能性的评估。”

拜登总统在周三发布的声明中表示,截至今天,美国情报界已经“围绕两种可能的情景形成共识”,但尚未就这个问题得出明确的结论。拜登说,美国情报局目前立场是:“虽然情报界有两方面的人倾向于前者(人类与动物接触),一方面的人倾向于后者(实验室事故)—每一方面的信心度都是低度或中度—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认为有足够的信息来做出哪一种情景比另一种情景更具可能性的评估。”

拜登在声明中说:“我现在已要求情报界加倍努力,收集和分析可以使我们更加接近一个明确结论的信息,并在90天后向我报告。”

议员:不排除任何可能,但尚未有定论

在拜登总统发表上述声明的当晚,参议院通过议案,要求国家情报总监解密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情报,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为解放军所做的研究以及疫情爆发前该研究所从事的新冠病毒研究。

议案发起人之一、共和党籍参议员乔什·霍利(Sen. Josh Hawley,R-MO)在院会辩论中说,“美国人民应该知道新冠病毒的起源。他们应该知道这场大流行病如何严重损害了我们国家和整个世界,应该知道大流行是如何开始的,中国扮演了什么角色。”

共和党人长时间以来一直把怀疑目标对准中国武汉的实验室。本月早些时候,一些共和党众议员致函美国国务卿,要求解密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文件。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首席共和党成员德温·努涅斯(Rep. Devin Nunes, R-CA)以及该委员会的共和党人上周三在一份报告中说,有“重大旁证”表明2019冠状病毒病的爆发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次泄漏造成的。

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马可·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告诉美国之音,他自始至终都认为在病毒溯源问题上不应该排除任何一种说法,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病毒外泄的可能性。

“我认为人们应该假设(这些说法)是有些有力的证据在那儿的,”鲁比奥说,“我这几个月来一直在说的是没有理由忽视那些说法。我们对它的了解,所拥有的证据,无论你想怎么称它,无论是怎么发生,因为有人在实验室感染了病毒,然后带出来,还是它就是从动物市场发生的,也就是中国官方一开始的说法。”

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组在中国进行考察后与中国官方发布联合报告说新冠病毒源自实验室事故“极不可能”。不过,世卫组织领导人谭德塞随后表示,有关病毒起源的所有假设都要进一步调查。

星期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的一份情报报告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11月“出现严重病情”并入院治疗。这比中国爆发新冠疫情早一个月。

中国政府不承认新冠病毒一定是源自中国,还表示已经配合了世卫组织的考察。中国官方还一再暗示美国或欧洲可能是病毒来源。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本周一又说,“疫情和病毒早在2019年下半年多点多地出现的报道越来越多”,他还再次把矛头转向他所说的美国陆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的种种疑点”。

对中国官员的这种说法,鲁比奥参议员说,他不在乎中国外交部的说法,“他们是说谎者。他们对此从来就没有透明过。全世界每个人都知道。”

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约翰·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对美国之音说,病毒起源于中国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他说,作为情报委员会的成员,有些内容他无法公开讨论,但是,“我们知道(武汉)实验室里有在进行一些关于冠状病毒的研究。问题是,它是因为事故还是从其他来源外泄出来的?我们知道它(病毒)来自武汉,我们知道它来自中国。”

科宁和鲁比奥参议员都坦言,目前“并未看到具有决定性的结论”。

同样是情报委员会成员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鲍勃.凯西(Sen. Bob Casey, D-PA)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并未详细审阅过有关病毒起源的报告。

“我还没有看过(那些资料),可能已经有些证据但我还没了解,”凯西说。

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托德·扬(Sen. Todd Young, R-IN)周三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说,在审阅公开资讯后,他强烈怀疑新冠病毒极度有可能是从武汉实验室外流出来的。

“作为一名前海军陆战队情报官,我看直接证据,也看到旁证。现在刚好那里有间病毒学实验室,而且研究的正是新冠病毒的变体,”托德·扬在访谈时说,“这个病毒已经摧毁了世界经济,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因此,理所当然的是,大家应该要能取得新冠病毒株的相关数据,大家应该要能对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进行访查,所有这些内容都应该以快速的方式提供。”

两党支持白宫展开溯源调查

从拜登总统周三有关病毒溯源调查声明来看,白宫显然准备加大施压力度,让中国公布病毒信息和有关数据。

声明写道:“美国还将继续与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敦促中国参与一项全面、透明并以证据为基础的国际调查,并提供所有相关数据和证据。”

拜登同时在声明中要求美国国家实验室和其它政府机构协助情报界进行调查,并随时让国会掌握工作进度。

民主党联邦众议员希夫(Rep. Adam Schiff, D-CA)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亚当·希夫(Rep. Adam Schiff, D-CA)周三在声明中赞扬拜登行政当局宣布将进一步调查新冠病毒起源的决定,他同时批评中国当局在新冠溯源问题上缺乏透明度、阻碍国际社会寻求真相的工作。

希夫在声明中说,“北京继续阻碍对新冠病毒来源的相关事实和数据进行透明、全面的调查,这只会延误这项重要工作的进行,这些工作将帮助世界在下一次潜在的大流行病到来前更好地做出准备。”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应该让情报界和其它科学、医学专家客观地衡量和评估所有可以获取的事实,避免得出任何过早或出于政治动机的结论,”希夫在声明中补充说。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麦克尔·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的办公室在提供给美国之音的书面声明中说,美国必须准确且客观的就新冠病毒疫情起源进行调查才能避免下一次大流行病的发生。

“毫无疑问地,中共一直在掩盖事实,并大力压制试图向全世界发出大流行病警告的做法,美国必须确保在真正的问责方面发挥领导作用,以防止未来大流行病的发生,并推动中共允许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起源进行外部、公正和彻底的调查,”麦考尔在声明中说。

美议员:不信任中国能充分合作

不过,也有共和党人表示,白宫的这项决定来的太慢。早在去年疫情初期就把疑点指向武汉病毒实验室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汤·科顿(Sen. Tom Cotton, R-AR)在推特上谈到拜登周三的决定时说:“太少、太晚了。”

鲁比奥对美国之音强调,病毒溯源问题不应是情报问题,而是全球健康问题。

“中国应该对此完全透明。也有可能是中国政府自己并不清楚到底怎么发生的,但他们害怕这件事披露会让他们感到尴尬,”鲁比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回应。

“问题是,世界各地很多人都因此受苦,整个世界都被打乱了。武汉的实验室不仅对这一种病毒做了类似的研究,对多种其他病毒也做了研究。我们有机会让这种情况不会再次发生,所以我认为他们(中国)的透明度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不过,科宁表示,他对于中国是否会配合调查不抱任何期待。“不,我不信任他们,”科宁直接对美国之音说。

科宁还说,他对世界卫生组织能否继续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扮演公正客观的角色保持怀疑态度。

“我认为如果我们要依赖世界卫生组织的话,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世卫组织就是在做中国想要它做的事情,那我对他们是否能准确的做出报告没有太大信心。因此,我认为我们需要继续施压,要求中国提供信息,并让中国承担责任,”科宁对美国之音说。

科宁呼吁中国当局应该配合国际调查,称这么做符合中国国家利益。他说,“这(疫情)对他们国家也有很大的负面影响,他们也深受病毒影响。因此,我认为他们与我们合作,找出源头,并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再次发生,这符合他们的自身利益。”

拜登政府官员接连表态不排除实验室外泄可能性

2019年在中国武汉首先爆发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在美国已夺走近60万人命。美国各地在经历多个月经济活动几近停摆后正逐渐重建和恢复疫情前的生活。

在参议院拨款委员会周三的一场听证会上,鲁比奥参议员向出席作证的拜登总统的首席医学顾问安东尼·弗契医生(Dr. Anthony Fauci)提出有关新冠病毒是否有可能为实验室外泄的质问。

弗契回答,“我一直说的是,这有高度可能是自然发生。我没有否认任何事情,我只是说这有高度可能是从自然界我们还不知道的动物宿主而来,我仍然坚持这一点。”

他接着说:“但正如我稍早回答其它问题时所言,因为我们都不是100%知道这一点,因为没有人,包括我在内,没有人100%知道来源为何,所以这是我们赞成进一步调查的原因。”

多位美国情报和卫生界领袖最近都曾公开承认新冠病毒源自于实验室外泄的可能性确实存在。

美国情报总监埃夫丽尔·海恩斯(Avril Haines)4月14日在参议院一场听证会作证时说,“情报界并不清楚新冠病毒疫情最初具体是从哪里、何时或如何传播的,基本上各说法分别围绕着两种不同的理论组成,包括人类与受感染的动物接触后自然产生,以及实验室事故。”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医生(Dr. Rochelle Walensky)5月19日在另一场参议院听证会上回答议员提问时也直接回答:实验室外泄为“一种可能性”。不过,她同时提到,大部分的冠状病毒普遍源自于动物。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哈维·贝西拉(Xavier Becerra)周二呼吁世卫组织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第二次、更为全面和透明的调查。

惩罚?制裁?白宫:先调查再说

白宫首席副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周三在记者简报会上拒绝说明如果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结果为中国实验室外泄,拜登政府是否将寻求惩罚或制裁中国。

白宫首席副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周三在记者简报会上拒绝说明如果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结果为中国实验室外泄,拜登政府是否将寻求惩罚或制裁中国。

白宫首席副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周三在记者简报会上拒绝说明如果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结果为中国实验室外泄,拜登政府是否将寻求惩罚或制裁中国。

“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我们必须先完成90天的审议,一旦我们有了90天的审议,我们才能够再做评估,” 她对记者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