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关于对特朗普的刑事调查有七点要知道的事

滚动 国际

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他的商业助理或公司受到刑事指控的可能性本星期又向现实靠近了一步,《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一个特别大陪审团已在纽约市组成,将听取调查特朗普商业交易的检察官提出的证据。

资料照片: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抵达白宫南草坪。(2020年12月31日)

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他的商业助理或公司受到刑事指控的可能性本星期又向现实靠近了一步。《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一个特别大陪审团已在纽约市组成,将听取调查特朗普商业交易的检察官提出的证据。

这个大陪审团的预计任期是六个月,比多数大陪审团一个月的任期要长得多。大陪审团成员将听取一项调查所收集的证据。这项调查已经进行了两年,还涉及了最高法院所作的两项裁决,让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得以获取这位前总统的税务报表。

纽约法学院教授、曾在曼哈顿担任检察官的丽贝卡·罗伊夫(Rebecca Roiphe)认为,这个大陪审团的任期之长预示,检察官正准备组织一个复杂而冗长的案件。

罗伊夫说,这只是一个程序的开始,这样的程序通常会导致刑事起诉。“等它结束时,我们没看到起诉的情况是不大可能的,”她说。

什么是大陪审团?

在美国联邦司法系统以及包括纽约州在内的很多州,在大陪审团认定有“可能的理由”认为某个个人或实体犯有刑事罪行后,就会提出刑事指控。

大陪审团的程序与审判不一样,没有人会在大陪审团程序中代表犯罪嫌疑人。在美国有关大陪审团的一个常见笑话是,证据标准如此之低,以至于一位称职的检察官可以让大陪审团对一份火腿三明治提出起诉。

不过,罗伊夫说,必须要注意的是,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小塞勒斯·万斯(Cyrus Vance Jr.)的办公室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把边缘性的案件提交起诉。“他们不会在最低限度的情况下把案件提交给大陪审团,只是为了得到份勉强的起诉书,”她说。此外,她提到,在证据方面,纽约大陪审团的规则比联邦规则要为更严格,传闻式证词不得呈堂。

谁在调查特朗普?

万斯是前国务卿塞勒斯·万斯(Cyrus Vance)的儿子。两年来,甚至在更长的时间里,他一直在调查特朗普的商业做法。上星期,纽约州的州司法部长莱蒂娅·詹姆斯(Letitia James)宣布,另一项最初为民事性质的调查已转变为刑事调查,而且她的办公室将与万斯分享资源,这实际上是把两项调查结合到一起。

资料照片: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

这项宣布让曾任纽约州副州司法部长和联邦检察官的丹娅·佩里(Danya Perry)这样说特朗普:“他在这之前就遇到了大问题,这条消息一来,他遇到了更大的问题。”

万斯和詹姆斯这两个办公室结合起来的检控能力还得到了外部的协助。万斯采取了不同寻常的举措,聘用了白领犯罪辩护律师马克·波梅兰茨(Mark Pomerantz)。波梅兰茨曾任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刑事处的负责人,领导了多起高曝光度的有组织犯罪的调查。

人们对调查所知多少?

虽然有关细节并未公开,但过去一年来,部分由于特朗普为了让调查丧失信誉而公开反击,外界可以清楚看到的是,调查人员正在查看多起可能存在的犯罪行为。

“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知道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一直在就一系列可能的刑事犯罪而在调查他,包括税务欺诈、保险欺诈、伪造文件记录之类,”佩里说。

这项调查也可能把特朗普的一些子女卷进来。他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已收到作证的传票,还有报道说,调查人员正在查看特朗普集团付给他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款项,这些款项被注销为咨询费。

谁是艾伦·魏塞尔伯格?

检方似乎对艾伦·魏塞尔伯格(Allen Weisselberg)特别感兴趣。他长期担任特朗普集团的首席财务官。据信,检察官查看的事项包括魏塞尔伯格是否从特朗普那里得到了报酬却没有向国税局(IRS)报税。

外界普遍猜测,检察官盯上魏塞尔伯格是为了向他施压,让他与检方达成协议,争取让他提供对前总统特朗普不利的证词。

在特朗普接管公司之前曾为他父亲弗雷德·特朗普(Fred Trump)效力的魏塞尔伯格自从2000年以来一直担任首席财务官,他所处的位置应该让他知道这位前总统本人是否知晓或参与任何非法活动。

特朗普会坐牢吗?

对这个问题的简短答复是“有可能”。这位前总统如今已是普通公民,而被调查的活动多数发生在他就任总统之前,这意味着他的前总统身份并不能成为保护他的法律屏障。

更长一些的答案则是:“事情嘛,是复杂的。”美国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位前总统面临过刑事指控,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已经认为这个起诉是出于政治动机。

无助于维护检方信誉的是,纽约州的州司法部长詹姆斯在竞选这一公职时就已誓言要起诉特朗普,这使这项调查更加政治化了。最起码来说,这意味着检察官们明白,在公开针对这位前总统提出任何刑事指控之前,他们必须确保这些指控无懈可击。

特朗普怎么说?

特朗普一直高调地宣称,纽约的这个调查是非法的。在传出组建大陪审团的消息后,他星期二夜间发表博文,再次发出这样的抱怨。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猎巫的延续,”他写道。“这从我走下特朗普大厦的电动扶梯的那一天就开始了,而且从来也没有停止过。他们浪费了两年的时间和4800万美元纳税人的钱,用于(特别检察官)穆勒和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弹劾骗局之一、弹劾骗局之二,而且它以非法泄露的机密信息,延续到了今天。”

他补充说:“纽约市和州正在蒙受他们历史上最高的犯罪率,他们不去捉拿谋杀犯、贩毒分子、人口贩子和其他人,却来打击唐纳德·特朗普。”

接下来会怎样?

纽约法学院的罗伊夫说,虽然大陪审团任期为六个月,但不能仅仅因此就认为这起案件会拖那么久,专家普遍预计会有起诉书,但起诉书什么时候会下达,目前还不清楚。

不过,假如起诉书出来了,这不等于会有迅速审判。人们预计,不管被告是特朗普、他的公司或是他的助理,这位前总统将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来让这个程序缓慢到爬行般的速度。

“我们已经看到前总统特朗普把这个案子拖了好几年了,”前检察官佩里说。“绝对毫无疑问的是,他会尽可能长的延续这样的辩护策略。在很多方面,对一位刑事被告来说,拖延就是胜利。”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