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4月 1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上海嘉定区居民顾鹏鸿:我气愤之极

滚动 中国大陆

4月13日下午,我妻子在家因病去世,令我家人十分悲痛。由于疫情小区封控,很多办理后事的流程已经与往日不同,当晚我们立即与居委会联系,他们要我将妻子的身份证,社保卡,户口簿复印件给他们,然后,由居委会的志愿者帮我到社区医院出具死亡证明书。

4月13日下午,我妻子在家因病去世,令我家人十分悲痛。由于疫情小区封控,很多办理后事的流程已经与往日不同,当晚我们立即与居委会联系,他们要我将妻子的身份证,社保卡,户口簿复印件给他们,然后,由居委会的志愿者帮我到社区医院出具死亡证明书。

4月14日上午约十点左右,居委会办妥所有证明交给了我。于是,我立即打电话给嘉定殡仪馆,要求派殡仪车前来。但是,40分钟电话一直是忙音。心急之中,突然想起,原来的学生曾经在嘉定殡仪馆担任主管,虽刚退休,也许能够帮上忙。联系后果然她给了我殡仪馆业务主管的电话,与该主管联系上以后,他回答我:

“1,如果家属要到殡仪馆来一定要和居委会联系。2,殡仪车可以开到楼下,但是,民政局有规定,疫情期间无接触服务,遗体你们家属自己想办法抬下来。”

我一听茫然了,与该主管说:“居委会已经同意我们家里三人去为我妻子送别,并已经开具了出门证。但是,我已75岁,患有腰间盘突出,还有是女儿和小外孙,遗体要我们抬下楼实在有点困难,是否能够帮帮忙?”回答是:“疫情期间,我们只有一个驾驶员,无法帮忙。如有困难你们自己去找居委会!”我纳闷了,居委会的干部以及志愿者都非常忙,要他们帮忙给我抬遗体,自己觉得也不好意思。于是,和女儿商量,就做好自己抬下去的准备。女儿考虑老爸年纪大了,腰又不好,还有高血压等病,说等车来了给驾驶员一点小费,请他帮个忙吧。一直从十点多等到下午两点钟,车子终于来了。女儿与驾驶员商量,结果他一口拒绝。“上面规定,我们不能进家门!”接着就扔给我们一只遗体袋,说:“你们装进去,用拉链拉好抬下来就行了。”无奈之下,我们三个人费很大的劲终于把我妻子搬入遗体袋内,拉上拉链,我扛脚,女儿和外孙抬头托腰,咬着牙从三楼抬到一楼。我们三人立即自己开车同往嘉定殡仪馆。

到了殡仪馆先到业务室办理手续。业务员告知,疫情期间,棺材只有一种最贵的。骨灰盒也只有几种贵的任你挑选。花篮只有最普通的菊花,没有其他选择。一切无奈,只能按照他们指定的付钱。然后我给我妻子挑选寿衣,之前殡仪馆曾经告知我们,在家只需要穿好秋衣秋裤就可以,现场穿寿衣,但到了现场业务员告知,寿衣被子鞋子目前只能盖在身上,不能穿戴。这个时候我庆幸女儿在家给她妈妈从里到外,从保暖秋衣到羊绒衣羊毛衫大衣都穿好,否则如果按照殡仪馆的这种规定,我的妻子就是穿着一身秋衣秋裤去到另一个世界。这对家属而言,是多大的一种遗憾!

我们依然还是全套的寿衣,被子,枕头,业务员将所有服装都装进了一个装被子一样的拎包里,办妥后交给了10号门的工作人员。女儿和外孙在忙着找人写花篮上的挽联。等我定神下来一看,手上拿的《遗体火化证明》上的死者姓名不是我爱人的,是别人的。于是,又跑到业务室跟他们说:你们搞错了!业务员立即去其他丧家去更换。在此同时,告别厅的女服务员在叫我名字,说:赶快过来,棺材已经拉出来了。我赶紧过去一看,令我大吃一惊:他们就将从家里抬下来的装遗体的袋子,原封不动地往棺材里一放,我们买的全套的衣服被子依然还是装在那个拎包里,放在脚后跟处,遗体袋拉链仍然拉紧着。

当时,我就与他们交涉,要他们将袋子拉链打开,工作人员冷漠地说:“这是民政局规定,疫情期间不可以拉开袋子”我说:”现在袋子里是否是我的亲人我都不知道,怎么叫我向遗体告别?怎么来瞻仰遗容?”主持的女同志说:“此事我不管的,你自己叫里面的师傅。”我又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大声叫他们。好不容易,他们出来了。我问他们怎么是这样的?他们继续一脸冷漠地回答说:“上面规定的,拉链一律不准拉开!”那么我问如何来确认是否就是我的亲人呢?他们不理不睬地回答我说:“不会搞错的!”“那么刚才《遗体火化证明》就搞错了,怎么理解呢?如果你们坚持这样我打12345政府热线,是谁规定这么做的?逝者为大,难道一个疫情连最基本的对生命的尊严都没有了吗?人性在哪里?如果今天不允许将拉链拉开我不签字火化!”12345怎么也打不通,我仍然坚持着。接着,过来一位胸口有党徽的大白瞟了一眼说:“你们自己弄吧。”在极其无奈的情况下,我们自己将遗体袋拉开,整理一下妻子的遗容。但是,我们发现购买的枕头没有。又去问他们,回答依然是冷冰冰的“自己找呀!”原来,将枕头扔在棺材的角落里。我们一边整理,一边被工作人员催促,至亲去世,家属心里已经是十分悲痛。然而,殡仪馆的所作所为简直是 连最起码的职业道德都不复存在,民政局的所谓的防疫规定让我们这些在土生土长的老上海人,对这个城市从失望到绝望!我们还可以相信这是一座国际化的大都市吗?我们还可以相信媒体一直在传扬的人性光辉吗?

我真不理解,这是我们这个时代人性化的管理模式吗?

上海,这座有光荣历史的城市,就借着“抗疫”的理由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我们还有人权可言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们这一代人,与共和国一起成长,在三年“自然灾害”,在“文化革命”,在“上山下乡,战天斗地”等时期从来没有骂过“上面规定”的政府。

今天,我今天就要骂这些政府部门的官僚们!你们整天只是吹,只是教条“以人为本”,大喊“不忘初心”请问:你们的初心在哪里?是你们将这个让全世界为之骄傲的闪耀的城市,变得这般黯淡无光!

我知道,殡葬业是你们的垄断行业。

你们接尸车在五公里都不到的距离里,可以收400元的接尸车费;你们根本就没有做过遗体冷藏防腐袋收取120元,你们根本没有整理过遗体将袋往里一放就收取100元。20分钟都不到的告别厅你们就可以收470元。难怪现在两根莴笋可以买30元!你们还有这个能力来管理这座光荣的城市吗?如果不能就干脆下台,向2500万人民谢罪!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9 月 前

Quickly ww3.

john chan
john chan
9 月 前
子曰:否定共产主义必须否定鲁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