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4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解说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进入倒计时。进入争夺战的现总统马克龙与极右翼领导人勒庞展开最后的较量,纷纷在周末举行竞选集会,极力争取左翼选民。除经济议题外,现任总统马克龙承诺将在下一个5年任期,强化生态理念;极右翼候选人勒庞则强调捍卫弱势群体利益的决心。如何评判本次法国大选?极右翼势力的抬头反映了怎样的社会问题?大选结果将如何影响法国的未来?  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Les deux finalistes de la présidentielle française 2022, Marine Le Pen et Emmanuel Macron.

法广:马克龙与勒庞又一次在总统大选中展开最后的较量。与2017年的上一次角逐相比,极右翼势力的威胁明显增大。极右势力的抬头表明了什么?

刘学伟:说句实话,西式民主制度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它必须生长于一个富裕而且均富的国家,必须有足够的中产阶级作为它的社会基础。西方/法国,数十年来引以为傲的橄榄形社会结构正向金字塔型退化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仅看法国政坛的极化倾向,就可知这个社会的演化已经深深地改造了政治格局。

大家都知道,西式民主,一人一票,50.1%的选票就可以赢得总统之位,和其它各级政府首脑、议员职位。中产阶级的人口,中间温和政党的选票必须占50%以上,是这种政体能够维持稳健运行的最基本条件。如果这个基本条件趋于解体,如果这个政治上的临界点被突破,各式各样幺蛾子就会开始层出不穷了。

法广:你对法国这次选举整体怎么看?

刘学伟:个人以为,各方的竞争,大体都还处于合情合理,甚至彬彬有礼的状态,可是比2020年美国的大选文明太多。完全没有听到贿选之类的指责。最大的尴尬就是共和党的佩克雷斯得票大出预料不足5%,竞选经费要自掏腰包了。国内秩序,在法国,或者在整体的欧洲,还处于完全可以维持的状态。

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民意,继续向右转,已是太过的明显。整个大局面越是不好,这个趋势就越会明显,越会加速。简单地说,西方选举政治的基本内在逻辑就是:遇到了大的困难,就选右派上台挽救局面。整体态势可以了,就选左派上台,来瓜分发展成果。迁延已经两年多的新冠疫情让法国人的危机感明显加剧。而且,现在法国人需要考虑的已经不仅是钱包了,还有人身和文化的安全,甚至还有真正的战争了!

法广:从初选的投票看,马克龙似乎成了法国人抵挡勒庞的最后屏障。你对这个局面怎么看?

刘学伟:今天的法国,有一个马克龙在,实在是侥天之幸。他年纪轻轻,非左非右,毫无根底,居然一年之内,平地起高楼,就能赢下总统职位!而且五年当政下来,历经黄马甲运动和新冠疫情重重考验,他的民意并没有溃败,已经算是奇迹。

有魅力(西文Charisma音译克里斯玛) 的领袖,可遇而不可求。法国的拿破仑和戴高乐就是典型。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到了危难的时刻,能不能应运出现一个能力挽狂澜的人物,是这个民族的底蕴够不够的重要标志。其间真的是有一些神秘难解之处。马克龙的克里斯玛(魅力),当然远不及拿破仑/戴高乐,但是今天的我们大概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法广:您如何展望这次大选的结果?

刘学伟:笔者眼下期待的就是,马克龙还可以再当政五年。希望这五年中,法国/欧洲首先能熬过俄乌战争,再熬过新冠疫情,希望是余波,让社会得到更多的喘息机会,然后经济能得到较大的复苏。那样传统右派说的融入,或则极右派说的同化才能有可以继续进行的必须的物质基础。

至于第二轮的真实前景,我相信法国已有声誉的民意测验,马克龙大概率应当以比上次的57%更弱的多数勉强胜选。我觉得马克龙要连任还是有一些风险,建议大家踊跃参与抢救性投票。最大的动机是让目前法国尚可的整体状况可以维持下去。

如若出了意外,勒庞变局提前上演,那法国、欧盟、北约就都要很快进入危机模式了。这事对西方的冲击会高于英国退欧。种种可能不良前景,现在就不做更多遐想了。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3 月 前

新唐诗2首

1.抛玉引玉:
何与怀
?!…?!…?!
怀中黑毛大如席
猪国无人全是猪

*** 如果有人发现了这首新唐诗的问题,那不是我的问题.那是何父的问题.
几十年前,何父写错了一个字,浪费了30年时间.

2.再 抛玉引玉:
何与胸
?!…?!
胸前黑毛大如习
猪国无人全是猪

*** 小日本部落看到这首 再 抛玉引玉,会来问:”何先生,你的胸前黑毛究竟有多大?”
何先生只需要回答:”胸前黑毛? 只有一根. 猪日两国进化方向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