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4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金龙:关于奥密克戎病毒抗疫的基本逻輯(上)

滚动 焦点 大众观点

论述上海此轮奥戎疫情管控过程的应然态和实然态

我們对所有事件的分析,都应循着如下的四个逻輯环节展开:
一,事件的性质是什么?
二,正确的应对方案是什么?
三,实际进行的过程什么?
四,可以改进的是什么?

笔者依照上述的逻輯次序,重点论述上海此轮奥戎疫情管控过程的应然态和实然态。

一,首先弄清楚此轮奥戎病毒疫情的性質。
2019年12月初,中國政府宣佈在武汉发现新型冠状肺炎病毒,之后此病毒在全世界扩散流行。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武漢病毒原生株逐漸演化成阿尔法、贝塔、伽玛、德尔塔等病毒变异株,于去年11月又在南非发现奥密克戎变异株。目前全世界包括中国主要流行的就是奥戎病毒。
经世界卫生组織调研各国奥戎毒株的特点,概括为传染力强,传播性快,有隐蔽性,但毒性却比原生株和其他变异株为低的新型变异株。经临床分析,奥戎病毒在致重危症率和病死率上,从全球平均水平看,奥戎病毒同流感病毒差不多,有些国家、地区,奧戎毒性比流感还低。对此,张文宏科研团队也作出同样的结论。所以,有国外专家称奥戎疫情为”大号流感”。说是大号,因为传染十分迅速,短期内感染者大规模增长。说是流感,因為毒性毕竟不大不强。免疫力好的阳性患者,可以不吃药自愈,同普通流感一样,一周左右可以恢复。
上海自二月中下旬逐步发现有确诊奥戎患者,至目前四月中旬,检测出30多万阳性患者,其中无症状、轻型和普通型阳性者占99%以上。统计到四月十六日止,重型患者只有十三例,其中十二例为有基础病的老年人。病死患者只有7例,且都是老人。送入方舱内的无症狀患者,经过简單的治疗,平均七天就可以出方舱医院(复阳者且无传染性)。
笔者认为,结合国际和上海病疫的实際症狀看,说奥戎病毒类似流感病毒,无疑是符合医学临床事实的,因而如此判斷是科学的,正确的。奥戎病毒所以类似,因为都表现在上呼吸道。但不等同是流感病毒,因为两者还有引起综合症以及后遗症等方面的重大差别。

依照我国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按疫情的严重性划分甲乙丙三类管理,流感属于最低等级丙类管理。就管控力度而言,甲类属强製管理,乙类属严格管理,丙类属监测管理。传染病均按照三类分级管控。
既然奥戎阳性患者的主体是无症状者,病毒仅仅是侵入到上呼吸道並没有侵入到肺部,所以就奥戎患者的基本面而言,是可以确认类似流感的属性,因此依法自然也属于监测管理的范圍。
同时,人们还应看到上海接种新冠疫苗的比例是很高的,18岁以上人群全程接种率已达93%。其中老年人接种二次疫苗的平均也达到80%左右,远远高于香港老人20%左右的接种率。如此普遍高接种率的民众,面对仅仅类似流感的奥戎病毒,客观上讲,确是没有任何恐慌的必要。
但是须指出,一旦少部分(5%~10%)奧戎突破上呼吸道进入肺部,我们则需将有影像确证的奥戎归入B类,即严格管理的范圍。这部分患者应立即采取医院隔離治疗的措施。
由此可见,我们不是要”动态清零”,而是要”动态隔離”。动态清零做不到,动态隔離却完全能做到。
奥戎抗疫的核心问題是为了消灭病毒呢?还是为了有效治愈呢?显然,前者是表达”人定胜天”的观念,是为了满足人的目的。后者是表达”天人合一”的观念,是以人为目的。这是两条不同的抗疫路线。

二,如何正确制定奥戎防控的应对方针、政策和措施。

虽然奥戎基本上属于监測管理,但考慮到毕竟有少量突入肺部的重化症状,且有比流感传播更快的特点,抗疫的大方针可以在参照流感模式的基础上予以从严管控的应对思路。
科学抗疫要求人们树立”生命至上”的理念。避免直线简單化思维,也避免意識形态化思维。正确的应该是,釆取从既能有效克制迅猛的疫情,又能降低社会付出的代价;既能实现近期的社會效益,又能益于未來民族的身心健康的多重价值统一的角度出发酝釀大政方针,笔者经过认真思考,权衡价值和利益得失。认为应该制定”放收有度,宽严相济″的八字抗疫方针。这个方针的核心就是避免封城不求清零,实施”动态隔離″的科学精神,维护城市正常的生活和生产,以实现保经濟保民生保名誉保未来的复合目标。
落实这个类似同奧戎共存的”八字方针”,首先要做好舆論宣传工作。政府应着重向民众说明此轮奥戎病毒与2019年武漢发现的病毒是完全不同的新病毒,用准確的科学数据说清楚奥戎病毒的性质和特点,阐明国家的相关法律和实施条例,並推广介绍国外普遍防治奥戎病疫行之有效的做法。如此一旦消除民众盲目的恐惧心理,让民众深入认识到奥戎同流感差不多的特性,坚持”动态隔離”的原则,那么落实”放收有度,宽严相济”方针就有了良好的心理准备和认知基础,随之政府出台的防控政策和措施就必定会顺利地进行。

在我看来,落实抗疫”八字方针″应该采用”无症狀的属宽控,确诊的属严控″的分类管控政策。工作程序首先成立市级总指揮部,由主管卫生健康的副书记或副市长牵头,並配以医学专家业务指导。下辖各区成立前线指揮部,同样配备相应的工作成员,重申管控是服务的理念,建立大数据管理手段,要设置一定数量的联络员,发挥巡视和上通下达的功能。夜间指揮部应设立值班制。根据疫情大小,各区必须设立50一100部咨询、投诉热线电话,安排有经驗的接线员,3O一50人分班工作,24小时不间断对外服務。接线员主要负责接听,记录,及时报告等事项。咨詢电话号码必须全部向社会公开,这个沟通环节对防疫极其重要,能防止病疫的小事变成社会的大事。具體指揮工作,严格按大类分级管控。

所謂无症状者,即是宽控者。一般可以在方舱、专用旅館、居家三种隔離模式中自主选擇。当然必要时可以根据资源状况灵活调配。这部分患者少说也要占95%以上,所以这部分患者是此轮管控的主要服务对象,虽然管控的技术含量不高,但体量超大,组織能力是有一定要求的。
为了不影响城市医疗体系的正常运作,原则上可动用街道,社区诊所,志願者三部分力量分别应对。
首先方舱建设要量力而行,不必大规模投入建造(降低社会成本)。方舱要有二方面功能,主要是解決无症狀患者的隔離,同时要留出一部分备用舱,以解决部分轻型患者在医院无法安排时来方舱医疗。医院可委派部分行政人员和实习生,同時广泛动员街道|的志愿者,辅之少量公安人员参与管理,靠着这三部分人员,应該说足以胜任方舱的日常管理工作。
专用旅館隔離方式是政府选擇一部分旅館作为临时隔離空间。同时、征用原服務人员协助防疫,主要可以由街道派员和退休医务人员以及志願者结合管理。每座旅館管理者3一5人为宜,这部分隔離治疗工作,政府应当补贴相应的费用,以患者和旅館业者利益不受损失为原則。
居家隔離是无症狀患者抗疫的主要方式,这方面的具体要求,有关卫生部门可制定相关居家隔離指南,供患者及其家人参照实施。具体日常管理可由居委会主导,社区诊所和志願者协助配合。注意做好小区及邻居的思想工作,发挥领居相互帮衬的好习俗。
上述宽控人员,一旦发现有严重化症状,必须上报区指揮部统一送定点医院治疗,基层负責人无权直送医院,以防打乱医院日常的运作,维護医院良好的接诊服多秩序。

严控部分的患者当然交由正规医院负责管理,这部分确诊患者,从上海现有医疗资源看,只要分配妥当,相信医院有能力安排好,因为这部分患者初期不会太多,如果在顶峰时安排确有困難,可将一部分严控的普通型患者转移至上海邻近省市的医院帮助解决。

传染病流行都有发生期,扩散期,高峰期,缓解期的周期,最困難是在高峰期,这时社会要事先做好预案,配備机动人员在需要时做好增援工作。
参照香港抗疫的情形,初步估计此轮如实施开放式防控,在发生期约需15天左右,这时上升斜率较小,感染者按算术级慢慢增长,阳性者人数在千位数以内。在扩散期约需30天左右,这时上升斜率较大,感染者几何级增长,甚至每天可超1O万,累计患者总人数可达到百万级。在高峰期约需5一10天。这时上升斜率平缓,每天患者可达数拾万,累计的患者人数会超出百万。在缓解期约需30天左右,这时下降的斜率会较大或更大,累计净患者人数会快速下降,直至控制在百位数以下,经过一段时间观察疫情确无反复后,疫情管控任务就能基本完成。整个抗疫周期约需80~90天,即三个月左右。因为奥戎疫情绝大多数可以居家隔離自愈,所以在高潮时期,患者人数虽然达到特大规模,但因为绝大多数约占90%以上的宽控者是可以主要由居家隔離消化,故不会对社會资源造成过大的冲击。同样,小于10%的严控者人群,属于轻型和普通型的患者,都可以用普通多床的隔離病房来安置。而真正重危病人是不会在短期内超出百位数的,所需要的单独重危症病房ICU也不会太多,故在正常情况下,总数仅占5%~10%的严控患者,是不会对医院运作造成太大的冲击。
一旦突现严控者猛增,轻型者是可以向备用的方舱输送,也可以通过调挤腾出方舱安排。
上述三类隔離组合模式,充分体现了”动态隔離”的原则,既调动了社会各界协助抗疫的积極性,又能井然有条各司其职,提高抗疫的效能。
由于本方案釆用开放式防疫,患者人数自然而然会呈现几何级数的激增,总感染人数比封城式抗疫肯定会增加许多,看上去好像放任奥戎自发扩散,进而造成社會的”压力山大″,其实这是有欲擒故纵之良效。因為本轮奥戎变异株,其毒性是最低的,患者极少发生重危和死亡,相当部分的社会人群顺势这次良机,在大规模感染后,由于受害强度不大却能得到宝贵的抗体,进而形成”集体免疫”的大好局面,这对将來冠状病毒新变异株再次侵入人类时,无疑是一笔抗疫的潜在资本。这岂不是所谓的坏事却引出真实的好事么。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曲径通幽、曲线抗疫啊。正是在这层意义上,比尔盖茨认为奥戎也是难得的”疫苗″。如果釆用封城请零,能获得如此额外的福利吗?
在医治阳性患者的同時,政府尤其应采取有力措施,加强对未接种疫苗和仅打二针以下的老年人的疫苗接种工作,这是控制奥戎病毒,实现低重危症率和低病死率的根本举措。香港本轮奥戎抗疫中,具有超高的病死率,主要原因就是过低的接種率造成。所以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上海必须吸取香港教训,不失时机组織接種队伍进一步提高三针的比例。

因為奥戎病疫基本上属丙类管理,政府应该坚决不搞全员核算检測,但可以推荐使用抗原自測项目。有关社会流调工作应该仅限于专业管理的业务范圍,坚决不对所有的密接者或次密接者进行所謂的区分和离家隔离。政府不对密接者,次密接者釆取任何限製行为。
上海奥戎病疫实行独立空间的管控,原则上不同城市原有功能系統相交叉。城市原有功能体系照常运转,抗疫工作要做到,尽量不影响全市各行各业的经營活動;尽量不影响民众的日常生活。有关社会传媒关于疫情的报道,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第一时间向市民颁布抗疫动态,作出适当的号召和引导,以团結全市人民共同打好抗疫之战。十分重要的是,必须把奥戎疫情当作新版流感疫情就OK了。
总之,本轮防疫必须高举”动态隔離”的旗帜,始终贯徹人民性,服务性,综合性,高效性的特色。

综上所述,笔者关于奥戎病疫管控的”应然″的整体设想,包括方针、政策、措施等,应该说不存在任何自相矛盾或不切实际的逻輯和认知的错误。当然,个别设計上组織上的细节难免有不周之处。
同时有必要强调,本抗疫方案基本上体現了笔者既考慮抗疫成效又考慮社会成本,既考慮眼前效益又考慮长远价值的基本理念。而且可以说,在逻輯上,达到这一抗疫目标,顺利完成是完全可行的。因为它既具备了充足的理由,又具备了充足的资源。笔者认为,在深厚的海派文化底蕴的基礎上,该方案如果实现不了,反而倒是不可思议的。至于说这轮抗疫是大仗硬仗,我看是抬举了奥戎不应有的地位和身份。因为这场抗疫,充其量不过是应对一次当年甲肝暴发的疫情而已。奥戎作为新版的变相的流感型疫情,它不能算是大仗也不能算是硬仗。打比喻说,只是突发性的一场大暴雨,它既不是十二级的大台风,更不是威力巨大的龙卷风。所以,完全不必夸大疫情的严重性,徒增不必要的恐惧,导致整个社會人心惶惶。但也的确不能盲目轻敌,以为还只是春风秋雨,毕竟它是一场具有相当风速风力的大暴雨。当然面临大暴雨,人们必须做好全面的防范措施,需要穿好厚度的雨衣、高帮的雨鞋,或者配上有质量的雨伞,且要做好各项应变的预案。指揮者麻痺大意是万万不行的。或者如张文宏所讲,这是一埸”倒春寒“,虽然没必要把它当作天寒地冻,北风呼啸的恶劣天气,但也不能以为只是深秋渐到的凉意。

总之,面临来势凶凶的奥戎疫情,人们只要尊重事实,尊重科学,既不夸大也不缩小奥戎病毒的危害性,制定出切合实际的正確的方针、政策和措施。那么,是完全可以预见到这种场景的再现,在疫情管控下的上海,饭照样餐廳吃、舞照样广场跳、厂机器照样转、店人流照样滿。这样的积極的、有序的、低代價的抗疫模式,难道不是国家、企业、人人都迫切希望的么?!
话要说回来,抗疫模式虽好,但能否在实战中获得全面成功呢?说句玩笑话,如果由我来负責指揮这场抗疫工作,不说小菜一碟,至少也不至于难到满汉全席的地步。笔者认为,这是有领导能力和经验丰富的人都能完成的抗疫指揮任务。再说一句玩笑话,如需下战书领帅印,本人倒愿立下軍令状,如不获全胜,当以小命谢罪。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3 月 前

大鹏飞兮振八裔
中天摧兮力不济
馀风激兮万世
游扶桑兮挂石袂
后人得之传此
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不像诗,我做了小修复,看起来像诗.不知道通还是不通.

大鹏飞兮振八裔
中天摧兮力不济
馀风激兮为万世
游扶桑兮挂石袂
人得之兮后传此
仲尼亡兮谁出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