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5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抵制声浪高涨 北京冬奥的举办将充满不确定

推荐 国际

多数人权团体在呼吁国际社会全面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同时,《西南新闻报》发布短评认为,不论是西方制裁还是抵制冬奥,都不可能让北京在新疆问题上回心转意,其表示:“只有直接剥夺北京的冬奥会承办权才会真正痛击中国政府。”

北京冬奥会定于2022年2月4日举行,但由于中共侵犯人权行为受到国际声讨,近期,国际各界对北京2022冬奥会的抵制呼声愈加高涨,诸多人权组织、民运团体纷纷呼吁国际奥委组和国际社会取消和抵制北京冬奥会,因中共对于人权和民主的熟视无睹,除上述团体组织外,也有越来越多的政治人士呼吁各自的政府抵制北京冬奥会。

在抵制之声频发之际,北京冬奥会是否会像1980年莫斯科夏季奥运会一般,遭受数十个国家的拒绝参加,成为各界热议的话题。

5月21日,藏人流亡政府最高政治领导人、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边巴次仁表示,中共正在对西藏进行“文化灭绝”,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这一威胁,并坚决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边巴次仁称:“若大家现在不对抗中国的所作所为,中国将为所欲为,务必要阻止这一切。”

5月18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以及众议院人权委员会,联合举办线上听证会,以“中国、种族灭绝和奥运会”为主题,直面新疆种族灭绝和北京冬奥会的关联,讨论中共侵犯人权的恶劣记录对其即将举办的2022北京冬奥会的影响,并对华盛顿可能按计划参赛感到忧虑。

5月17日,一个代表维吾尔人、藏人、香港人和其他人的联盟发表声明,呼吁各国全面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不要采取像“外交抵制”这样的半抵制措施,或者仅表态与国际奥委会或中国进行进一步谈判等措施。

早前,全球有180个人权组织组成的国际联盟发表公开信,呼吁世界各国领导人关注中国的人权记录,抵制2022北京冬奥会。公开信以西藏、新疆、内蒙古和香港为例,列举了中国政府对藏人、维吾尔人的政治迫害以及中国在香港对民主抗争者的围捕。同时认为中国是最严重侵犯人权的国家之一,将奥运会主办权给中国是危险的。

世界维吾尔大会在去年8月便正式透过英国人权律师波拉克向国际奥会的道德委员会提出书面陈情书,认为奥委会维持让北京举办2022冬季奥运的决定,已违反自身的道德守则,其表示:“国际奥会不能继续称他们不知道中国在新疆迫害维吾尔人的情况,如果国际奥会仍让北京举办2022的冬季奥运,他们的举动将被视为蓄意放弃奥运一直以来秉持的原则及价值观。”

运动员将成为牺牲品

历史上对于奥运会举办国的抵制并非仅本次才有,1980年莫斯科夏季奥运会曾遭到国际上64个国家和地区的抵制,这是当时的美国发动抗议苏联侵略阿富汗战争活动的一部分。四年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共计18个国家,报复性地联合抵制1984年洛杉矶夏季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对抵制声浪表态称,其在所有国际政治问题上保持中立,透露出其不会对抵制报以支持之态,并认为“在我们脆弱的世界上,尽管存在各种分歧,体育的力量使世界汇聚一堂,让我们对迎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有了希望”。

作为具有话语权的超级大国,美国政界已有越来越多的政界人士呼吁白宫对2022北京冬奥进行外交抵制,距离北京举办2022冬奥会还有约8个月的时间,民意也将是各国是否抵制的重要参考因素之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称,现在谈华盛顿对北京冬奥会的态度还为时过早,但美国政府目前“并未将重点放在抵制上”。

一旦白宫做出肯定答复,并呼吁盟国共同抵制,北京冬奥会可能会如1980年莫斯科夏季奥运会般遭到国际上众多国家的抵制,无人问津。

但是,美国奥委会首席执行官莎拉·赫什兰(Sarah Hirshland)曾致函国会,不要让运动员抵制北京冬奥会,其表示,对奥运会和残奥会的运动员抵制不是地缘政治问题的解决方案,并以莫斯科奥运会为例称,抵制结果是有461名美国运动员被剥夺了参加奥运会的机会,许多人再也没有机会参加奥运竞赛了。

德媒《总汇报》发表短评称,将体育当作政治工具是一个原则性错误,其认为:“不让美国运动员参加北京冬奥,几乎不可能让中国政府改变主意,其影响力至多不过是让中国再多获得几枚金牌。到头来,输家将会是西方国家的运动员,他们被剥夺了参加职业生涯中最重要赛事的机会。”

“部分抵制”或更有成效

多数人权团体在呼吁国际社会全面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同时,《西南新闻报》发布短评认为,不论是西方制裁还是抵制冬奥,都不可能让北京在新疆问题上回心转意,其表示:“只有直接剥夺北京的冬奥会承办权才会真正痛击中国政府。”

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国际社会可以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或经济抵制等,以部分抵制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态度,并施压中国在人权问题上进行让步。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呼吁各国对北京冬奥会实行“外交抵制”,建议领导人不要出席北京冬奥会,其表示,全球各国领导人如果出席奥运,将失去他们的道德权威:“考虑到正在发生的种族灭绝,如果国家元首去中国,你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那真的必须要问这样的问题:你下次还有什么道德权威就世界任何地方的人权发言?”

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员宋文笛称,美国以外交形式抵制北京冬奥更有利于和中共谈判,其称:“外交抵制为主,(加上)局部性的商业抵制吧。商业抵制最后的力度到底有多强将取决于北京的回应和表态。这将成为美国跟中国谈判的筹码。”

此外,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共同主席、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则认为,美国企业应对北京2022冬奥会进行“商业抵制”,呼吁大企业不要参与或赞助此次奥运会。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