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1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大军所至 无所不盗:照片显示侵乌俄军从切尔诺贝利抢走放射性材料

滚动 国际 军事

新的照片显示,俄军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的一处地点窃走了危险物质,这更加清楚地显示了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洗劫程度。另一幅来自白俄罗斯的照片增加了俄军士兵把抢劫来的物品邮寄回家的证据。

俄罗斯占领军撤走后,2022年4月5日看到的乌克兰切尔诺贝利“生态中心”核实验室的状况。(照片由叶夫根尼·克拉马连科提供)

新的照片显示,俄军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的一处地点窃走了危险物质,这更加清楚地显示了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洗劫程度。另一幅来自白俄罗斯的照片增加了俄军士兵把抢劫来的物品邮寄回家的证据。 美国之音(VOA)独家获取了来自一处核实验室的照片,一名来自这家实验室的乌克兰官员说,俄军偷走了放射性材料,这些物质如果处理不当,有可能造成伤害。 这些照片之前没有发表过。照片中看到的核实验室位于切尔诺贝利市。实验室在一座建筑内,该建筑的运营方是管理切尔诺贝利附近退役核电站周围隔离区的国家机构。这座核电站1986年发生爆炸,造成世界上最严重的核事故。 该管理局的局长叶夫根尼·克拉马连科(Evgen Kramarenko)把实验室的照片提供给了美国之音。他说,他是在4月5日、也就是俄军从切尔诺贝利撤走后五天走访实验室期间拍下的这些照片。俄军在2月24日全面入侵乌克兰的一开始就占领了切尔诺贝利市与核电站。 克拉马连科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有个实验室,有大量的放射性仪器,用来校正我们的辐射剂量计。”辐射剂量计是一种安全仪器,一般由个人像名牌一样挂在身上,用来测试对包括核辐射在内的电离辐射的接触程度。 该机构的辐射剂量计通过使用含有少量放射性材料的金属容器来校正,这些容器由乌克兰国企USIE Izotop制造。该公司在其网站上展示了一张容器照片。

用来校正辐射剂量计的仪器。(照片由Usie Izotop提供)

克拉马连科说:“多数这些校正仪器都被偷走了。他们看起来像是硬币。如果俄罗斯军人带着他们到处走,那对他们是很危险的。” 驻白俄罗斯的科学事务记者西亚尔·巴萨拉布(Siarhei Besarab)对美国之音说,这种仪器很小,在不懂行的旁观者眼里,可能看起来是无害的。 “但是,如果某个人直接接触了它们,这种仪器有可能最短在两分钟内就对皮肤造成放射性灼伤,”巴萨拉布说。 克拉马连科分享的照片显示了一间墙壁涂成蓝色的屋子,屋内有计算机和其它设备。这是一个被称为“生态中心”( Ecocenter)的实验室的一部分,该实验室的职能包括改善对放射性核废料的管理。 根据这家乌克兰机构3月22日在脸书上张贴的信息,这家实验室在2015年启用,造价为6百万美元,得到了欧盟的支持。 在克拉马连科的照片中,其中一张可以看到丢在地上的计算机,其内容被取走,还可以看到另一台计算机歪倒在桌子上,其它物件散落在桌面和地上。

俄罗斯占领军撤走后,2022年4月5日在乌克兰切尔诺贝利“生态中心”核实验室看到的状况。(照片由叶夫根尼·克拉马连科提供)
俄罗斯占领军撤离切尔诺贝利后,2022年4月5日在乌克兰“生态中心”核实验室看到的狼藉场面,一台计算机歪倒在桌上。(照片由叶夫根尼·克拉马连科提供)

另一张照片显示了一台被称为自动光谱仪的设备,它的玻璃箱和柜门被打开了。

俄罗斯占领军撤走后,2022年4月5日在乌克兰“生态中心”核实验室拍摄到的自动光谱仪。(照片由叶夫根尼·克拉马连科提供)

该机构3月22日在其脸书帖子中公布了几张显示俄军占领前状况的照片。这些图像没有标明日期。 在其中一张占领前照片中,克拉马连科4月5日拍下的同样的自动光谱仪是处在正常状态,玻璃箱和柜门是关闭的。

俄军占领前乌克兰“生态中心“的自动光谱仪。(照片由乌克兰国家隔离区管理局提供)

在另一张占领前照片中,可以看到另一台红色和灰色相间的设备处在正常状态。放大观看卡拉马连科4月5日拍下的同一设备的照片,可以看到它的某些部件缺失了。

俄军占领区乌克兰切尔诺贝利“生态中心”核实验室的设备。(照片由乌克兰国家隔离区管理局提供)
俄罗斯占领军撤走后,乌克兰切尔诺贝利“生态中心”核实验室2022年4月5日的设备状况。(照片由叶夫根尼·克拉马连科提供)

克拉马连科的机构在4月9日的脸书帖子中说,除了辐射剂量校正设备外,俄罗斯占领军还从实验室偷走了含燃料物质的样品。该机构说,俄罗斯人有可能把这些物件丢在切尔诺贝利隔离区的其它地方,但更可能的情景是,他们把这些东西当成“纪念品”带走了。 卡拉马连科说,俄军还从管理局的建筑带走了计算机服务器和记忆单元。他分享了4月5日拍摄的更多照片,显示一台电线垂挂、被掏空的计算机服务器的机架柜,还有计算机内部构件被取走的放大图片。

俄罗斯占领军从切尔诺贝利撤走后,乌克兰国家隔离区管理局的计算机服务器机柜子架在2022年4月5日时的状况。 (照片由叶夫根尼·克拉马连科提供)
俄罗斯占领军撤走后,2022年4月5日在乌克兰国家隔离区管理局办公室看到的被取走了部件的计算机。(照片由叶夫根尼·克拉马连科提供)

克拉马连科说,俄军显然在切尔诺贝利市所进行的抢劫范围超出了核实验室。他说:“他们带走了我们的建筑车辆,包括卡车和挖土机,出于某种原因,他们还拿走了盘子和床垫。“ 自从俄军撤出切尔诺贝利后,俄罗斯对他们在占领期间的所作所为保持了沉默。 另外,美国之音还获取了一张照片,显示最近从乌克兰撤入盟国白俄罗斯的俄军本月至少有三天利用了位于白俄罗斯的一家快递公司,把显然是从乌克兰偷来的东西寄回俄罗斯的家。 目前在立陶宛的流亡白俄罗斯异议人士安东·莫托尔科(Anton Motolko)寄给美国之音一张由一位消息人士4月4日在白俄罗斯南部城市莫济里拍摄的照片。照片显示了一辆显然属于俄罗斯的军用卡车。卡车上涂着V字样,这是俄军常用的标识。这辆卡车停在斯德克(CDEK)快递公司在当地的一个服务站,卡车旁边可以看到一位穿着军装的人。 美国之音无法独立证实照片的拍摄日期。莫托尔科要求不要发表这张照片,以避免给消息人士带来危险。 莫托尔科建立了白俄罗斯哈吉(Belarusian Hajun)项目网站。他最早报道了人们看到俄军士兵4月1日在同样的斯德克快递服务站外从一辆卡车上卸下物件。他后来在YouTube上公布了一段据他说是4月2日由这家斯德克站点内的摄像机拍下的视频。视频显示,俄军士兵把家用物品带了进来,其中有些是没有装箱和包装的。俄军士兵随后将物品打包装箱,寄往他们在俄罗斯的家。 带入快递服务站的未打包物件包括一个视频卡、一个电动滑板车、酒瓶和一个汽车电池。 来自斯德克快递的摄像画面在斯德克莫济里分公司的网站上直播。斯德克快递服务站直播视频是为顾客提供一项免费服务,好让他们知道这些站点究竟有多忙,然后可以决定是否动身来这里。 白俄罗斯流亡人士的新闻网站泽卡洛(Zerkalo)在4月4日的一则报道中说,该新闻网站联系了斯德克在莫济里的分公司,证实了哈吉项目的YouTube视频是从该分公司4月2日的直播中录制下来的。 哈吉项目4月3日公布的YouTube视频迅速在网上走红,引起网民愤慨,纷纷把这些利用送货公司寄赃物的俄军士兵称为掠夺者,应当接受审判。 俄罗斯独立新闻媒体Mediazona报道说,斯德克的莫济里分公司的直播在4月4日被切断,这与莫托尔科说的在该办事处外拍下的俄军卡车的日期相符。报道说,视频直播在4月5日恢复。 从那以后,就没有任何俄军利用斯德克快递公司莫济里站点向俄罗斯寄送疑似从乌克兰抢来的东西的报道了。 莫托尔科对美国之音说,从图像中可以看出,4月2日被带入斯德克服务站办理邮寄的物件中,——其中有些是已经打包的,不大可能是俄军士兵在白俄罗斯购买的。 “假如他们在白俄罗斯买了这些东西,当地小镇的居民会注意到他们在商店里买东西的,”他说。他补充说,他一直在通过电子邮件和短信应用软件与这些居民保持沟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烛龙栖寒门————-唐玄宗和白妓生子.
光耀犹旦开————-影响等同李旦禅位.
日月照之何不及此——–太上皇的扶持,孔子学说.后宫三千.怎么还干出这种事.
惟有北风号怒天上来—–军方愤怒,开始兵变.
燕山雪花大如席——–皇室性丑闻公开了.
片片吹落轩辕台——–总理和大将军已经得到报告.
幽州思妇十二月——–出产2个月
停歌罢笑双蛾摧——–母子3人 被毒杀.
念君长城苦寒良可哀——太上皇李旦干的.
别时提剑救边去———唐玄宗亲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