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4月 1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台独教父”彭明敏辞世 对台湾主体意识民主化的启蒙

滚动 港澳台

台湾前总统府资政彭明敏于4月8日辞世,享年98岁。彭明敏曾是台湾前总统蒋介石极欲栽培的台籍精英样板人物,却因为追求台湾的独立和民主及民族自决,沦为叛乱政治犯,流亡海外20多年。台湾民主化后,他于1992年返台并于1996年投入台湾史上第一次总统直选。分析人士认为,彭明敏一生未曾掌权,却是台湾主体意识和民主化的启蒙者,激励了好几代台湾人建立以台湾为主体的政治体制。

台湾前总统府资政彭明敏(左)与《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共同发表人魏廷朝的女儿魏筠的合影。

台湾前总统府资政彭明敏于4月8日辞世,享年98岁。彭明敏曾是台湾前总统蒋介石极欲栽培的台籍精英样板人物,却因为追求台湾的独立和民主及民族自决,沦为叛乱政治犯,流亡海外20多年。台湾民主化后,他于1992年返台并于1996年投入台湾史上第一次总统直选。分析人士认为,彭明敏一生未曾掌权,却是台湾主体意识和民主化的启蒙者,激励了好几代台湾人建立以台湾为主体的政治体制。

被誉为“台独教父”的彭明敏出生于1923年的台中大甲,当时台湾仍处于日治时代,满怀政治理想的他常感叹台湾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却不能当家作主,让他颇感抑郁,彷佛心中压著一块大石头。二战后,台湾于1949年迎来了国民党的统治,但伴随而来的却是白色恐怖与戒严独裁,更让彭明敏彻底绝望。 1964年彭明敏与他的两名学生谢聪敏、魏廷朝认为,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问题重重,遂基于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共同发表《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他们于宣言中挑战国民党的政权代表性并反驳其反攻大陆的说法。三人还呼吁台湾人制定新宪法、建立新国家和加入联合国等。 此一政治宣示因此触怒蒋介石政权,三人于隔年因叛乱罪被判处8-10年的有期徒刑,惟因美国施压,蒋介石随即特赦彭明敏,但派特务长年监视他,直至1970年,他成功逃亡到瑞典和美国,在海外推广他的台湾独立理念。1978年,彭明敏出任台美协会的董事,并为次年《台湾关系法》的立法,他曾赴美国众议院的听证会作证。 首提“一中一台” 指绝不可能反攻大陆 《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开宗明义指出:“‘一个中国,一个台湾’早已是铁一般的事实!‘反攻(中国)大陆’绝对不可能!” 该宣言有三大目标:推翻蒋政权,建设新国家和成立新政府。彭明敏三人还主张台湾应重新制定宪法,成立向国会负责且具有效能的政府,实行真正的民主政治;以自由世界的一分子,重新加入联合国并与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建立邦交。 随著蒋家政权步入历史,台湾于90年代开启了风起云涌的民主运动。彭明敏于1992年应台大时期的好友、时任总统李登辉之邀,回到了故乡台湾,结束长达23年的海外流亡。 1996年彭明敏获得民进党提名,出马角逐台湾史上首次的总统直选,不过以极悬殊差距败给国民党的李登辉。2000年,民进党籍的陈水扁赢得总统选战,迎来台湾首次的政党轮替,此时已是独派大佬的彭明敏以总统府资政身分活跃台湾政坛多年。 对于彭明敏的逝世,台湾总统府发言人张惇涵4月8日表示,总统蔡英文深挚感念彭明敏的叮嘱及其对台湾民主化的贡献。她说,彭教授的人格与信念启蒙了一个又一个世代的人们,坚定守护台湾的主权尊严与民主自由。 台湾副总统赖清德则说,彭明敏经历过战争的残酷,受过特务机关的逮捕监视,也曾被迫流亡海外,但他一生为了自由的滋味,倾尽所有、无怨无悔,他一生都走在台湾民主的最前面,也浪漫地书写对自由的想像。 但中国方面视彭明敏等台独分子是“民族罪人”,对他的评价尤其充满贬抑。早于90年代,中国籍的台湾研究专家李家泉就透过官媒人民日报的评论,将彭明敏界定为“显性台独”或“急进台独”,而台湾已故前总统李登辉则为“隐性台独”或“渐进台独”。李家泉称,“李登辉与彭明敏,两种‘台独’,同源、同根、同流,尽管花样和手法不完全相同,然其分裂祖国的本质则完全一致。它们都违反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也违反台湾人民的根本利益,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对此绝不会答应,因而都是注定要失败的。” 另外,港媒香港01周一(4月11日)则发布评论称,彭明敏等人带头“打着盲目抗拒中国的旗帜”。文末还呼吁台湾人民勿盲从台独路线,称“一旦台海擦枪走火,出现军事冲突,受害的必然是台湾人民。既然如此,台湾的领袖更应该从彭明敏一代人的浪漫主义醒来,看清楚哪些政客的不怀好意,坚定走真正有利台湾发展、两岸和平的道路。” 评论人士:堪称知识分子的典范

彭明敏出生于医生世家,家境富裕,从小便受到良好的教育,进的也都是一流的名校。当年他不仅是优秀的国际法学者,更当上台大政治系在战后最年轻的系主任,并且被国民党政府钦点为联合国大会中华民国代表团的顾问以及首届中华民国十大杰出青年,前途一片似锦。 对此,彭明敏于1996年竞选总统时的电视政见发表会上自述:“蒋介石、国民党都想提拔我当大官,但我心中的石头继续压在那里,很忧闷、很郁卒。因为我相信,台湾这样下去,就完了。所以我拒绝国民党的提拔、引诱。” 位于台北的台湾维新党召集人苏焕智说,彭明敏作为当红的知识分子,飞黄腾达的人生道路就在眼前,但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艰难的道路。彭明敏拒绝了国民党特务的拢络,甘冒失去生命及自由的危险,坚持要建立台湾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新国家。彭明敏不只是民主的先知,更是勇敢的实践家。作为一位有风骨的知识分子,彭明敏的历史抉择,其价值及影响力,远比起台湾前总统李登辉更令人敬佩。

位于台北的台湾维新党召集人苏焕智

苏焕智告诉美国之音:“后来的整个台湾的民主运动就是延续在这脉络里面,要变成一个正常的国家必须要有新的宪法、政府要重整,不能够一个没有民主基础的国会,后来的整个所谓的党外民主运动其实等于是彭教授提出完整的理论基础。” 苏焕智表示,彭明敏为台湾的民主发展留下了不可抹灭的痕迹,他的民族自决倡议提供台湾民主运动的理论及方向,好像透过分期付款的方式来实现民主运动,包括从国会全面改选到总统直选,台湾一步步完成。

《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共同发表人魏廷朝的女儿魏筠

《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共同发表人魏廷朝的女儿魏筠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彭明敏的学历出众,称得上是青年才俊,他若不对时局表达异议的话,绝对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但他毅然选择反抗威权政府。师生三人还共同发表革命性宣言,即便可能被捕或丧命,也在所不惜。 魏筠说:“他除了是知识分子的风骨外,还(有)读书人为了人权或是民主价值甘愿冒生命的风险去做这件事。因为他们师生三人应该 都知道,以当时的政治氛围,是极有可能被逮捕,也可能会失去生命或是失去自由,但他们都甘愿冒这个风险,在知识分子的典范方面是很有勇气。” 制宪建国的遗愿未能实现 彭明敏一生追求台湾的民族自决,主张制定新宪法,建立新国家。但台独的主张挑动两岸三地的政治敏感神经,民进党两任总统都不愿冒进,也未曾更动中华民国的宪政架构,而是回到台湾人的最大共识“维持现状”,但这成了彭明敏心中的遗愿。 台湾独派大佬、台湾制宪基金会董事长辜宽敏透过声明表示,他希望民进党牢记建党初衷,以实际行动实现“正名制宪”、“国家正常化”等目标,这才是缅怀彭明敏的最好方式。

台湾东华大学民族事务与发展学系教授施正锋

位于东台湾花莲的东华大学民族事务与发展学系教授施正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彭明敏虽被民进党奉为“大佬”,但是他并不一定凡事都和民进党站在同一阵线。他于1996年选完总统后便退出民进党,成立“建国会”来推动法理台独的理想。 施正锋认为,法理台独有两大里程碑,一是加入联合国,二是制定新宪法,这是彭明敏与民进党的交集点。但民进党执政后,制宪和加入联合国却不是其施政的当务之急,这让彭明敏对民进党颇不以为然。 施正锋说:“民进党就是从国民党手里把政权拿过来,阿扁(陈水扁)如果是借壳上市的话,蔡英文透过民进党把中华民国吃掉。他(彭明敏)对民进党或对小英(蔡英文)是无可奈何,那时候他不是要当资政,他不太愿意。” 魏筠则说,中华民国宪法光是有关领土疆域的条文就明显脱离事实,台湾若持续沿用,不可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她强调,“维持现状”虽是目前多数台湾人接受的选项,但迟早要做出改变。 魏筠说:“以目前的宪法来说,确实运作起来就是有困难,因为它是在中国时期的体制下制定而成,我们(台湾)只是沿用。所以,不管要花多少时间,也许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我们都要有心理准备去制宪。”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