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4月 1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特别节目 – 匈牙利汉学家:我是学者,我无法改变中国

滚动 中国大陆 视频

东欧国家匈牙利4月3日经历了立法选举,亲莫斯科及北京的现任总理奥尔班高票胜出,第四次连选连任,使反对党陷入绝望。匈牙利与中国的关系虽然并不足以影响此次选举结果,但却是布鲁塞尔的一大聚焦点。匈牙利是最早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欧盟国家,布达佩斯还多次否决了布鲁塞尔谴责中国人权的议案。如何评论匈牙利与中国之间的合作?匈牙利民众奥尔班总理“向东看” 的政策有何看法?法广就上述议题在布达佩斯采访了匈牙利知名汉学家Gergely Salat 教授。

法广在布达佩斯采访匈牙利天主教大学汉学家绍莱特教授,2022年4月1日。

法广: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首先请您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Gergely Salat:我是匈牙利天主教大学的汉学家,教中国历史,中文名字是绍莱特,我也是匈牙利政府国家外事研究院做研究,所以我有两个工作。

法广:可以告诉我们您当初为何选择学习中文吗?

Gergely Salat:这个问题很简单,是因为我的妈妈是汉学家,这是一个家庭传统,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匈牙利体制变化的时候,需要新的外交人员,我们的妈妈就被派到中国,担任匈牙利大使。我追随母亲到北京,在北京第55中上中学,也在北京读了一年的大学,回匈牙利之后,我就在匈牙利大学学习中文,因为我对中文感兴趣,而且我的中文水平还行,对我来说很容易。

法广:您的博士论文是研究中国清代的法律的,今天的研究项目是什么?

Gergely Salat:对,一开始是研究古代中国的法律,但是,十年前,我发现中国古代的法律对许多人都不感兴趣,所以,我改变了研究方向,转向当代中国,研究中国的政治,社会与经济,所以,最近我的文章都是关于中国的国际关系,中国经济等内容,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些议题感兴趣。

法广:既然这是您的研究课题,您关注中国这么长时间,母亲又是外交官,对中国与匈牙利之间的双边关系十分了解,您如何评论两国关系的演变?奥尔班政府“向东看”政策是否很成功?

Gergely Salat:其实两国之间在政治上关系十分好,但是,两国的经济合作并不理想,匈牙利对中国的出口并没有增加,中国对匈牙利的投资也比较有限,两国在教育与文化方面的合作都很好,但是,经济合作并没有跟上。

法广:您曾经在孔子学院教书,匈牙利的孔子学院是否也同西方其他国家一样引发争议?

Gergely Salat:匈牙利的孔子学院基本上没有任何影响,他们只不过是教汉语的机构,并不涉及政治,而且,我们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们知道中国人他们必须这么说,但是,我们并不一党要相信他们,他们也没有做政治性的讲座。如果孔子学院邀请我去做讲座,那我会避免讨论台湾,西藏等敏感的议题,但是,如果我被西方国家邀请做讲座,我当然不会避免这些课题。比如说,如果我被法国邀请做讲座,我也不会批评法国,这是出于礼貌。所以,如果我去中国,我也不会批评。

法广:当然,礼貌是一,但也必须尊重事实。比如说,您积极参与接待乌克兰难民,您是天主教徒,您也知道中国地下教会的教徒受到迫害,对这些您觉得也应该保持沉默吗?

Gergely Salat:我个人觉得我改变不了中国,我写了许多篇文章介绍中国教徒受迫害的情况,当然,这些文章不会再孔子学院发表,但是,这些工作我一直在做,我是学者,不是政治家,也不是外交官。

法广: 您知道,匈牙利在欧盟多个谴责中国的议案上投了否决票,按照您的逻辑,匈牙利也改变不了中国,这是您的意思吗?

Gergely Salat:对,当然我们应该知道事实,应该知道在香港,在新疆,在西藏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觉得这里面有好多层次的问题,我们首先必须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然而,才可以解决世界的问题。

法广:说到香港,您一定对香港十分了解,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生活在中国的西方人都经常会到香港去呼吸自由的空气,相信您也一样。您也一定清楚香港最近发生的事,匈牙利政府之前否决了欧盟谴责香港的议案,匈牙利是改变不了中国,但是,匈牙利难道就没有原则吗?

Gergely Salat:在这个问题上,我并不认同匈牙利政府的立场,我认为他们应该与欧盟立场一致,但是,我也认为其实欧盟的这些谴责议案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一纸空文,并没有实际的意义,即使欧盟所有国家都一致支持,谴责议案也没有任何作用。其实,支持谴责的欧盟国家中有些就十分虚伪,比如说德国,一边谴责,一边继续在新疆制造汽车。

法广:有评论批评匈牙利是中国进入欧盟的特洛伊战马,您对此有何看法?

Gergely Salat:其实我并不觉得是中国在利用匈牙利,恰恰相反,是这些东欧国家在利用中国,对中国来说,分裂欧盟或许并没有重大意义,但是,对匈牙利,对波兰等国来说,与中国的友好关系给他们在欧盟带来筹码,显示他们不是仅仅依赖欧盟,他们还有别的朋友。所以,我并不认为这是中国的错误,而是这些国家自己的选择。

非常感谢匈牙利汉学家绍莱特教授接受法广的专访。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end ccp need ww3,no easy meth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