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白玛次仁:拉萨诗院日誌——送生

滚动 焦点 大众观点

“雾起了,谷口洞开。”这是印度智者克里希那穆提,临终时的遗言。

(夜十时,从罗布林卡路上拍摄的布达拉。)

一十七年拉萨,我“确信”这是座不见乃至没有死亡的城市。不像内地的街道,隔不多远,就有一家刺目的让数次经历过死亡的我,极度不适的所谓寿衣店。

直至那日,同自小在印度长大的扎西卓玛的对话。

“您在八廓街开过咖啡店,居然不知道凌晨时分的送葬?”是的,我在拉萨古城的中心做了三年的咖啡,但晚上是回西郊的家里住的。

“从凌晨2点到5点,大昭寺千年灯殿前的小灯龛上摆放了几盏酥油灯,就说明今天有多少位逝去的人。”卓玛道。

(灯龛上有几盏酥油灯,就见证了当天有多少位亡灵。)

就此,我分数个时段一个人在暗夜中跟在送葬人的身后,口诵经文,绕行八廓街。

城区的,亲人们会在大昭寺右侧的入口道上,用石灰圈出醒目的送行道。那些铸铁的窖井口,被石灰装饰的像是一朵朵绽放的白花。

行经每一处街口,亲友们会将两条哈达系在一起,将街口短暂封起。等灵车过后,才可以解封。

“以前都是抬行或背着的,现在都有了车子。不过,所有的灵车都要将车牌遮掩。”扎西卓玛在这里送走了自己的阿妈啦。

(凌晨三时,唯一位在磕长头的阿佳。)

转经送行的第一圈,回到大昭寺原点。亲人们会启开插了彩色经幡的车厢,请逝者最后一次朝向寺内的觉沃佛。(即文成公主自长安带来的释迦摩尼佛12岁等身像)。

被柔化成胎儿模样的逝者,周身裹满哈达,像是一座座微缩的雪山。那一刻,亲人的哭声被亲友的诵经声覆盖。

(从千年酥油灯殿顶部拍摄到的凌晨三时的大昭寺。)

三圈过后,是逝者的亲友(直系亲属不能随行),将她(他)送往拉萨周边的帕崩岗、色拉寺、堆龙等天葬台。最远的,是墨竹工卡的世界第二、西藏最大的直贡梯寺天葬台。

她们(他们)将在那里,通过秃鹫尖利的喙,得以轮回、重生。

由于多年的严重痛风,在清冷的清晨,贡次请我坐在天葬台的一把白色藤椅上。他在室内同天葬师喝着氤氲着热气的甜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阿妈,背着亲人的遗体,绕行天葬台。贡次礼貌地请教了天葬师后小声回复说,有可能是阿妈的父辈。生前也可能是没能照应好他,所以才如此虔心。

(是送生!)

回到大昭寺,唯一的那位阿佳(大姐)依旧在泛着清辉的石板上,起伏着叩响长头。

我依靠在靠边的红柱上,静听偶尔才有的清脆风铃声。那一年,在薄雪的风口,我手牵卓玛的手,在山谷尽头的楚布寺,倾听到的铃声,比这里急切,悦耳。

但,不论在哪里,我坚信这声音是如摇曳的酥油灯般,是牵引我们往生的入口。所以,这凌晨的八廓街,不是送葬,而是送生。

依旧,这是一座没有死亡的城市。抬眼黛青色的天幕,我望见的生死,无界!

“雾起了,谷口洞开。”这是印度智者克里希那穆提,临终时的遗言。

(拉萨河暮色。)

【作者简介】白玛次仁:小说家、画家、诗人。《西藏诗歌》主编。创作藏地题材的长篇小说《拉萨浮生》、《西藏新娘》、《度母》、《珠穆朗玛》等八部。诗歌集《藏地悲歌》。学术专著《跟我读诗经》、《中国古代女诗人考》等一百多万字作品。所创作的油画参加国内外数次重要展览。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1.抛玉引玉:
何与怀
?!…?!…?!
怀中黑毛大如席
猪国无人全是猪
*如果有人发现了这首新唐诗的问题,那不是我的问题.那是何父的问题.
几十年前,何父写错了一个字,浪费了30年时间.
2.再 抛玉引玉:
何与胸
?!…?!
胸前黑毛大如习
猪国无人全是猪
*小日本部落看到这首 再 抛玉引玉,会来问:”何先生,你的胸前黑毛究竟有多大?”
何先生只需要回答:”胸前黑毛? 只有一根. 猪日两国进化方向不一样.”

JOHN CHAN
JOHN CHAN
3 月 前
第九版 送汪伦

汪伦乘舟将欲行——–听闻军队支持汪伦第三次称帝.
忽闻岸边踏歌声——–太上皇后反对, 理由:
桃花潭水深千尺——–那三千少妇的千尺阴道(总长).
不及我送汪伦情——–没有我送汪伦的情义长.

*****这首旧唐诗有十个版本,第九版是真的.但不是李白写的.是太上皇后 写给太上皇李旦的诗, 劝告李旦不要第三次称帝.

伦出涕 
将退
玄宗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