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5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海升温中民主台湾面对中国威胁做出什么选择?

滚动 港澳台

随着中国军事能力增强,对台湾的威胁也在日益增加,虽然外在环境对台湾安全极为不利,国际社会也不断发出警示,但台湾民众的生活步调似乎并未因此受到影响。观察人士说,台湾社会对于如何看待和应对中国的威胁似乎还没有一致的看法,民主制度也使台湾在安全防卫及民生议题的排序上面临选择。

2018年4月24日,中国航空母舰辽宁号上的歼15战斗机。中国海军舰队在东中国海举行了“实弹演习”。

随着中国军事能力增强,对台湾的威胁也在日益增加,虽然外在环境对台湾安全极为不利,国际社会也不断发出警示,但台湾民众的生活步调似乎并未因此受到影响。观察人士说,台湾社会对于如何看待和应对中国的威胁似乎还没有一致的看法,民主制度也使台湾在安全防卫及民生议题的排序上面临选择。

参与世卫大会再受阻

自2019年以来香港反送中抗争后情势的变化,台湾倾向独立的民进党政府赢得连任,这些都使北京对台湾的态度越来越强硬。星期一(5月24日)举行的第74届世界卫生大会,台湾在北京的施压下再次被拒于门外,这是自蔡英文政府上台后,中国连续第5年成功阻止台湾参与这个国际会议。

中国政府说,“为了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中方“不能同意台湾地区参加今年世卫大会。”

除了政治、外交以外,中国在军事上对台湾的施压力度也在不断加大,解放军在台湾周边军机、军舰活动频繁,几个月前时任美国印太司令的戴维森上将便警告说,中国可能在6年内对台动武,这个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更在其封面故事中称台湾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在这些警示和提醒中,台湾面对的是外部要求它增加安全防卫投资的呼吁。

在中国对台湾如此明确的政治目标下,台湾领导人如何权衡台湾的安全防卫及社会政策对资源的需求?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说,这是他在研究台海议题数十年后想要更进一步了解的问题,也是他写“困难的抉择:台湾对安全及美好生活的追求”的用意。

如何应对中国威胁未有共识

在全球台湾研究中心最近一场新书介绍中卜睿哲说,虽然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台湾是一个良好的民主典范,但在台湾面对的许多困境上,它的政治制度在处理外在环境的变化上却没有跟上脚步,例如如何面对中国的威胁,台湾社会至今仍然没有共识。

“中国在军事上越来越强大,这是我们都知道的。 中国毫不掩饰它对台湾的目标,双方之间的经济仍然高度相互依赖,但台湾领导层看来并没有就如何维持台湾的安全防卫,以及他们应该采取何种应对策略达成共识。”

由于来自中国的威胁环境还在日益恶化中,卜睿哲强调,“中国的野心很清楚,台湾没有本钱在回应时犯错,它一定要做的对。”

台湾的法律身份是什么

卜睿哲指出,眼前的情况是,台湾要改变法律身份必须经过修宪过程,但目前要通过修宪门槛很高,这个事实即可强化台湾人民偏好维持现状的现实,它也是台湾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出的信息,那就是,如果北京想要统一就必须通过让台湾法律制度能够经由修宪来支持方式来做,但这个议题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他认为台湾内部必须先对自己的法律身份有更详细的定义。

“主要的原因是,北京想要将台湾的政治身份和法律身份界定的比九二共识还要更精确。它有自己非常明确的定义。它知道它想要的是什么。所以台湾在为自己的辩护上也必须对此有所准备,希望是通过一个团结的方式,来提出它自己的定义,例如,我认为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研究,关于台湾或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这个说法是什么意思?在这个问题上还有许多功课要做。”

这也是为什么卜睿哲在《困难的抉择》一书中,以许多篇幅来谈论台湾内部的非政治性议题,包括人口、税收、预算及能源等,因为“这些都是经过选择后的结果”,当政治领导人在各种政策的优先顺序上做出选择后,某些政策的开支增加,就表示其他政策的开支会因此而减少,因此他说,如果能对这些议题多一些了解,或许也有助于理解台湾领导人处理两岸关系的态度。

民主制度政策参与者多

不仅如此,台湾的民主化对政府的治理及两岸关系都有转型效应(transformative effect)。卜睿哲说,民主制度增加了政治制度中的参与者,立法委员、公民社会、民意和媒体都比以前扮演更独立的角色,他们会向行政当局的行动问责,“民主改变了对各种政策领域的有限排序”,正如在其他实行民主体制的国家一样,生活中民主制度下的人民会想要有更多资金用于社会福利而不是国防,因此政府也必须回应人民的需求。

对两岸关系来说,卜睿哲表示,台湾的民主化也带来“百花齐放”的效果,例如在1992年台湾独立已经不再是违法的话题,一些本土政治人物便利用台湾认同感和民族主义来取得权力,而“这些趋势都让北京感到不安。”

他说,北京领导人担心,台湾政治本土化的结果迟早将导向台湾独立,“但我们理解到的现实却非常不同”,台湾主流意见对台湾的法律地位和未来至今仍然非常节制、持中间立场,但也非常反对统一,甚至比30年前还要更反对统一,尽管台湾人民支持维持现状的立场非常明确,但他不确定北京是否理解,“如果北京要推进它的政治目标,它就必须对台湾人民能接受什么和不能接受什么做出回应。”

过度强调台湾脆弱易落入北京陷阱

卜睿哲和一些美国智库学者都呼吁媒体和学术界,不要只顾强调台湾的危险处境而没有考虑到副作用,因为这么做将落入北京对台湾的心理战陷阱。

前白宫国安会中国、蒙古及台湾事务主任何瑞安(Ryan Hass)上星期也在该智库一篇文章中呼应这个看法。他说,那些强调台湾的脆弱却不提供如何补救的建设性意见者,“只是在协助北京弱化台湾人民对他们未来前途的心理信心”,因为它提高台湾的风险指数,有可能影响台湾吸引国际资金及人才,这也正是北京想要达到的目的。

“北京宁可台湾感到孤立和脆弱。北京想要注入一种想法,那就是台湾要安全、繁荣并且在世界舞台上享有尊严,唯一的道路就是通过与大陆统一,或至少采取步骤使台湾与大陆更为接近。”

何瑞安说,幸运的是,台湾总统蔡英文及美国总统拜登都充分理解这种动态变化,他们处理台海议题已经数十年,对情势也有自己的掌握,“两人在应对北京行为带来的挑战时都会谨慎行事、思虑周全并经过协调,“不会让北京有使用武力的理由。”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