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文化遗产 – 巴黎马赫热区一座17世纪古董大门冷僻矗立至今

滚动 国际

各位听众,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一个在巴黎原本不太为人所知属于古代建筑物的一扇大门:博特莱利斯大门(Beautreillis)。这是位于脍炙人口的巴黎马赫区,穿越了几个世纪,却冷门到不行的一扇古董大门。

巴黎观光热区马赫区的咖啡馆

博特莱利斯大门17 世纪即存在、位于巴黎马赫区中心地带,如今可说被遗忘的一扇宏伟大门。马赫街区的这个几乎被遗忘的古代大门, 原本属于博特莱利斯(Rue Beautreillis )街道上一座几世纪前豪宅的大门。单单这扇门的本身是并不值得我们特地穿越整个巴黎去发现它。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你走过玛黑区,这个古代的文物遗产已经成为一种真正勾起人的好奇心,并驱动民众想走近观看并认识它。 

博特莱利斯街道所在的巴黎马赫区,几乎随处可见一些迷人小街,它就是其中之一。狭窄,安静,两旁是小商店和优雅的建筑。即使经过现代建筑工程后,自 1965 年以来,它仍然一直被保留着,吸引所有路人都会对他感到好奇:怎么一座 17 世纪豪宅的大门会闲置废弃至今呢? 

别小看这座大门,它可是与那些现代工程的斧凿干戈擦身而过的幸存者。走近这扇门,能提供给路人的唯一线索是山形墙上难以辨认的“Hôtel de Jean-Louis Raoul”字样。 一名工业文件制造商让-路易斯·拉乌尔 (Jean-Louis Raoul) 曾于 1810年购买了这座豪宅。豪宅历史要追溯到17 世纪初,它是由保罗·阿迪尔 (Paul Ardier) 负责打造的。阿迪尔在法国国王亨利三世时代任职服务后,继续担任王室继承人亨利四世的顾问。 

这也令人想到一段这个街区建筑起落的历史。巴黎马赫区原本身法国王室查理曼5世 (1364-1380) 的王宫豪宅l’hôtel Saint-Paul的所在,为了保卫王宫,王室打造了巴士底城堡。至16世纪,因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为了节省花费并增加国库收入,而放弃这座旧王宫。这也就是为何在 16 世纪末,从塞纳河旁宽人行道码头到圣安托万街 (Saint-Antoine)之间,富人阶层纷纷在这个旧王宫残垣断壁废墟上彼此起落盖起第一批的私人豪宅建筑物,也造就了现今声名大噪马赫区的特殊风格。位于6B rue Beautreillis 的拉乌尔豪宅在这个背景下应运而生,这扇宏伟的博特莱利斯门就此坐落紧密靠上了豪宅,矗立至今。 

这是一座宏伟门故事的由来。 现今支撑它的那些脆弱的石头几乎快崩裂了。 其上的铜绿是穿越过了不同世纪,这扇门具有雄伟的曲线,几乎一动都不动地矗立在那里。然而它的四周,它身边的建筑物,它周遭的世界,决定要拆毁重新打造一番这栋豪宅-这个它当了几个世纪入口大门的豪宅。这就是我们按址索骥,走到 6B,rue Beautreillis,看到的那扇古董大门。 

1959 年,市府有一份建筑许可证被提交出来,建筑内容预定 把这个原先的拉乌尔豪宅 l’Hôtel Raoul,改建打造成 78 套住房。于是这个特别豪宅被拆毁了,但它的大门在却未拆,一直保留至今。 

负责马赫区的发展及法国建筑事务的建筑师,阿尔伯特·拉普拉德,请求保护这扇大门。 这个旅馆的改建工程于1965 年完成,也保留了这个位于人行道的边缘旧建筑遗迹,但却未将其列入历史古迹保护的名单内。 

这个有关拉乌尔先生后代的所有权,就在完工日期后,成为多个紧张局势下的主题,它同时也充分见证了要保存维护文化遗产保护的困难。 

事实上,因这些继承人不想挑起涉及这扇门廊所需的翻新工作的责任,并提出以象征性的 1 欧元将其出售给位于 rue Beautreillis 6 号的那些公寓的共同屋主,但遭到这些公寓共同屋主的拒绝;因为它的古物维护费用花费可不小。 

而巴黎市政府也已表示不希望买下它,提出的理由仍是:维修成本太高。 

总言之,结果是,没有任何人想接手。无论任何单位,无论市政厅,或是这个家族后代的遗产继承人,没有一人想负担维修保留这个从古建筑遗留下的古董老门。那么,在此情况下,究竟我们还有多久能在玛莱区的中心继续看到这扇令人好奇的建筑门:博特莱利斯门(Beautreillis)呢? 

它所属的豪宅曾唱过《楼衰曲》:眼见他起高楼 眼见他楼塌了。那么宏伟的博特莱利斯门,是否也正准备自己的一首《门衰曲》呢? 

谈完了可说闪过了几个世纪建筑刀光剑影却仍能顽强幸存、矗立至今的这扇门板遗孤后,另外还要请大家注意的是,在这扇博特莱利斯遗孤门的左侧,您可以看到一座古老时钟,它在豪宅拆除过程中被拆下来,并重新安装在建筑物的正面。 它也是一件属于非常需要修复的法国历史文物遗产的古董!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1.抛玉引玉:
何与怀
?!…?!…?!
怀中黑毛大如席
猪国无人全是猪
* 如果有人发现了这首新唐诗的问题,那不是我的问题.那是何父的问题.
几十年前,何父写错了一个字,浪费了30年时间.

2.再 抛玉引玉:
何与胸
?!…?!
胸前黑毛大如席
猪国无人全是猪
* 小日本部落看到这首 再 抛玉引玉,会来问:”何先生,你的胸前黑毛究竟有多大?”
何先生只需要回答:”胸前黑毛? 只有一根. 猪日两国进化方向不一样.”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john chan
4 月 前
新唐诗2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