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国情报为“病毒实验室泄漏说”添砖加瓦

滚动 生活健康

美媒近日引述此前并未公开的情报报道说,多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曾在2019年11月发病,还去过医院寻求治疗,再度引发外界对于新冠病毒可能是从实验室泄漏的质疑。

美国情报为“病毒实验室泄漏说”添砖加瓦

美媒近日引述此前并未公开的情报报道说,多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曾在2019年11月发病,还去过医院寻求治疗,再度引发外界对于新冠病毒可能是从实验室泄漏的质疑。而拜登总统的首席医疗顾问福奇(Anthony Fauci)近日一改以前的立场表示,他并不完全相信这个病毒来自自然。

《华尔街日报》日前引述此前未披露的一份美国情报报告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曾在2019年11月发病,而病情严重到他们到医院寻求了治疗,但报道并未提及他们的具体症状等更多细节,本台也不清楚相关报告是否包括更详细的内容。

但美国国务院曾在特朗普即将卸任前发布情况说明,指出这家武汉研究机构的几名研究员曾在2019年秋天患病,其症状与新冠肺炎和普通季节性疾病的症状类似。不过,最新消息披露了患病人员的数量、患病的具体时间以及他们的求医细节,再度引发外界质疑新冠病毒可能是从实验室泄漏的。

外交部又“甩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一在例行记者会上对此予以否认,并引述武汉病毒研究所今年3月23日发布的声明说,迄今为止,这家机构的职工和研究生保持着新冠病毒“零感染”。

随后他话锋一转,再度质疑美国与病毒起源的关联,指出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种种疑点及美国在全球开设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的真实目的已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关注。

“美国不断炒作‘实验室泄漏’论,究竟是关心溯源,还是想转移视线?希望美国有关部门尽快澄清,给世界各国一个满意的交代。”

但大多数科学家表示,他们并没有看到任何证明新冠病毒来自一个美军实验室的证据,而白宫也表示,目前没有可信的理由值得对此展开调查。

中科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美联社图片)

福奇:新冠病毒不一定是自然产物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总统的首席医疗顾问、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近期在一场网络活动上说,他并不完全相信新冠病毒是自然产物,外界应该继续调查中国此前发生的事情,直到我们能够尽可能完整地了解事件原委为止。他指出,尽管调查过此事的人表示病毒很可能是通过中间动物宿主传人的,但该病毒仍有可能来自其他地方,所以他完全支持关于病毒溯源的任何调查。

但是,一年前,福奇曾经对媒体表示过完全相反的看法,他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

曾在医学研究领域工作的时政评论人士横河认为,上述最新情报为国际社会继续呼吁全面调查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提供了支持。

“它不是一个铁证,但它至少为实验室泄露论提供了一些比较清晰的图像。大家起初都把这个理论看作阴谋论,但美国政府此后逐渐披露了一些情报,舆论风向发生了变化。”

中国—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今年一月曾考察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等机构,并在事后表示,实验室泄漏引发疫情“极为不可能”,而病毒通过中间宿主引入是最有可能的感染路径。

中国的科学家也继续发表论文,试图进一步证明病毒并非来自实验室。

曾因发现非典病毒可能源自云南某洞穴的一种蝙蝠,而常被称为“蝙蝠女侠”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及其团队近日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发表论文说,现有实验证据并不支持新冠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的推测。相比之下,穿山甲冠状病毒对人类或其他物种具有很高的跨物种潜力。

新冠病毒从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泄露的说法仍是焦点(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实验室泄漏论不再只是阴谋论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还说,尽管实验室泄漏论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曾被不少人看作是一种阴谋论,但此后不少科学家对于这个假设产生了更多的兴趣。这个理论的一些支持者表示,一只携带了新冠病毒的蝙蝠此前可能被带进了实验室,以便研究员开发潜在疫苗,但病毒随后发生泄漏。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FR)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说,现有情报的确不能排除这些中方研究员当时只是得了流感的可能性,而他也并不看好针对实验室泄漏论的进一步调查。

“鉴于目前疫情的溯源问题已经被高度政治化,那么对一些极具争议性的假设真要再追溯下去,我觉得不大可能有进一步的结果。”

与此同时,周一,第74届世界卫生大会(WHA)通过视频方式召开,探讨如何结束新冠疫情、预防下次大流行,但台湾并未获得以观察员身份与会的邀请。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和卫福部长陈时中同日联合发表新闻稿,对此表达强烈不满,指出这不仅是台湾的损失,也是世界的损失。而世卫组织成立的疫情应对独立小组(IPPR)近期发布的调查报告也将台湾称为“中国台湾”。台湾驻日内瓦办事处已向这个小组表达严正抗议,并要求对方更正。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