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乌克兰议员分娩在即 奔走美国国会争取支持

滚动 国际

分娩在即的乌克兰议员奥莱克桑德拉·乌斯蒂诺娃(Oleksandra “Sasha”Ustinova)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带着腹中的胎儿奔走于美国国会,为乌克兰争取支持和武器援助。她感谢来自两党议员的支持和对乌克兰局势的充分了解,但也希望行政部门能加快援助速度,因为每时每刻都有无辜的孩子和妇女受害。
乌斯蒂诺娃强调,为乌克兰提供武器不等同于战争升级,国际社会应以行动告诉普京他已越过红线,而不是由普京来定义红线在哪里。她也表示,中国在这场战争中精密算计,试图扮演普京的好伙伴,同时享受削弱俄罗斯为自己在地缘政治上带来的益处。
怀胎八月奔走美国国会求支持…

分娩在即的乌克兰议员奥莱克桑德拉·乌斯蒂诺娃(Oleksandra “Sasha”Ustinova)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带着腹中的胎儿奔走于美国国会,为乌克兰争取支持和武器援助。她感谢来自两党议员的支持和对乌克兰局势的充分了解,但也希望行政部门能加快援助速度,因为每时每刻都有无辜的孩子和妇女受害。

乌斯蒂诺娃强调,为乌克兰提供武器不等同于战争升级,国际社会应以行动告诉普京他已越过红线,而不是由普京来定义红线在哪里。她也表示,中国在这场战争中精密算计,试图扮演普京的好伙伴,同时享受削弱俄罗斯为自己在地缘政治上带来的益处。

怀胎八月奔走美国国会求支持

记者:您是乌克兰议会议员,为什么在二月份来到来美国首都华盛顿?您担负的使命是什么?

乌斯蒂诺娃:我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前10天来到美国,当时我已经怀孕七个半月了。我来见我的丈夫,他是乌克兰人,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工作。我记得战争的第一天,普京入侵乌克兰的时候是清晨。我们打电话给我们在奥斯汀的所有朋友,然后去德克萨斯州州府议会大厦前游行。

当时时间大概是12点,我站在那里哭泣,不敢相信正在发生的事情。然后我转身对我丈夫说,我必须去华盛顿。我在这里所能做的就是参加集会和抗议活动,而在华盛顿,我作为乌克兰国会议员,我可以去和我的同事,以及美国国会的同行交谈,征得他们的支持,提高人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认识,以及需要做些什么来帮助乌克兰。

我记得当时那个星期国会正好休会,几乎没有人上班;所以我与工作人员开会,向他们介绍情况并解释实际上发生的事情。说实话,刚开始的48小时很困难,因为世界上没有人相信乌克兰不会投降。

每个人都认为我们会被占领,我们将会沦陷,基辅会在24或48小时内被俄罗斯人攻占。但是乌克兰人英勇抵抗,战争进入大约第4天或5天的时候发生了变化。人们在每天24小时的电视直播上,看到乌克兰人赤手空拳地战斗,在街上阻止坦克和装甲车;乌克兰有成千上万的人排队报名参军;因为我们没有地方可跑,我们的国家被入侵。

当我们被拿来与其它国家相比时,我一直告诉他们,在其它国家,总统和议会可能第一个离开自己的国家,然后在流亡中做事情。而在乌克兰,每个人都留下來,每个人都拿起武器去战斗。

所以我就开始在美国国会上到处奔波,去敲每一扇门,要求与美国参议员和众议员们见面。

基本上我的议程非常简单。我们需要一个禁飞区。如果不想设立禁飞区,那么请援助我们枪支、防空系统和战机,这样我们就可以建立自己的禁飞区;因为我们懂得如何战斗,而且我们已经证明了我们懂得如何战斗;我们真的击败了世界第二大军队,现在正在夺回阵地。

第二件要做的事情,除了禁飞区和防御系统之外,那就是制裁;我记得当第一项制裁方案出来时,俄罗斯证券交易所当天股市上涨,这意味着他们的预期更糟。刚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然后当我看到美国财政部通过许可证对石油和天然气的豁免时,我意识到没有人愿意采取强有力的制裁,因为制裁确实伤害经济。所以,我们开始推动这一议程。我们开始推动对普京的亲信,及其亲密寡头们实施个人制裁的议程。

这是我一直要求美国国会议员们帮助我们的主要事情,因为我们看到了来自美国公众、美国人民的高度支持。我记得在白宫举行的第一次集会有一万人参加,他们主要都是支持乌克兰人民的美国人,因为他们明白我们正在为自由和民主而战。

这就是美国。这基本上就是美国在世界其它国家心目中的样子。与美国相比,像乌克兰这样的小国正在做实际上由美国正在推动做的事情,为欧洲和世界的民主和独立而战,去反对像俄罗斯这样的世界大国之一。

感谢两党议员支持 盼行政部门加速

记者:你从美国国会两党议员那里得到了什么回应?是否取得任何重大进展?

乌斯蒂诺娃:我见了大约50名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说实话,在乌克兰问题上我从未见过如此来自国会两党的一致支持。我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举行了会议,我也与民主党议员举行了会议,他们都表示支持。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有深刻的理解。这对我来说感到非常令人惊讶。这真是太好了,因为他们在离乌克兰一万英里的地方,但是却完全了解乌克兰发生了什么。

不幸的是,国会在这方面走在前面,但是当涉及到行政部门时,他们那里有点缓慢。我们确实得到了支持,得到了武器和人道主义援助,但这远远不足我们需要的数量,因为我们正在与世界第二大军队作战,这支军队比我们大好几倍。我明白没有人对这场战争有所准备。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知道战争即将来临,但没有人预料到会是这样,没有人预料到普京会成为一名真正的战犯。

我明白,与通常相比,美国政府当前的速度已经很迅速了;但与当前需要做的事情相比,则必须做得更快。我不断听到有人说我们正在谈判防空系统或米格飞机时,我明白,谈判的每一天都关乎成上千乌克兰人的生命,有孩子、妇女和无辜的人,他们正坐在地下室里期盼得到哪怕一点点支持,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是否能够生存下去。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说他们不会支持乌克兰。每个人都受到了鼓舞,每个人都受到我们的总统和我们的人民的鼓舞。但不幸的是官僚主义的决策过程。我记得我们在参议院开的第一次会议,我想应该是2月28日。他们告诉我,我们将在3月11日通过预算,然后我们将分配资金,以便可以购买武器支持你们。

我心想,你不明白这是两个星期。要对预算进行投票,然后还必须拨款,再去采购武器。这样一个月就过去了。我们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现在就需要武器。

这不是要战争升级,因为美国和北约一直在谈这个,我们不想局势升级。但是,普京这个人如果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他不需要理由或借口,他不需要任何升级,就像我们没有做任何事情,他仍然侵略我们,他称我们是纳粹。

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全世界一直试图与普京谈判,把他当成一个理性的人与他交谈。但他不是一个理性的人。这只是他想做什么和他不想做什么。

说实话,我很震惊,即使这被认为是战争升级,我们也没法获得战斗机,因为会被普京认为是战争升级。这是我现在看到的世界上最大问题。这不是全世界和民主世界告诉普京他越过的红线是什么。但是全世界要坚强地反对他,必须采取行动。普京告诉世界其它国家,如果你这样做,这将是一场战争升级,他们就会后退;如果普京继续威胁下去,他们就只能步步后退。

这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甚至在一年前你都无法相信,在马里乌波尔城市的90%已经完全被摧毁的同时,提供额外的支持例如飞机,竟然会是战争升级。马里乌波尔被摧毁的面积,相当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一半。

因此,我一直在告诉他们,你的红线在哪里?因为现在普京是那个为你划红线的人,像是不要给他们枪,不要给他们喷气式飞机。接下来会是不要给他们燃料,不要给他们食物,不要给他们水。你们会害怕他,然后听从他。这是弱势的地位,不幸的是这不会有助于打击和击败俄罗斯。

世界领袖需消除对普京的恐惧 才可能击败俄罗斯

记者:你如何评价美国政府迄今向乌克兰提供的帮助,以及拜登总统对普京的立场?拜登总统说,看在上帝份上,普京不能继续执政。你怎么看?你是否看到莫斯科政权更迭的可能性?

乌斯蒂诺娃:我重视行动胜过言语和声明。我很感谢这些话语,这是必须表态的。但不幸的是,摆脱普京不是那么容易。他不是民主领导人。而且不幸的是,俄罗斯人也不是民主的群体。我们看到71%的俄罗斯人支持乌克兰战争,自从战争开始以来,普京获得更多对杀害乌克兰人的支持,因为他们是,我不知道,纳粹?

重点不在普京,而是很不幸的,支持这些邪恶行为的人,以及针对其他人的行动。而能给予乌克兰的最大帮助,不是口中说普京必须辞职,而是给我们武器来阻止这种大规模的杀戮,并击败俄罗斯人,最好的做法是对个人进行制裁。

我仍然可以感受到人们对普京的恐惧,除非我们消除了这种恐惧,否则要打败普京会很困难。

每个人都试图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每个人都试图推迟,好像这不是当务之急。但我了解,我看到这种巨大的恐惧,从世界上最重要的政治家的眼中,在欧洲,在美国,当谈到普京时,我一直告诉他们,如果你害怕普京,你连开通空中人道主义走廊都不愿意,你可以接受每时每刻有孩子在欧洲中部死去,那给我们防空系统和喷气式飞机,我们不害怕和普京作战。我们正在与他战斗,我们正在击败他,但是我们需要更多武器来保护不只是我们的自由,还有其他国家的自由,欧洲的自由,世界的自由。

中国试图维持中间地位享受好处

记者:你如何评价中国在乌克兰危机中的立场?中国尚未谴责俄罗斯的入侵。你怎么看这样的做法?在善与恶的斗争中,有可能做到不偏不倚吗?

乌斯蒂诺娃:中国现在正试图玩自己的游戏,并利用这场战争带来的所有好处。看看中国在国际的投票,他们总是支持普京。所以他们试着玩这个游戏,试着维持某种中间地位,因为他们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一方面,我认为他们试图保持与俄罗斯的良好关系。另一方面,他们明白削弱俄罗斯正在让中国变得更强大,在地缘政治上,这场战争在地缘政治上对他们有益。

这场战争对中国来说只有一个大的负面影响,那就是乌克兰一直向中国出口大量粮食,这将是一个主要问题,大概再过半年就没有粮食送过去了。这对世界来说也会是个巨大的问题,不只对中国,而且中国一直非常依赖乌克兰的粮食和农作物。所以,我固然希望中国为民主挺身而出,表示他们支持那些在街头被杀害、为自由而战的人,但我知道中国有他们自己的算计,他们试图扮演普京的好伙伴,试图挽救自己的面子,不直接表示支持,也不表态赞成。

记者:你如何比较普京和习近平?习近平和他的中国是否会对世界和平与繁荣构成更大的威胁?

乌斯蒂诺娃:若要和普京做比较,任何人都无法和普京相比,只有希特勒可以和普京相比拟。我不想拿任何人和普京相比,因为他是一个大杀人犯,他是个战犯,这是他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在格鲁吉亚,在摩尔多瓦,在叙利亚,他们把阿勒颇烧为灰烬,这就是他们正在乌克兰做的事,和他们在叙利亚的行为如出一辙。这是因为世界允许他们这么做。我还没有看到中国这么做。中国很聪明。他们打经济牌,在战略上玩游戏。

命名女儿为“标枪”尚未出生已是斗士

记者:你女儿的预产期在四月。你曾说要将女儿取名为“标枪”(Javelin),会是这个名字还是有其他选项?将来女儿问起过去一个月发生的事情,你会怎么跟她解释?

乌斯蒂诺娃:她肯定会成为一个斗士,她伴我参加了国会山上每一次会议和官员的会面,她甚至帮助了我,因为人们很难拒绝孕妇,当她在为她的国家和同胞寻求帮助的时候。

距离出生还有九天,我们还没有想好名字。我一直告诉丈夫,我们应该给她起名为标枪,因为标枪是现在乌克兰对抗坦克和装甲车最常用的武器之一。我跟我丈夫说,我们在乌克兰需要更多这些武器,所以我们需要给她起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最近在乌克兰很流行,不巧的是,人们开始为宠物和动物园里新生的动物起这个名,将牠们命名为标枪、旗手,旗手是我们军队用来打击坦克的最好的无人机之一。所以我丈夫一直要我打消念头,我们不能把孩子取个动物或武器的名字。我一直告诉他,我们可以跟孩子解释这个名字的意义。

她会为自己是乌克兰人感到自豪,即使是在美国出生。我认为她会为她的国家感到骄傲。我希望等她会说话和理解事情的时候,她将有家可回。我不必通过展示旧照片来告诉她。情况会有所不同,因为确实有些城市已经不存在了,但我们可以重建。我会一直告诉她,她如何帮助我为乌克兰争取更多支持,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

记者:她也将出生为美国人,她会对她的政府迄今所做的一切感到高兴吗?接下来你有什么目标,对在不久的将来回到乌克兰有什么期待?

乌斯蒂诺娃:她不会是美国人,因为乌克兰不承认双重国籍。必须选择做美国人或乌克兰人,我希望她做乌克兰人。谈到政府,我会告诉她,她的总统被提名和平奖的故事,他登上全球各地杂志的首页,获得更多美国人的支持,比任何美国总统或其他国家领导人还多,他是世界第一的政治家,正在与他的人民一同战斗。

我认为她会为此感到自豪,她会很骄傲。现在无需向任何人解释乌克兰在哪里,乌克兰人是谁。几年前当我提到乌克兰,人们会说那在俄罗斯,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吗?感谢上帝,不会有人再问我的孩子同样问题了。她可以骄傲的说,是的,我是乌克兰人。

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我有一张六月一号的机票。我知道乌克兰没有其他机场了,只有一间还在运行。我不知道一个半月后会有多安全,一个月后带着宝宝回家。

但我希望我们能够处理好,希望到时候就是回家的时候了,不会再有普京,战争会停止,一切会容易得多。我不介意飞到其他国家再开车回家,我只希望能打败这个每天杀死我们同胞的邪恶人物。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ell
bell
4 月 前

在西方白人至上主义的极端派别中,“加速主义”尤为突出。它认为西方政府和社会已经高度衰落,濒临崩溃。在这一思想基础上,“加速主义”的成员寻求通过针对政党、少数群体和那些被他们视为“白种叛徒”的人的暴力行为,来加快当前体制的瓦解,例如在克赖斯特彻奇(新西兰)和埃尔帕索(美国)发生的袭击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