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戰爭罪究竟如何定義?

滚动

戰爭罪是在武裝衝突中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律的行為。在烏克蘭戰爭中,平民一再成為攻擊目標,最近一次是在布查鎮的街道上。然而,戰爭罪的認定存在法律上的灰區。

(德國之聲中文網)1899年和1907年的《海牙公約》確立了交戰各方必須遵守的法律和規則。針對平民的戰爭犯罪的定義,載於《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第8條,並以1949年的《日內瓦公約》為基礎。

多國政治家和觀察人士稱烏克蘭發生了戰爭罪行。倫敦國王學院戰爭罪研究小組的負責人之一,國際法專家瑪麗亞·瓦拉其(Maria Varaki)對此表示:“在證據得到充分證實,並經過反複檢查和確認之前,我們只能稱之為據稱的戰爭罪行。”

律師會將嚴重違反《日內瓦公約》的行為稱為戰爭罪。瓦拉其說,“我們所說的是故意殺害平民、酷刑、強制驅逐、不加區別的攻擊。因為戰爭法則的基本原則之一是不應該以平民為目標。”

就這一點看,襲擊基輔的學校和產科醫院或馬里烏波爾的一家劇院,都是違反這些法律的行為。瓦拉其說:“過去48小時,我們看到(布查)街道上的那些身穿平民服裝的死者,有的人是背後或頭部中彈。根據國際人道主義法,這些都是殘忍的暴行。”

基辅附近布查镇的道路上发现了很多平民尸体

法律的灰區

如同戰爭的絕大多數方面,對於什麼能構成戰爭罪,也存在定義上的灰色區域。為此,國際人道主義法有三項指導原則:有區分、比例適度和作預防,規定衝突各方不能以平民或民用設施為目標。

雖然在字面上,這些原則似乎是明確無誤的,但它們也可以有不同的解讀。例如,一個民用設施是否可根據其用途、目的和功能被認為是一個軍事目標。 瓦拉其舉了一個購物中心被轟炸的例子:“烏克蘭方面稱這顯然是一個民用基礎設施。可俄羅斯方面說,他們掌握的情報顯示,它被用作軍用物資的倉庫。”

雖然對降低人員損傷是有規則的,但這些原則經常被濫用和操控。 “任何事情都是建立在解讀和個人判斷的基礎上的:什麼時候、對什麼以及多大程度上攻擊目標”,瓦拉其說。

強姦和性侵

強姦和性侵被視為戰爭罪行和對國際人道主義法的破壞。這一點在1949年的《日內瓦公約》第27條中有所體現。特設法庭和《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詳細列出了與性別有關的罪行。 2008年的一項聯合國決議(1820號)中重申,強姦可被視為戰爭罪和一種戰爭武器。

有性别指向的暴力犯罪也是战争罪行

烏克蘭總檢察院和國際刑事法院都表示,將對報導指稱的性暴力行為展開調查。然而瓦拉其指出,問題就出在這裡。 “問題是,將這些記錄在案的難度有多大。我們面對的是處於極端弱勢的受害者。我的理解是,俄羅斯軍人試圖對性暴力的受害者焚屍滅跡。”

儘管有這些掩蓋罪行的企圖,她預計會有越來越多的事件被曝光並受到調查。“已有受害者從俄軍控制的地區逃離,現在告訴全世界他們經歷的恐怖遭遇。”

“種族滅絕”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指控俄羅斯軍隊犯下種族滅絕罪行。這指的是蓄意毀滅一個民族、族裔、種族或宗教群體。 然而,我們再次陷入了法律定義的模糊難局。從技術上講,種族滅絕是一種反人類罪,也可以在和平時期發生,而不僅僅是在戰爭或衝突情況下。

 “從法律上,要證明種族滅絕的罪行是非常困難的。根據《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以及1948年的《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罪公約》,你需要找到種族滅絕的主觀意圖,以證明他們(被控方)想滅絕一個特定的群體。”

她指出,從符號學的意義來評估種族滅絕這個概念很重要。 “它有一種特別的情感分量。當政治家們使用這個詞時,會引發一種特殊的情感反應。” 瓦拉其接著說:“因此,政治家會用種族滅絕這個詞來達到其它的目的。但從法律上來講,證明種族滅絕罪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9 月 前
子曰:否定共产主义必须否定鲁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