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拜登动用《国防生产法》确保关键矿物生产 能否摆脱对中国依赖?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军事

美国总统拜登近日授权使用《国防生产法案》鼓励在美国国内的关键矿物生产,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但是,有业内人士和专家认为,这一措施未必能有效刺激本土矿产开发,美国亟需改革国内的采矿政策、简化监管和审批要求,制定长期、可持续、联合盟友的关键矿产战略。

资料照:中国在阿富汗富含稀土和稀有金属的梅斯·艾纳克地区安装的机器设备。(2015年2月14日)

美国总统拜登近日授权使用《国防生产法案》鼓励在美国国内的关键矿物生产,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但是,有业内人士和专家认为,这一措施未必能有效刺激本土矿产开发,美国亟需改革国内的采矿政策、简化监管和审批要求,制定长期、可持续、联合盟友的关键矿产战略。 拜登总统3月31日宣布,鼓励国内生产制造电动汽车电池所需的材料,支持锂、镍、钴、石墨、锰等关键矿物的开采和加工。 “我们需要结束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长期依赖,不能让他们为美国的未来提供动力。我将尽我所能,实现这一目标。”拜登在讲话中说。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托马斯·杜斯特伯格(Thomas Duesterberg)告诉美国之音,俄乌战争凸显了美国降低对中国依赖的紧迫性,上述关键矿物不仅涉及能源转型和经济安全,也关系到军事安全。 “我们不想依赖这些国家(中国或俄罗斯)中的任何一个,来助力美国在经济和军事上的成功。军事备战的方向是能够以灵活的方式将部队迅速部署到地面上, 电池技术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军事意义。美国军方也希望有能力拥有电动汽车,不仅仅是电动汽车,而是整个战斗空间、电力、通信、机动性、火力,所有这些都与可以通过电池运输的能源,而不是难以运输的资源来完成,比如石油和汽油。” 新能源转型浪潮下,关键矿产需求井喷 美国全国矿业协会(National Mining Association)发言人阿什莉·伯克(Ashley Burke)对美国之音表示,白宫的指令虽然难以带动该行业的根本变革,但是象征意义巨大。

美国全国矿业协会发言人阿什莉·伯克(Ashley Burke)(照片来源: 协会网站)

“我预计不会看到广泛或直接的变化,但它发出的信号是巨大的。到 2040 年,事关能源未来的关键矿物的需求将激增至目前水平的 500% 至 1,000%。即将到来的需求热潮不仅限于锂、钴、石墨和镍。对铜以及对其他矿产的需求也将飙升。这些都是我们可以且应该从美国获得的矿物。”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研究,清洁能源对关键矿产的需求远超以化石燃料为主的能源系统。比如,电动汽车(EV)所需的关键矿物质量是内燃机汽车(ICE)的6倍。到2040年,能源行业对关键矿产的需求将比现在增加6倍。 然而,美国地质调查局今年一月发布的数据显示,47 种非燃料矿物商品的进口占美国表观消费量的一半以上,有17 种和30种商品的进口依赖程度分别达到 100%和超过50%。中国则是其中16种关键矿产的领先供应商。 阿什莉·伯克强调,推动美国交通运输部门电气化和能源转型的矿产供应链,面临着危险且日益增长的进口依赖风险,而即将到来的矿产需求浪潮 (minerals demand wave )将给各个经济部门带来压力,因此美国政府和行业部门亟需采取前所未有的行动。 ACME锂公司(ACME Lithium)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汉森(Steve Hanson)对美国之音表示,启动《国防生产法案》有助于释放积极的市场信号、吸引更多制度资本(institutional capital)。 “我们在内华达有两个锂项目,希望最终可以获得额外的政府资金。我们相信在联邦政府的支持下,会有更多制度资本的流入。” 汉森说。

ACME锂公司(ACME Lithium)首席执行官史蒂夫·汉森(Steve Hanson)(照片来源:本人提供)

彭博的数据显示,全球的锂需求在十年内预计增长5倍。到 2025 年,大约需要 140 亿美元来为锂资源和精炼产能提供资金,到 2030 年还要增加 50 亿美元。但全美目前却只有内华达州有一个正在开采的锂矿。 汉森指出,美国目前在锂电池的生产开发上严重落后和依赖于中国,短期内也难以实现百分之百依赖国产资源。 “美国只占据全球锂储备的4%。中国现在的锂产量比美国高出 15 倍以上。中国对此注入了海量投资,单是锂产业就有600亿美元的投资,在锂加工和冶炼方面也位居全球第一。他们在政府的支持和巨大投资之下拥有多年的发展历史。美国也要这么做。未来十年,美国不能在关键金属领域依赖进口。如果经济战爆发,中国决定不再出口关键矿物,美国和加拿大将无法满足电动汽车的需求。” 环保、国安难两全? 由于采矿和钻探可能带来的巨大环境成本,拜登政府的决定遭到多家环保组织和倡议人士的反对。 非营利组织Earthworks的政策主任劳伦·佩吉尔(Lauren Pagel)发布声明指出,清洁能源转型不能建立在肮脏的采矿之上。 “一个多世纪以来,不计后果的采矿已经毒害了太多社区的空气、水和土地,其中许多是原住民。” 佩吉尔写道。 非政府机构“荒地守护者”(WildEarth Guardians)呼吁美国政府宣布“气候紧急状态”(climate emergency),利用《国防生产法案》生产可再生能源。 美国怀俄明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约翰·巴拉索(John Barrasso, R-WY)在上周四由参议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举办的听证会上指出,美国内政部长今年一月取消了明尼苏达州新镍和铜矿的租约,上个月还表示将撤销阿拉斯加新铜矿所需道路的通行权。该部门还提议为一种花朵指定栖息地,这使内华达州新锂矿的许可变得复杂。 “如果拜登总统不改弦更张,不站出来对抗民主党内的采矿反对者,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巴拉索说,“这意味着我们将继续为对手提供资金,就像今天对俄罗斯所做的那样。” 审批程序漫长,掣肘美国关键矿产开发 白宫指出,除了矿物和材料之外,总统还在审查 《国防生产法案》进一步的潜在用途,以确保为美国提供更安全、更清洁和更有弹性的能源。 科罗拉多矿业学院佩恩公共政策研究所(Payn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的项目经理乔迪·李(Jordy Lee) 呼吁拜登政府更加激进地运用《国防生产法案》。 他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多年来用抄近道(cutting corners)的方式拉低采矿成本并且忽视人权,短期内美国很难撼动中国的垄断地位,顶多创造区分市场(differentiated market)。 “从公告的含义来看,他们在做研究、现代化和环境审查方面开始缓慢起步。这很好,但不同于拨款、税收减免、无息贷款、购买协议和简化许可程序,后者可以真正促进采矿和金属行业。” 乔迪·李表示,《国防生产法案》应用于支持采矿业适应和响应不断变化的材料需求。但是美国政府不应长期参与,否则采矿和金属行业将“无法灵活应对需求的波动、材料回收、日新月异的科技或者所有在未来塑造全球矿产和金属需求的未知数。”

科罗拉多矿业学院佩恩公共政策研究所的项目经理乔迪·李(Jordy Lee) (照片来源: 学校网站)

乔迪·李指出,美国国内政策对于采矿业的创业、创新存在诸多限制,多年前废除了矿物局(Bureau of Mines)并且基本上放弃了采矿业,以致于开一个矿山有时甚至需要等待20年。 他说,“如果无法开矿,那么对关键矿物进行了多少研究并不重要。如果没有办法在短期内提取和加工锂,美国是否比现在需要十倍以上的锂也不重要了。美国已经落后了几十年,我们需要在一个已经在争夺供应链控制权的世界迎头赶上。” ACME锂公司的汉森表示,本土关键矿物生产滞后最大的障碍在于监管和许可制度,更多的资源需要投注在快速跟进(Fast-Tracking)和缩短时间线方面,但是必须基于一种保护环境和听取社区意见的方式。 美国全国矿业协会的阿什莉·伯克(Ashley Burke)也认为,繁冗低效的许可制度是掣肘国内电池供应链的关键。 “目前,在美国批准矿山需要 7 到 10 年的时间,而我们的盟友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拥有相似的环境和安全标准,可以在 2 到 3 年内完成。美国目前的许可制度中存在的官僚惰性必须得到解决。” 伯克指出,简化采矿许可制度的目标包括尽量减少延误,设定并遵守完成许可程序的时间表,跟踪进展并提供问责制。 “如果参与审查项目的联邦机构避免重复审查,牵头机构则服从于拥有最全面的实地经验的本州机构,就可以实现这一点。联邦机构还可以同时进行任何磋商或审查,而不是按顺序进行,并为许可过程的每个主要步骤设定清晰透明的时间表。” 联手印太、欧洲盟友,强化矿产供应链 除了加大本土投资,美国正在寻求和澳大利亚等盟友国家共同开发关键矿产的项目。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托马斯·杜斯特伯格(Thomas Duesterberg) (照片来源:智库网站)

上周四,美国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詹姆斯·兰克福德(James Lankford, R-OK)等人推出了旨在削弱对华依赖的《四方安全对话关键矿产合作法案》(Quad Critical Minerals Partnership Act),内容包括在关键矿产的生产、提炼和交通运输方面加强协作、降低贸易壁垒。 3月30日,首届澳美“战略经济对话会议”(Strategic Economic Dialogue)及关键矿产圆桌会议在华盛顿举行。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会见了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Dan Tehan),讨论涉及两国在矿物开采和下游加工环节的商业潜力,以及如何利用各自的金融机制、加大私人投资。 哈德逊研究所的杜斯特伯格认为,美欧贸易与技术理事会(TTC)即将举行的第二次会议上,关键金属领域的技术分享与合作,应该成为重要议题。 “在关键矿产的问题上,我们更能与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进行建设性合作。但美国需要在外交上努力与欧洲合作,因为欧洲的能力很强,没有必要在每种类型的半导体制造、采矿、矿产资源开发上重复劳动。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和欧洲协调好。” 杜斯特伯格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ell
bell
4 月 前

“加速主義”的思想根源可以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人詹姆斯•梅森在新納粹媒體上發表的論文中找到。他認為,參與選舉政治遊戲這條路毫無用處,主張發動一場種族戰爭。這些理論滲透到各個新納粹團體中,尤其是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的美國新納粹團體。這種意識形態的支持者經常光顧的互聯網論壇成了“加速主義”的傳播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