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甘肃马拉松21人死 是人祸还是天灾?

滚动 生活健康

白银市市长张旭晨解释事件因天气突变促成,为事件鞠躬道歉,但公众并不卖账,质疑主办方没有做好天气预测及相关安全措施。

2021年5月2日,救援人员走进事故现场,在中国西北部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寻找幸存者。

甘肃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上周六(22日)举办百公里越野马拉松比赛,期间遇上极端天气,截至周日上午9时半,172名跑手中已有21名选手因失温而死亡,是内地马拉松赛事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灾难。白银市市长张旭晨解释事件因天气突变促成,为事件鞠躬道歉,但公众并不卖账,质疑主办方没有做好天气预测及相关安全措施。

主办方:「让我们倒数!五、四、三、二、一。」

在马拉松的起步点,已经看到风云变色,刮起了强风,不足四小时后,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突然受极端天气影响,局部地区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等情况,气温骤降,不少参赛者感到不适及出现失温等情况,部分人失去联络。

截至周日上午9时半,在共172名跑手中,151人已确认安全,其中8人受轻伤,情况稳定,另外21人被寻回时已失去生命迹象。遇难者其中包括中国越野跑顶尖选手梁晶、残运会马拉松冠军黄关军等。

张旭晨: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面对遇难人员表示沉痛哀悼,对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

2021年5月23日,白银市市长张旭晨在记者会上。(路透社视频截图/CCTV)

市长张旭晨周日上午召开记者会,解释事件是由局部天气突变而促成,并为事件鞠躬道歉。他又说,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调查。

组织方提供气象信息存误差 使跑手错判形势

突如其来的极端天气,是外界对这场灾难的首个关注点。记者翻查甘肃省气象局在赛前的天气预告,显示「21日至22日甘肃省有一次大风沙尘、降温降水天气过程」,亦有提到「注意防范短时强降水、冰雹、阵性大风等不利影响」。不过,为比赛提供实时气象信息的景泰县气象局,只提供了最低气温、最高气温、风级风向等信息,未有提供具体的冷空气过境信息,让不少跑手错判形势。

有幸存者向内地媒体忆述,比赛当天自己看到的天气预报并没有异常,显示9至24度,估计白天温度徘徊在18度以上,认为其他参赛者亦不会穿这么多,就将冲锋衣寄存准备晚上用。幸存者王金民接受内地传媒访问时表示,自己在几分钟内已感到手脚冰冻得失去知觉,用尽各种方法保持的自己意识。

王金民:我拆保温毯都拆了很久,拆了手拿不住,风太大了,我就看着它从我手上飞走了。开始手还有一丁点力气,可以掐自己,后面捏不动了,没力了,手脚已经没有知觉,我就用牙齿咬,咬舌头、咬嘴唇。

内地传媒报道,参与救援的白银消防队员王晓东表示,这次选手衣着较为单薄,仅有短袖衫短裤,有些人只额外多穿一件薄薄的防晒衣。而下雨弄湿后加上大风,体温降得特别快。同时也有选手遇到极端天气后想原地休息一下,待天气好转下山,但在休息过程中失温过快,导致休克和肌肉痉挛。

主办方责任难逃 未有做好应变措施

外界另一关注点,是赛事组委会的应对手法和前期准备功夫。多名获救的跑手事后表示,他们在失去意识或受伤前,未有收到主办方腰斩比赛的通知,部分伤者在中午12点已在微信群组发布求救信息,惟主办方下午两点才叫停比赛,批评相关单位未有在事前拟定好应急救援方案。另外,不少人亦批评主办方没有将冲锋衣列入强制装备,仅作建议装备,让不少跑手未有随身携带冲锋衣等保暖装备,缺乏保命装备终致失温死亡。

香港资深跑手向本台透露,香港亦曾发生越野赛期间遇上极端天气的情况,分别是2013年TNF比赛和2016年HK100比赛,其中2016年的赛事更遇上大帽山结霜,令不少跑手被困在山上逾10小时。但幸运的是,由于举办大会对跑手装备要求严格,最终避免大型事故发生。

香港越野跑好手黄浩聪则表示,香港越野比赛主办方,如HK100、TNF等对参赛者装备较为严格,会将紧急保暖衣、头灯、 防水外套、哨子、食物、可联络电话等列入强制装备,要求跑手在比赛途中时刻带备这些物品,亦会在每个打卡点突击检查跑手是否随身带备。如跑手未能出示物品,大会则会加时或取消选手资格作惩罚。

香港越野跑好手黄浩聪。(黄浩聪脸书/@wonghochungpage )

资深越野跑手 : 对大自然保持敬畏的心态

他又表示,赛事出现极端天气是人类不可控制的,所以时刻要对大自然保持敬畏的心态,要以自身安全为重。

黄浩聪:我们自己运动员的心态就是,其实越野跑不是一个很危险、可怕的活动,但不论我们自己体力有多强都好,都要时常对大自然保持敬畏之心。我们不能控制大自然,突如其来打风、下雨或者打雷,预测不到,所以要对大自然保持敬畏之心。

他又提醒越野赛参赛者,记得在赛前做充足准备,包括训练、熟读赛事资料,如比赛赛道、距离攀升,要带足指定装备;而在比赛过程亦要量力而为,如面对天气骤变时,要适时做适当决定。

记者: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