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华尔街日报披露美情报机构报告更多细节,武毒所再次成为病毒泄露怀疑目标

滚动 中国大陆

2019新冠病毒最早从哪里传染给人类?华尔街日报披露了美国情报部门一份报告中的一些重要细节,再次把怀疑目标指向了这场蔓延全球的大流疫最早的爆发之地中国武汉的一家病毒研究所。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大门(2020年5月15日摄)

2019新冠病毒最早从哪里传染给人类?华尔街日报披露了美国情报部门一份报告中的一些重要细节,再次把怀疑目标指向了这场蔓延全球的大流疫最早的爆发之地中国武汉的一家病毒研究所。

华尔街日报周日(5月23日)报道说,在中国发现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之前,中国科学院下属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三名研究人员因身体不适到医院看病。报告没有说明这三名研究人员具体患了什么病,但他们患病的时间发生在2019年11月,比中国公布的第一例新冠病毒患者早了一个月。

美国国务院在特朗普政府任期的最后阶段曾经公布过一份“事实报告”。该报告说,“美国政府有理由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几名研究人员是在2019年秋季生病,随后不久就发现了首例新冠病毒病患,他们的病症与新冠病毒和普通的季节性疾病是一致的。”

但是,华尔街日报这次报道的美国情报部门的报告内容更为具体,不仅提供了实验室生病的人数和发病的时间,而且还交代了他们去医院看病的细节。

华尔街日报说,这些细节将会为有关方面推动针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露展开更为广泛调查提供新的根据。世卫组织的决策机构世卫大会计划在周一举行,相信新的发现有助于加强对是否存在实验室泄露继续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声。

据中国疫情爆发初期的公开报道,武汉发现的第一批新冠病毒病例是在2019年12月。起初,人们认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病毒的传染源,但后来的研究否定了这个看法。当时就有许多传染病学家和病毒学家认为,早在12月之前,武汉一带就已经出现了这种病毒。中国学者就病毒病毒宿主进行了一些调查,并提出了多项推论,但后来都被否定。而当时的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多年来一直在进行新冠病毒研究,是发生实验室泄露可能性最大的一个怀疑目标。

中国媒体在那个时期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名硕士实习生曾在一次事故中感染病毒,要求该所提供此人的下落。有报道说,这名研究生已经死亡。这家研究所的领导曾出面表示,这个研究生已经离职,身体很好。可是到目前为止,此人从未在公共场合露过面。

后来,中共最高层下令,各级领导要严密控制和封锁有关病毒数据和相关研究成果信息。此后任何怀疑和质疑病毒源头的文章和言论就从中国国内的媒体上彻底消失了。

这样,对武汉病毒所是否存在病毒泄露问题的调查还没有来得及正式开始就完全停止了。与此同时,北京因担心这场祸及全球的大流疫可能会引起国际社会向中国追责而启动国家机器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甩锅宣传战。

中国官员和科学家坚决否认武毒所发生病毒泄露事件,大力宣传病毒可能在武汉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在全球许多地方同时发生,它们通过冷冻食品等方式传染至武汉。

中国外交部更是一再把矛头对准美国,先是说是2019年武汉军运会期间美国运动员把病毒带到了武汉,后来又说,病毒可能来自美国马里兰州的一个军事基地的实验室。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一(5月2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3个研究人员患病”完全不符合事实。他还否认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9年12月30日之前接触过新型冠状病毒。赵立坚说,武毒所的职工和研究生“保持新型冠状病毒零感染”。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称,拜登政府对大流疫最初的情况,包括中国的病毒来源问题“依然存有严肃的问题”。她表示,美国政府正在与世卫组织和其它国家共同努力,支持专家们在没有外界干预或政治化的情况下对病毒来源进行评估。

世卫组织和中国在今年3月完成了一次有关病毒源头的联合调查,调查认为,发生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

但是,世卫组织的专家抱怨说,中国方面没有向世卫专家组提供早期的原始病毒资料。美国和西方其它国家纷纷要求中国向独立专家完全开放原始数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