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4月 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水雷威胁黑海贸易航道

滚动

黑海沿岸国家发现并摧毁了游动的水雷。俄罗斯和乌克兰互指对方在海上布设水雷。到底布设有多少,外界毫无所知。

(德国之声中文网)土耳其方面称,上周末以来,该国海军摧毁了数个自由漂浮的水雷,其中一水雷在博斯普鲁斯海峡附近被发现,相关航道一度禁止通航。 

罗马尼亚安全部队称,将引爆本周早些时候渔民在该国海岸发现的浮动爆炸装置。它们显然是类似于浮标的所谓锚索雷。它们不在水面上漂浮,而是隐身水下,锚在钢丝绳上,一旦与船体接触,便发生爆炸。

数百个还是数十个? 

上周初,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和莫斯科国防部警告称,乌克兰的漂流水雷因风暴而从敖德萨附近的布设点松动,四处漂流,最初的说法是有数百个。俄军方现在称,估计乌克兰方面布设约 370 枚水雷,其中有 10 枚发生移位。 

乌克兰方面即刻予以否认,指俄方散布谎言。乌方称,所发现的爆炸装置虽为乌克兰库存物,但来自俄罗斯自 2014 年起占领的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基辅指控莫斯科有意让这些水雷漂浮于黑海,以损乌克兰国际声誉。 

德国基尔大学海事战略与安全专家彼得斯( Johannes Peters )表示, “这两种说法实际上均有道理”。他指出,从所公布的图片上可看出,它们是旧类型,可能产自苏联,但带乌克兰标记,土耳其有关当局也有类似看法。但他强调,有一点很清楚:”至迟在吞并克里米亚后,俄海军拥有该型水雷。”

乌克兰人在敖德萨海边筑起防御设施

水雷未列入受谴责武器名单 

交战双方互指对方违反人道主义国际法。与地雷不同,国际上未签订禁止水雷协议。但作为人道主义国际法一部分的《海牙公约》有关于限制其使用的规定。根据该规定,不能任由水雷在国际水域漫无目的漂流,但允许在发生危机和武装冲突时,在本国水域布设永久性水雷,以保护自己免受来自海上的袭击。不过,德国国防部的一份手册上明确规定:”任何形式的布雷(…),都必须遵守有效监视、风险管理和事先警告的原则。” 

乌克兰在黑海东北部沿海水域大面积布雷时,对航运业已有相关明确警告。从理论上讲,依照海牙协定,基辅亦应提请注意可能已有水雷松动。

民用海运承受压力 

在其海军摧毁了一个被发现的水雷并短时关闭博斯普鲁斯海峡后,土耳其当局禁止在黑海夜间捕鱼,直至另行通知。 

作为黑海和地中海连接的一部分,博斯普鲁斯海峡是土耳其及其所有邻国的重要商贸航道,同时也是俄罗斯和乌克兰小麦出口的必经之路。这一航道的堵塞有可能再度推高小麦价格。

土耳其海军的猎雷舰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巡逻

自担通航风险 

乌克兰战争使大量航运企业遭受重压。德国船东协会(VDR)估计,全球商船队中至少有 60 艘船舶滞留在乌克兰港口,而自由浮动的水雷使局面更趋严重。 

土耳其航运协会( KOSDER )的厄兹坎(Gökhan Özcan )在接受土耳其媒体采访时承认, “我们非常担心” 。他接到许多合作伙伴、特别是来自地中海国家的电话,他们想知道,他们的集装箱船是否该冒险穿行博斯普鲁斯海峡。 

除担心船员人身安全,他们还担心商务风险,因为,运输保险公司目前实际上拒绝为战争损失设保,由此,航运公司将货物运往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保加利亚甚至俄罗斯和格鲁吉亚时,需自行承担财政风险。

水雷有多危险? 

此间,危险似乎比最初假设的明显要小,因为,可能只有最初假设数量的一小部分处于任意漂浮状态。此外,人们也可以搞清楚,那些老旧的炸药实际上如何运作。海洋专家彼得斯指出, “根据图片,这些水雷的维护状况很差,有些甚至似乎未上引信。”不过,他警告说,”这不意味着它们不构成威胁。” 他强调,恰相反:正因其老旧以及咸海水,也可能意味着,比预期的要更易触发雷管爆炸,例如,只要同气垫接触。因此,彼得斯警告,断不能低估危险:”水雷现在和将来都是填满了炸药的大铁蛋。”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