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4月 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张文宏再陷舆论风暴 上海防疫政策背后的"政治挂帅"

滚动 生活健康

中国最大城市上海最近疫情形势严峻,官方不计成本、依然坚持“动态清零”政策,而作为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的张文宏忽然“被消失”,坊间出现其职务被调整的猜测。

遭当局调查的中国医学专家张文宏曾表示,中国需做好“与病毒并存”的准备。

中国最大城市上海最近疫情形势严峻,官方不计成本、依然坚持“动态清零”政策,而作为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的张文宏忽然“被消失”,坊间出现其职务被调整的猜测。网络上同时出现了对其网暴的现象,但也有民众为其力挺喊冤。

3月28日,上海市卫健委疫情通报会上,很多人注意到市卫健委主任邬惊雷比以往多了一个头衔,即“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医疗救治组组长”,而这个所谓的“医疗救治组”以前从未出现过。同时,人们熟知的“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也未露面。之前,他还在3月24日和25日的官方疫情通报时,以专家组组长身份亮相。民间出现是否因其与官方防疫意见不一而被撤换的猜测。

美国宾州精通中西医的整合医学专家杨景端博士接受本台采访中说:“张文宏是什么原因现在不出来了、换人了,这个咱们也不知道。但是从外面观察来讲,现在出来的这些人,采取的这些方法,显然政治的因素大于防疫的因素。”

3月28日,邬惊雷的头衔变化。(网络截图)

上海疫情爆发 张文宏背锅?

上海市卫健委31日最新通报,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58例和无症状感染者4144例。为遏止疫情快速蔓延,官方先是在本周一(28日)以黄浦江为界, 展开“分阶段防控”,到本周四(31日)又改为采更严厉的“全域静态管理”。由于长期封控,民众在生活、医疗等各方面无法得到保障,目前民怨沸腾。

张文宏此前一直提倡与病毒共存的理念,并在上海积极推进精准防控,显然与官方不同调。目前,疫情失控是否应由他来背锅呢?

对此,病毒学专家、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系试验室主任林晓旭博士认为,张文宏提出的防控思路其实是与国际上专家沟通过后的共识。“张文宏以前提到和欧美的专家和香港的专家有这样的共识,但是中央方面只是保持原来的所谓动态清零政策,因为中国的很多东西都是政治挂帅嘛。”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在张文宏等专家的领导下,上海基本采取了“不一刀切”的动态清零的做法,维护了上海的稳定和社会发展。对此,林晓旭博士认为,张文宏应该算是上海的防疫功臣。而目前面对传播性极强的奥米克戎变种病毒BA2,疫情蔓延并不奇怪,不能因此说以前的防疫措施就是错的。当局的严厉封城手段恰恰是在因噎废食。

“目前上海的防疫措施,因为中央的高压,走上了一条歧路,而不是重新反省,在新的有更强传播力的病毒面前,如何把精准防控做得更好。”

3月23日,张文宏在个人微博中发布长文《新冠没有那么吓人,但是仗很难打》。他在文中表示,“不能抱着咱就是不过了也要把病毒弄死的心态,要既控制好疫情,又保障居民生活,保持就医通道畅通,同时还保障民营小微企业的生存。这些将成为上海抗疫后一阶段的重点。”

网民们对张文宏是否被撤换的讨论(网络截图)

二十大前政治风险高 习近平借防疫打击上海帮?

今年是中共二十大。维持稳定已成当局反复强调的首要任务,而有两千六百万人口的上海在全面封城的防疫之下,如果依然不能很快阻止疫情蔓延,会不会成为中共高层内斗的一个焦点呢?

对此,林晓旭博士认为:“上海的防疫,如果真的对中国的经济打击非常大的话,中共党内不同派系就会以这个为借口,来抨击清零政策的英明性,近一步发展成更激烈的党内派系斗争,增加了习近平连任的风险。”

同时,他还分析,习近平也许希望通过疫情能够更严密地控制社会,并打击上海帮。“他在上海强行推行动态清零,也是借这个机会去打击上海帮,因为上海一定程度上也是不听中央的另外一个派系的根据地。”

网民们在张文宏微博上的留言,有的批评有的力挺。(网络截图)

风暴眼里的张文宏 对其网暴与力挺言论都有

张文宏可能的职务变化,已在中国网络上引起新一波舆论风暴。有人发文,痛批张文宏“对疫情防控长期发表错误言论”,也有人骂其为汉奸,祸国殃民,或是资本代言人,还有的代表全国人民要求他下跪等等。

另外,美国辉瑞公司的新冠口服药最近迅速通关,进入到上海、浙江等地,以每盒2300元的高阶价位被纳入医保。网上也有人把这归罪于张文宏,称其“实际充当美国辉瑞的代言人角色”。

对此,杨景端医生认为这很不公平。“他就是上海防控中心的一个技术干部。在中国任何的决定,特别是牵扯了很大经济利益的决定,绝对不是张文宏能够决定的。”

日前,一位支持张文宏的网友漫天霾发文,标题是《一个连张文宏都容不下的社会,还有没有指望?》

文中说,“上海现在每天新增几千例,是不是说明封控之前这个病毒已经广泛传播了?那时候有病死的吗?没有。有医疗挤兑吗?没有。有‘除了奥密克戎,其他都不是病’,然后制造出来的灾难吗?没有。那就说明,这个病毒真的已经不是个事了,是封控造成了大量的恐慌、挤兑和悲剧。……我高度怀疑,如果要张文宏来决策,可能并不是今天上海这样的结果。所以为什么骂张文宏?不就是骂他没风险吗……”

文章最后说:“我们不是盲目相信张文宏,我们是在相信科学;我们不是在支持张文宏,我们是在支持自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凯迪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10 月 前
任何伪大的思想家,
只要使用猪国的语言文字, 
避不开孔子和我的文字游戏.
上下5000年,
真正会文字游戏的, 只有孔子和我。
其他的,比如 , 胡平刘小波,莫言高行健, 
是真的喜欢, 不是真的会.
比如,鲁迅,
是真的懂,但不敢说,不是真的会.
文字游戏的关键是自圆其说。
我能自圆其说,孔子也能.
对或不对,
需要带到小日本部落去实证.
不关孔子和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