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在中国审查严钱难赚,好莱坞开始正视骨感现实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好莱坞业内两大主要杂志之一的《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5月19日刊文首次反思好莱坞制片厂与中国的不对等合作,及其关系由兴奋到失落的演化过程。文章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好莱坞与北京之间的现金流已经停止,审查还在增加,中国这个“中心王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已经成为好莱坞的雷区。观察人士称,好莱坞权威刊物论及这个长期以来的禁忌话题,本身就是规则的改变。

位于美国洛杉矶的好莱坞地标(美国之音记者 国符拍摄)
《好莱坞报道》2021年5月19日刊文,反省好莱坞与北京的不对等合作。(图片来自杂志网页)

好莱坞业内两大主要杂志之一的《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5月19日刊文首次反思好莱坞制片厂与中国的不对等合作,及其关系由兴奋到失落的演化过程。文章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好莱坞与北京之间的现金流已经停止,审查还在增加,中国这个“中心王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已经成为好莱坞的雷区。观察人士称,好莱坞权威刊物论及这个长期以来的禁忌话题,本身就是规则的改变。

好莱坞业内两大主要杂志之一的《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5月19日刊文首次反思好莱坞制片厂与中国的不对等合作,及其关系由兴奋到失落的演化过程。文章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好莱坞与北京之间的现金流已经停止,审查还在增加,中国这个“中心王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已经成为好莱坞的雷区。观察人士称,好莱坞权威刊物论及这个长期以来的禁忌话题,本身就是规则的改变。

好莱坞业内两大主要杂志之一的《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5月19日刊文首次反思好莱坞制片厂与中国的不对等合作,及其关系由兴奋到失落的演化过程。文章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好莱坞与北京之间的现金流已经停止,审查还在增加,中国这个“中心王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已经成为好莱坞的雷区。观察人士称,好莱坞权威刊物论及这个长期以来的禁忌话题,本身就是规则的改变。

厘清赵婷、迪斯尼、中国之间的复杂纠葛

这篇5月19日刊登于《好莱坞报道》纸版杂志、21日以电子版形式发表在其官网的六千多字长文,标题是“从狂热买卖到脱钩:中国好莱坞罗曼史是否正式结束”。以赵婷和她执导的“无依之地”,以及该片的历史性奥斯卡奖成就作为切入点,描述迪斯尼公司“在涉及中国时,如何谨小慎微地避免踩到可能出现的地雷阵”,因为赵婷导演了迪斯尼发行的漫威超级英雄片《永恒一族》,赵导演的母国是中国,而中国又是迪斯尼“最重要的海外市场”。

《好莱坞报道》称,迪斯尼旗下的“探照灯电影制片厂”(Searchlight)一名高管,在今年3月4日给好莱坞媒体的电子邮件中强调,在报道《无依之地》时,要说明赵婷是一名中国导演,说她是一个中国人,或者说是中国公民。此外,2020年底,该公司的公关还说服一家小媒体,删除赵婷2013年那句“中国到处是谎言”的评论。不过,赵婷那句话还是被中国挖了出来,后来就是众所周知的,中国对赵婷、对《无依之地》、对奥斯卡颁奖典礼的狠手封杀。

有网友挖苦说:“一个中国导演,在美国拍了一部辱美的电影,获得了奥斯卡奖,却被中国封杀。”

好莱坞这篇文章说,迪斯尼目前最担心的,是赵婷导演的迪斯尼大片、预算两亿美元的《永恒一族》能否如愿在中国上映,而且,这个前景现在看起来不乐观;不久前,中央电视台第六频道电影频道预告美国电影上映日期时,没有提到《永恒一族》,也没有提到漫威影业的《尚气与十戒传奇》。

好莱坞这篇文章说,迪斯尼目前最担心的,是赵婷导演的迪斯尼大片、预算两亿美元的《永恒一族》能否如愿在中国上映,而且,这个前景现在看起来不乐观;不久前,中央电视台第六频道电影频道预告美国电影上映日期时,没有提到《永恒一族》,也没有提到漫威影业的《尚气与十戒传奇》。

好莱坞这篇文章说,迪斯尼目前最担心的,是赵婷导演的迪斯尼大片、预算两亿美元的《永恒一族》能否如愿在中国上映,而且,这个前景现在看起来不乐观;不久前,中央电视台第六频道电影频道预告美国电影上映日期时,没有提到《永恒一族》,也没有提到漫威影业的《尚气与十戒传奇》。

文章引用“华纳兄弟公司”前高管杰夫·罗宾诺夫(Jeff Robinov)的话说:“几十年以来,(中国)都在承诺那些想参与中国经济各个领域的西方公司,将给予合作;但是,对于投资者而言,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合作获得任何形式的安全保障。”

好莱坞制片人、《投喂中国龙》一书的作者克里斯·芬顿(Chris Fenton)。 (照片由本人提供)

详述好莱坞如何与北京“不平等合作”的《喂食红龙》一书的作者、制片人克里斯·芬顿( Chris Fenton )告诉美国之音:“我给这篇文章的一名作者,塔提亚娜·西格尔,提供了很多资讯。事实上,好莱坞的主要业内杂志,能开口谈论与中国不对等合作这个长期以来的禁忌话题,这个举动本身就是在改变游戏规则。我诚心期待,这能够导致娱乐界与中国互动的方式发生颠覆性的、同时也是建设性的变化。”

详述好莱坞如何与北京“不平等合作”的《喂食红龙》一书的作者、制片人克里斯·芬顿( Chris Fenton )告诉美国之音:“我给这篇文章的一名作者,塔提亚娜·西格尔,提供了很多资讯。事实上,好莱坞的主要业内杂志,能开口谈论与中国不对等合作这个长期以来的禁忌话题,这个举动本身就是在改变游戏规则。我诚心期待,这能够导致娱乐界与中国互动的方式发生颠覆性的、同时也是建设性的变化。”

详述好莱坞如何与北京“不平等合作”的《喂食红龙》一书的作者、制片人克里斯·芬顿( Chris Fenton )告诉美国之音:“我给这篇文章的一名作者,塔提亚娜·西格尔,提供了很多资讯。事实上,好莱坞的主要业内杂志,能开口谈论与中国不对等合作这个长期以来的禁忌话题,这个举动本身就是在改变游戏规则。我诚心期待,这能够导致娱乐界与中国互动的方式发生颠覆性的、同时也是建设性的变化。”

芬顿对《好莱坞报道》说:“迪斯尼应该有能力说,‘我们作为一个公司,不赞同新疆发生的事情,’……他们应该能够发表这样的声明,而不必害怕在上海的主题公园会被熄灯。”

不过,《好莱坞报道》说,在全球娱乐这个无情的实力行业中,如何实现芬顿这个理想根本不清楚。

称中国魔棒曾让好莱坞心醉神迷

罗宾诺夫关于西方业界闯荡中国“没有保障”的评论是肺腑之言。他本人2014年创立“第八演播室”(Studio 8),因为中国“复星集团”承诺要投资10亿美元;突如其来的贸易战打响之后,复星无法兑现承诺就跳了票,但至今仍然握有“第八演播室”的股份。

罗宾诺夫关于西方业界闯荡中国“没有保障”的评论是肺腑之言。他本人2014年创立“第八演播室”(Studio 8),因为中国“复星集团”承诺要投资10亿美元;突如其来的贸易战打响之后,复星无法兑现承诺就跳了票,但至今仍然握有“第八演播室”的股份。

罗宾诺夫关于西方业界闯荡中国“没有保障”的评论是肺腑之言。他本人2014年创立“第八演播室”(Studio 8),因为中国“复星集团”承诺要投资10亿美元;突如其来的贸易战打响之后,复星无法兑现承诺就跳了票,但至今仍然握有“第八演播室”的股份。

2012年,前迪斯尼董事会主席杰弗里·卡赞伯格(Jeffrey Katzenberg)与中国政府国有的“中国传媒资本”与“上海传媒集团”联手,创立“东方梦工厂”。这个设在上海的梦幻工厂承诺为全球制作中英文的动画片。

中国最大的私营电影公司“华谊兄弟”,参加对2014年成立的新公司“STX娱乐”首批18部影片的投资。

中国最大的私营电影公司“华谊兄弟”,参加对2014年成立的新公司“STX娱乐”首批18部影片的投资。

中国最大的私营电影公司“华谊兄弟”,参加对2014年成立的新公司“STX娱乐”首批18部影片的投资。

2016年,派拉蒙电影公司前总裁亚当·古德曼(Adam Goodman)加入中国“乐视娱乐公司”,并由此担任一家新成立的国际制片公司的总裁,据称将使用中国资本制作英语故事片。

2016年,派拉蒙电影公司前总裁亚当·古德曼(Adam Goodman)加入中国“乐视娱乐公司”,并由此担任一家新成立的国际制片公司的总裁,据称将使用中国资本制作英语故事片。

2016年,派拉蒙电影公司前总裁亚当·古德曼(Adam Goodman)加入中国“乐视娱乐公司”,并由此担任一家新成立的国际制片公司的总裁,据称将使用中国资本制作英语故事片。

同年,因为拍摄漫威影片在事业上登峰造极的乔和安东尼·罗素兄弟导演,几乎每个月都会现身北京,穿梭于中国娱乐业界的会议之中,期待建立中国制片厂,制作中文电影。

同年,因为拍摄漫威影片在事业上登峰造极的乔和安东尼·罗素兄弟导演,几乎每个月都会现身北京,穿梭于中国娱乐业界的会议之中,期待建立中国制片厂,制作中文电影。

同年,因为拍摄漫威影片在事业上登峰造极的乔和安东尼·罗素兄弟导演,几乎每个月都会现身北京,穿梭于中国娱乐业界的会议之中,期待建立中国制片厂,制作中文电影。

《好莱坞报道》的文章称,镜头跳播到今天,上面这些期待从中国分到一杯羹的好莱坞制片公司,基本没有一家真正活到今天的。“东方梦工厂”已经是一家完全的中资公司,中文名字依旧,英文改为“Pearl Studio”,在上海徐汇区。

“STX娱乐”原定在香港上市,不过计划没有实现,只好垂头丧气接受一家印度宝莱坞制片厂的并购。

“乐视娱乐公司”因为根本没有拿到中方承诺的资金而倒闭了。

“第八演播室”(Studio 8)正在寻找新的投资人。

罗素兄弟导演不再前往北京,而是专注于自己的一家美国制片公司,不过,他们倒是从华谊兄弟那里获得了一点种子资金。

批评好莱坞被金钱买走了沉默

《好莱坞报道》这篇文章指出,在中国窜升为全球潜在霸主、其商业利益和政治影响力延伸到世界每一个角落的十多年间,好莱坞的制片厂从来没有拍出过哪怕一部,不论规模大小,批评中国的、或者反应中国现实的作品。

《好莱坞报道》的文章说,对于香港的暴力镇压抗议,好莱坞一直保持沉默。图为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在香港一次集会后被防暴警察带走。(2019年10月5日)

该文指出,一直以来,即使是最直言不讳的好莱坞名人,都只字不提北京残酷镇压香港的民主抗议,在新疆强制拘留一百万中国少数民族穆斯林这类现象。

一个例外是知名获奖导演、制片人、剧作家嘉德·艾帕陶(Judd Apatow)。他在去年9月接受“微软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与其说我们与中国做生意使得中国变得更加自由,不如说是中国用他们的钱买到了我们的沉默。”

报道说,一般而言,制片厂似乎算过了,如果跨过红线公开评论这些事情,他们将输得很惨,“基本上是他们将冒着顷刻间失去在中国全部生意的风险—中国既然能够给予,也能够剥夺。美国职业篮球联盟就有过惨痛的教训。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在推特上写了几个字支持香港,职业篮球联盟的赛事就被中国禁播一整年。”

文章也提到“美国笔会”去年发布的“爆炸性报道”–“ 好莱坞制造,北京审查 ”,称其中详细描述了好莱坞大制片厂以及一线导演,“为了避免对抗中国官员而修改剧情、台词和取景”。

文章也提到“美国笔会”去年发布的“爆炸性报道”–“ 好莱坞制造,北京审查 ”,称其中详细描述了好莱坞大制片厂以及一线导演,“为了避免对抗中国官员而修改剧情、台词和取景”。

文章也提到“美国笔会”去年发布的“爆炸性报道”–“ 好莱坞制造,北京审查 ”,称其中详细描述了好莱坞大制片厂以及一线导演,“为了避免对抗中国官员而修改剧情、台词和取景”。

中国如何“诱敌深入”和主动出击

文章说,另一方面,北京使用其标准手册,在一个西方人主宰的成熟行业中,扮演追赶者的角色:迅速不大不小地打开本地市场的大门,吸引经验丰富的外国公司与之合作、成立合资企业(西方获得市场准入的条件),其最终目的是促使知识快速转移到中方,同时限制外国企业可能的支配地位,“美国电影在文化上的影响力是中共所不希望的,但是,他们认可好莱坞电影吸引消费者的魔法,并在战略上加以利用,以推动中国国内基础设施的建设。”

事实上,一场历史性的电影院线扩张热潮随之而来。中国的电影银幕数量,从2010年的6,000多个,增加到2020年底的75,000个。

中国官媒新华社2019年报道称,截至当年底,“全国银幕总数达到69787块;” 2016年底,这个数字就超过了4万块,“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与此同时,中国电影的贸易壁垒、严苛的分成条款和持续不断的盗版问题,一直困扰美国影业公司。而且,中国规定不允许美国制片厂直接决定其电影在中国的上映、宣传和发行日期,而是迫使它们通过政府发行商,“中国电影集团”或者“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来发行,这两个发行渠道会分走一块巨大的利润蛋糕。

另一方面,北京鼓励中国私企把国旗扛到海外,通过进行多国投资和收购,学到卓有建树的外国竞争者的经验。

2010年代开始,中国资本如大雨般洒到好莱坞,这包括板块投资,比如“博纳影业”给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投下2.35亿美元;“完美世界股份有限公司”为环球电影公司砸下5亿美元。

马云的阿里巴巴2016年成了名导演斯皮尔伯格的“安培林娱乐公司”的大股东。图为马云2018年4月19日星期四在泰国曼谷。(资料照)

马云的阿里巴巴也购买名导演斯皮尔伯格的“安培林娱乐公司”的一部分;腾讯认购部分“天舞”;“华人文化”注资 “想象娱乐” 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这些大手笔投资和认购,是日本人1980年代降落好莱坞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的盛况。

2021年5月23日星期天,万达在官网称,截止2021年5月,万达集团全部退出了AMC公司董事会。(网页截图)

2012年,中国房地产巨头,王健林的大连万达集团以26亿美元,收购北美最大的影院AMC院线。

2016年一月,万达宣布,以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位于洛杉矶柏班克的传奇娱乐公司。同年,万达打算以1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直播电视节目制作商“迪克·克拉克制片厂”,将花12亿美元在比佛利山庄建立美国总部和开发房地产项目,并承诺在整个美国娱乐业增加数十亿美元投资,以及将斥资80亿美元在青岛建立全球最大的制片厂。

文章说,正是万达的惊人手笔惊动了美国国会。2016年12月,民主党参议员舒曼致信美国财政部,呼吁加大对中国收购美国传媒公司的监管,“因为这个行业扮演着捍卫美国言论自由和文化的角色。”

同样在2016年下半年,北京也踩下中国公司疯狂购买海外品牌资产的刹车。监管人员开始担忧万达、复星等公司挥霍巨资的豪买行为,突然切断了为它们海外资金“输液”的银行通道。2018年3月,中国政府更是收紧了对媒体和影视业的控制,把这些行业转移到中共宣传部的管辖之下,引发舆论哗然。

文章说,现在,万达已经出售了所有能够找到买家的海外娱乐资产,释放数百亿美元资产以避免资金熔断;并且,它正通过一家特殊并购公司,争取把“传奇娱乐公司”上市。这将允许万达退出其在好莱坞拥有的最后一笔资产。

2021年5月23日星期天,万达集团官网发布通告称,“万达集团从2018年开始逐步退出AMC公司控股权。截止2021年5月,万达集团全部退出了AMC公司董事会,仅保留AMC公司少数股权,累计收回14.76亿美元。”

2021年5月23日星期天,万达集团官网发布通告称,“万达集团从2018年开始逐步退出AMC公司控股权。截止2021年5月,万达集团全部退出了AMC公司董事会,仅保留AMC公司少数股权,累计收回14.76亿美元。”

2021年5月23日星期天,万达集团官网发布通告称,“万达集团从2018年开始逐步退出AMC公司控股权。截止2021年5月,万达集团全部退出了AMC公司董事会,仅保留AMC公司少数股权,累计收回14.76亿美元。”

好莱坞华裔制片人杨华莎正在筹备影片《铁马金山》的拍摄工作。图为杨华莎资料照。(本人提供)

好莱坞华裔制片人杨华沙对美国之音说,尽管美中关系不畅,好莱坞大制片公司在与北京过招中,尝到的酸甜苦辣一言难尽,她仍然继续自己的项目。

杨华沙称,她正在致力于筹备影片《铁马金山》(The Year of the Iron Horse)的拍摄工作;预计,这部反映一百年前华工在美状况的影片,将在三个月之后开机。

杨华沙称,她正在致力于筹备影片《铁马金山》(The Year of the Iron Horse)的拍摄工作;预计,这部反映一百年前华工在美状况的影片,将在三个月之后开机。

杨华沙称,她正在致力于筹备影片《铁马金山》(The Year of the Iron Horse)的拍摄工作;预计,这部反映一百年前华工在美状况的影片,将在三个月之后开机。

杨华沙表示,“这部电影讲述在美华人的故事,不过,时间段不在今天,不会触碰当今现实中的政治或者外交红线,敏感度上不难把握。”

《好莱坞报道》的文章在结尾处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我们活在意外频出的时代,但就可视的未来而言,我们可以看到,美中双方关系每况愈下的路径有很多条,而出现转机的却几乎没有。”

(本文根据《好莱坞报道》杂志的文章“从狂热买卖到脱钩:中国好莱坞罗曼史是否正式结束”;其作者为帕特里克·布热泽斯基和塔提亚娜·西格尔。)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