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田勇白玛次仁:拉萨诗院日誌

滚动 大众观点

世事皆有高贵的一面。否则世间就没有自古至今的各色旗帜在牵引了。

一、真爱

昨日约了5年未见的,在人寿保险工作的赵军诗院一叙。事业上颇有成就的他居然古典诗词了得。更令人称道的是他和常亮的爱情故事:非是一婚,胜似初恋。常亮望着他陶醉中朗诵诗歌的表情,竟然是含情脉脉的那种。弄得我和丹真羡煞不已!

海棠芬芳四十年,一年一乐颤琴弦
醉眼看遍千番景,当数此花最娇艳
——赵军

如若人间尚有真爱?也只有那一刻我家的苹果树下能见证了。

二、高贵

世事皆有高贵的一面。否则世间就没有自古至今的各色旗帜在牵引了。

作家白玛娜珍曾经说过,只要布达拉和大昭寺在,我们西藏就在,灵魂就在。

事实上,我是有异议的。不要一应的事情都往圣城上靠。比如,拉萨这能穿透一切,融化一切的日光就让底层挣扎着的我,感觉不到一丝的真实。无比殊胜的喜马拉雅也在年年冰雪渐融。内地强大的商业磁场一旦切入拉萨,精神层面的殆失亦是不可避免的。君不见,而今的古城,被近在咫尺的二环、三环包裹着。可不就像一枚脆卵的内核?

惟存的,却是烈日下自打宇拓路口透过万千的泛绿的柳条望过去的大昭寺和它熠熠生辉的金顶。像极了西方神话故事中的沙漠尽头的宫殿。那一重神圣和高贵,能让你感应到生命潜在的喜悦和自在。

三、布达拉

从夜深人静的晚十点开始,我的拉萨才真正复活。

自德吉路、罗布林卡路交叉口,仅仅只有短短的两百多米的距离,车前,额顶乍现的是侧面的红白相间的千年宫殿。以画家的视觉,这样的宫殿才是我心底的艺术之城。天空是靛蓝的,宫墙是圆、柱巧妙措列:天融的结构。在夜间,你无需仰视。就将车子直直地朝向童话中的城堡驶去——

我曾经在印度生活了26天,说真的,在印度任何一个古邦都有一座建在山顶的城堡。距离印度那么近,弄得我一度认为布宫许多的造型像极了它们。其实,你若从正面仰观布宫,之于宏伟层面的建筑,它并不比北京的紫禁城宏伟多少。缺乏艺术性。这是我曾经的评价。然而这夜间十时到十一时,燃着景观灯的布达拉,让我欣喜的像个刚刚入世的孩童。

四、母性

本着复刊《拉萨诗歌》的我,由于资金至今未能到位,就着手准备下一个长篇《黛青色的拉萨河》的创作。听后,次仁扎西建议我读了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再动笔。就在这等待的过程中,我疲惫地细耕着凌晨拉萨城的每一处角落。困顿中,我违章地将车子停在布宫后头的马路上。侧视的一瞬,我望到的是灯熄之后的布宫母性的一面:静谧的白度母一般的宫墙,尽显母性的阴柔。于是,我打开车门,独自走向湖畔融入度母闭合的双臂。如果以艺术的视觉将柱状视为男性,圆形视作女体,那么布宫背面的形态即是一个个半圆或弧形的切合。最高的部位恰好是大片空白的雪白的胸乳。闭合的阶梯,是她慈爱的加持着的双臂。顶部若隐的失色的金顶,是她之发髻。桑吉嘉措或五世达赖,我想在设计构图时一定是考虑到如此阴阳交融的意境!亦可以理解为一佛两面的现实显示。正面,以柱状的门窗结构为主,突显阳面,背部以圆弧为主,中间大量空白,再饰以龙王潭小湖衬托,卓显母姿。

即此,我所见过的世间最为殊胜的建筑,包括故宫,印度的那些城堡,不知逊色了多少?

至此,在拉萨初春清冷的母亲怀中,我不愿醒来!

【作者简介】白玛次仁:小说家、画家、诗人。《西藏诗歌》主编。创作藏地题材的长篇小说《拉萨浮生》、《西藏新娘》、《度母》、《珠穆朗玛》等八部。诗歌集《藏地悲歌》。学术专著《跟我读诗经》、《中国古代女诗人考》等一百多万字作品。所创作的油画参加国内外数次重要展览。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子曰:否定共产主义必须否定鲁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