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3月 3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英国法官打破二十五年惯例辞去香港终院职务 拒为政权背书

滚动 港澳台

自香港1997年主权移交后,英国最高法院一直按照协议,委派两名现职法官出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然而自《港区国安法》生效后,英国一直有声音质疑,英国法官不应再留任香港终院。

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罗伯特·里德(Lord Robert Reed,又译韦彦德)周三(30日)早上透过英国最高法院发布声明,宣布已辞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职务,即时生效。

自香港1997年主权移交后,英国最高法院一直按照协议,委派两名现职法官出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然而自《港区国安法》生效后,英国一直有声音质疑,英国法官不应再留任香港终院。在争议声中,英国最高法院正、副院长周三(30日)终于宣布,辞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职务。有分析认为,这向国际社会和海外投资者敲响警钟,显示海外法官对香港司法独立和法治已失去信心。

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罗伯特·里德(Lord Robert Reed,又译韦彦德)周三(30日)早上透过英国最高法院发布声明,宣布已和副院长贺知义(Lord Patrick Hodge)辞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职务,即时生效。

英国最高法院周三(30日)早上发布声明,宣布副院长贺知义(Lord Patrick Hodge)已辞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职务,即时生效。(维基百科截图)

英最高法院院长:留任等于为背弃自由的政权背书

声明提到,自1997年以来,英国最高法院一直履行英国政府对香港的义务,委派现职法官留任香港终审法院,英国政府也认为这符合英国国家利益。然而随着《港区国安法》在2020年生效,这个位置变得“越见争持” (increasingly finely balanced)。

他提到虽然香港法院仍坚守法治而得到国际尊重,但他最终的结论是─英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不能继续在香港留任,为政权“背书”。

罗伯特·里德说:“我已和英国政府达成一致结论,英国最高法院法官无法继续在香港留任,而不被外界视为是在为一个背弃政治及言论自由的政权背书。而英国最高法院对政治及言论自由的承诺是坚定的。”

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的辞任声明(英国最高法院官网截图)

英外相、司法大臣支持决定  称香港情况已达“临界点”

英国外相特拉斯(Liz Truss)随即发表声明,支持英国现任法官从香港终审法院撤走,批评北京持续利用《港区国安法》削弱香港基本权利和自由,违背《中英联合声明》承诺,压制反对声音,情况到达“临界点”。她表示英国法官若再留任香港终审法院,再也“站不住脚”。

英国副首相、司法大臣兼大法官拉布(Dominic Raab)表示,自《港区国安法》生效后 ,英国对香港局势的评估,是表达异见已成刑事犯罪,因此遗憾地认同英国法官留任香港法院的做法已不合时宜,又感谢英国法官过去25年以来守护香港法治。

值得留意的是,两名官员的声明最后加入的“背景”部分,提到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案、被控“串谋勾结外国势力”的李宇轩案,以及香港民主派“47人初选案”。

英国外相的相关声明(英国政府官网截图)

海外法官辞任向国际社会敲响警号

美国乔治城大学亚洲法中心香港法研究员黎恩灏在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香港终审法院设海外非常任法官的安排,是希望在香港1997年主权移交中国后,海外投资者及国际社会仍会保持对香港法治和司法独立的信心。然而这次两位英国法官辞任,是一个重要警讯。

黎恩灏说:“这两位英籍法官的辞任,其实是给予国际社会,尤其是海外投资者一个很大的警讯,就是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独立,以及整个政治环境,已令他们本身没有信心,这也会影响国际社会和海外投资者对香港法院和整个司法制度的看法。”

翻查资料,自《港区国安法》生效后,英国国内一直有声音,质疑英国法官是否应继续留任香港终审法院。去年8月,罗伯特·里德在争议声中仍决定留任,认为香港仍“很大程度”维持司法独立。英国外交部去年12月发布的《香港半年报告书》,亦认为委派英国法官留任香港终院的安排可以继续,强调可为香港司法独立发挥积极作用。

为何事隔不到一年,英国政府和和最高法院院长却决定不再参与香港终院的审讯?

黎恩灏认为,这是因为过去半年,香港言论自由和政治自由急剧倒退,比如港警以“煽动罪”拘捕和起诉《立场新闻》编辑、示威者以及社会人士,香港法院也乐于对进行议会抗争的反对派人士判刑。

黎恩灏说:“比如立法会议员张超雄被判刑三个星期,判决是基于终审法院的判词,而判词讽刺地是由英国最高法院法官,即罗伯特·里德签署的。加上新的选举制度排除所有反对派参与,在这个急剧变化的政治环境下,相信英国最高法院作此决定和这有关。”

香港终院只剩十名海外法官  会否再掀“辞职潮”?

其实《港区国安法》生效近两年以来,已有至少4位香港终院海外非常任法官辞任或不再续任。 2020年9月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前首席法官施觉民(James Spigelman)提早辞任,震动司法界;2021年中,英国最高法院前院长布伦达·黑尔(Brenda Marjorie Hale,又译何熙怡)宣布不再续任,都表示与《港区国安法》有关。

此次英国最高法院两名正、副院长辞任后,香港终院只剩下十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均来自普通法地区,六名来自英国、三名来自澳大利亚,一名来自加拿大。

这十名海外非常任法官未来会否紧随“辞职潮”,辞去香港终院职务?黎恩灏认为现时很难说得准,这是因为这次辞任的两名法官,是英国最高法院现任法官。然而仍然留任的香港终院海外非常任法官,都是本国的前任法官或退休法官。他们是否继续留任香港终院,本国法院无权直接要求,只能由他们自行决定。

总部设在伦敦的人权组织“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一直倡议海外法官辞去香港终院职务,其资深政策顾问Sam Goodman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即使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法院无法要求留任香港终院的法官请辞,他们亦应基于良心作出决定,不要再为香港法院的合法性加持。

而两名英国最高法院正、副院长宣布消息的同日,英国国会下议院就安排英国法官出任香港终院的安排进行辩论。英国最高法院就在辩论开始前十五分钟宣布消息,黎恩灏认为,是要显示司法机构的决定并非受国会议论影响,以突显英国的司法独立。中方斥打“外籍法官牌”抹黑《国安法》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和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相继发声,批评英方假借“召回”英籍非常任法官,是打“外籍法官牌”,恶意诬蔑抹黑《国安法》,肆意诋毁香港法治,粗暴干预香港事务,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敦促英方“认清现实、摆正位置”,停止“政治表演”。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对此表示遗憾和失望,称“别无选择,只能无奈接受”。不过她强调,任何指两位法官的辞任与香港实施《国安法》,或与香港的言论自由和政治自由有关,都是失实指控,对此坚决反对。港府又称英国议会的辩论,很可能影响了两名现任英国法官辞职,正是独立司法机构的法官受到外部政治压力的清楚实据。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吕熙伦敦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