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3月 3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易改

易改:《追求财富 解读人生》连载 第四章:衍生产品

滚动 焦点 大众观点

坊间很多人以为,人寿保险就是个骗局,笔者曾经也这么认为过。

人寿保险产品的设计和衍进

一,人的生命代价

二,终身保险的逻辑和原理

三,免税的依据

坊间很多人以为,人寿保险就是个骗局,笔者曾经也这么认为过。

不过,在笔者看来,它是现实社会中非常成功的一个高级骗局,其中体现了人类超越普通认知的智慧和能力。这种骗局的动机,来自于上帝对人的怜悯与慈爱。因为人类的软弱,且没有足够的准备应付意外。且人类每天都在面临不测,当不测发生时,对自己的孩子、爱人和家庭甚至是社会的责任和义务由谁来承担?人寿保险,让大家出钱,在个体危难之时可以互助,为其免除后顾之忧。

在保险产品的衍进过程中,人类的智慧又使得它超越保险的功能,增加了多重生前福利,并提供强大的理财功能,让懂得使用的人们蒙福。除了身故赔偿外,它诱导人们储蓄,投资,且隔离了市场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为人们提供教育基金,养老基金,健康护理做长期准备。而且,免除了所有的税负。

那么,保险产品的衍进逻辑和原理究竟是什么?

1、明修栈道

在我们的人生观里,生命的价值是无价的。我一直不太理解,保险公司为什么要拿人寿做筹码进行交易。

我更不理解的是,人寿保险的演绎过程,为什么颠覆保险本身的逻辑,由以不可预测的偶然性意外身故,变成了意料之中的必然性事件,包括自然死亡?

究竟什么是人寿保险?是否有什么高深的理论?

所谓人寿保险,源本简单,是人类个体为应付意外和危机组成的一个集体互助机制。是一群人居安思危的超前计划和准备,在某一个体出意外身故时,由保险公司替天行道,用公众的积累向个体投保人赔钱。本质上,所有赔付金的来源,就是投保人集体缴纳的保费。逝者如斯夫,尊重和保护鲜活的生命是替天行道。

人寿保险跟车辆保险,财产保险没有什么两样。人的死亡率,也就是保险生意的赔付率,什么年龄,什么身体状况,什么行为习惯,是其测算依据。

人类活了几千年,有了足够的大数据,通过完整的统计,进行科学的数学模型分析,人能活多久,保险公司的精算师比算命的八卦先生清楚多了。投保理赔的财务平衡,他们可以游刃有余,并保证从业人员吃香喝辣就行了。所有算计,羊毛出在羊身上,以确保不形成庞氏骗局为前提。

保险公司只是在所有投保人之间搭建了一个桥梁,形成一个运行机制。这是个二元关系,无关他人鸟事,但最终政府却插了一杠子。

20世纪3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出台了法案,对所有人寿保险的身故赔偿予以免税。

这个政策的出台,有极强的人道主义说辞。因为,人寿保险的收益人往往是陷入困境,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孤儿寡母。保险赔付,则避免了他们因为失去收入来源而流落街头,同时也避免导致增加社会的无序。

如果我们不去追纠政府的历史,而接受他们巧立名目苛捐杂税的强盗逻辑和既成事实,那么,源自他们的法外施恩,对他们出台的免税政策就可以感恩涕零。这种法案的出台,就容易引起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骚动,可以对政府三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试图质疑和杯葛保险公司和人寿保险产品免税的人,当然是天理不容,根本没有道德上的立足之地。从博爱和社会和谐及可持续发展的道义高度,笔者的点赞也一度出自内心深处。

以此为前提的人寿保险产品Term,与其他保险类产品比较,则具备了天然的优势。

但是,后期人寿保险产品的演变,却完全颠覆了保险的本质,这是笔者入行后发现的皇帝的新衣。

人寿保险,从短期保险(Term),到终身保险(Whole life)是个基因突变,是保险异化。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但没有不死的道理。所有投保的人必死无疑,即便千年王八万年的龟,也概莫例外。我的问题是,如果不是一种意外和低概率事件,保险不是就成了无稽之谈吗?

人人必死,人人必赔,亦即赔付率100%……,笔者特别困惑,为什么在那个时代没有成为一个烧脑的问题。如果反过来,保险公司把人老不死做为保险标的,我倒觉得还不会有那么滑稽。

不然,依次类推,那不是车辆也可以有Whole life保终身,房子也可以有Whole life保终身?

不合常理,必有妖孽。很显然,这个Whole life人寿保险概念及产品的提出和设计者,不是个上帝就是个骗子……

按自然法则,存在就是合理。人们接受既成事实,早就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保险公司葫芦里埋的什么药,现代社会似乎没有多少人还在关心。笔者完全是狗抓耗子,多管闲事。

按人人必死无疑的人寿逻辑,只有投保人自己赔自己。投保人在临死之前,必须向保险公司交足自己死亡赔偿金等额的保费,再搭上保险公司的管理成本和投资人的盈利,这个局才可以玩得下去。

人们自圆其说的逻辑思维能力很强,早期终身性保险产品Whole life还真是就是这样的设计。保险的成本,保险公司按平均寿命及死亡率,分摊到每一年。活多久,交多久。投保人发现,人不死,保险是个永远也无法填满的无底洞。

与Term羊毛出在其它羊身上不一样,Whole Life是羊毛直接出在了羊自己身上了。

那么,自己赔自己,要你保险公司干什么?按常理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还要承担额外管理成本,让保险公司吃香喝辣,入局的不是脑残就是疯子,还有骗子。

很显然,引进老鼠会的运作机制,就在所难免了。只有在盛情难却时,投保人才有可能入局。在我的印象中,Whole life 80%以上的投保人,都是因为经纪人放下身段,当了下人,这保单才可以成交的。

购买这款人寿保险的人们发现,活得越久,窟窿越大,保费账单欲壑难填。除了意外死亡外,弃保求生最终就成为投保人无聊的选择和无言的结局。

保费不交了,保单失效,原来交的钱呢?让保险公司拿去打水漂了。即便提前死了的人,付出的保费也远远高于Term周期性保单的费用!

经营whole life的公司,靠投保人弃保,是生存之道,这应该算是人寿保险公司不可告人的秘密!

投保人必死,但又不愿意缴纳等同和超过自己保额的保费,保险公司如果要把这个局做下去,就必须脑洞大开,通过其它渠道弥补差额。

让投保人在当期保险成本的基础上增加投入和提早投入,在保费账户之外,设置一个现金值账户来存储这些额外的投入。保险公司通过现金账户的资金余额,进行市场投资,用投资收益来弥补和平衡投保人将来不对称的保费差额,这使保险公司见到黎明前的曙光。

至此,人寿保险公司摇身一变,一部分原位不变,一部分成为一个基金运作体系。投资的管理运行,自然需要象资本市场上的其它基金公司一样,收取相应的管理费或者佣金。这既可以维持牌局,又增加了一条保险公司的生存之道。

早期的投资运作,保险公司的胃口并不大,投资额即保费要求相对固定,现金账户的投资安排也十分保守,基本靠购买政府债权的收益来满足保单的设计。尽管保单内现金账户的投资收益与资本市场其它投资比较,收益较低,但因为最终属于保险赔付金额,法理上,投资收益就搭上了免税的便车。

投保人自己在外购买债券,收益免税是找不到借口的,通过保险账户的省税部分换取一份身故赔偿,尽管对自己有生之年毫无意义,但本金和收益积累最终变成保额,死后留给受益人,也算自己尽了一份责任和义务。

whole Life的运作,保险公司操控的空间并不大,除了保险本身的运作收益之外,有一点现金余额投资(债券)管理的收益,整个范围,不会超过保单保额的原始设计。即便是定制保单,让投保人根据保额设计,在一定时间内提前缴足保费,在人死之前,給了保险公司足够的时间盈利,其实也就玩了个财务上的数字游戏。

后来,万能保险(Universe Life)应运而生了。

万能险开始解决保费投入的灵活性,只要投保人账户内的现金值足以维持下一年的保费成本,保险公司则不苛求投保人定期定额缴纳保费了,他们甚至让投保人以借贷的方式,可以从现金账户内取钱。

对应急用钱的人来说,Universe Life算是开了个后门。只是,保险公司的对投保人现金余额的投资管理,依然没有越雷池半步,主要还是在国家债券的层面,保单现金增值給人的想象空间有限,最终累计也超过不了保额,投保人最多就是当个储钱罐,最终达到保额的标准而已。

图示:人寿保险产品演进的历史过程,从单一消费的死亡保护,到保险加投资,多重福利的多功能金融理财产品。

浮动万能人寿保险(VUL)与指数联结万能保险(IUL)的诞生就让人大开眼界了。

经营之道,立足于人类逐利的本性。有了7702法案,保险公司得寸进尺,让保险产品现金账户展开了翅膀,去扩展它无限的想象空间。他们加载了强大的投资和避险功能,让累累尸骨背后暗藏了无限的生机。

他们遮遮掩掩,却又打开聚光灯,让人们看到生前的好处并异想天开。这极大地唤醒了人们的财富意识,先知先觉摸清门道的人,在支付基本的保险成本之外,便将额外的现金不露声色地往里面塞,预期增长避税。

IUL(指数万能险)的设计,成为当今人寿保险产品市场上的极致,算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也许就是上帝的手笔。

一是保单现金账户内的投资增长,完全参与了证券市场;二是投保人的投资增长完全可以超出初始投保的设计金额;三是超出部分仍然被视为身故赔偿,享有税务豁免;四是科学的保底封顶避险机制,让投保人可以在波涛汹涌的资本市场高枕无忧,扬帆远航……

搞清楚了这个原理,从逐利的角度,向保险账户多放钱,早放钱就成为投资者最明智的选择。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此类保险一面世,立马就受到追捧。

好景不长,很快被国税局发现了这个巨大的税务漏洞,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出台了MEC,对每一份保单,根据保额,限制了投入总额和投资时间,如果保险公司和保户不遵照执行,保单的税务豁免权就会被被毫不留情地取消。

不过,我们看到,国税局的MEC法案,仍然还是刀下留情,网开一面的,毕竟人寿保险承载了赔死疗伤的人道义务及社会维稳职责。如果投保人依照MEC的规定,按“7 Pay”的原则,在最早时间,把保费(即投资额)放至最大限额投入保单,从长期投资的角度,最终投保人的收益仍将是倍数效应。

每年的投资收益不纳税,且增长部分全部再次进入市场投资,形成复利增长,这就是形成了中国社会所形容的驴打滚。

驴打滚在西方社会称为复利效应。复利效应居然是爱因斯坦发明的,被誉为了世界第八大奇迹。猎奇的人Google一下,会赫然在目。

笔者看来,这只能算是个发现,而不是发明。如果爱因斯坦以发明自居,就显得牵强附会,因为只是事实阐述,没有创造和杜撰成份。以发现自居,也有极大的剽窃嫌疑。我相信,驴打滚的说法在爱因斯坦诞生前,中国社会就早已经流行了。

西方社会对中国社会商业文明的剽窃,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于此可略窥一斑。否则,不会导致中国社会对现代西方社会如此报复性的,惩罚性的科技文明的剽窃。

我也有一个发明,叫赢者通吃,算是在爱因斯坦之后的世界第九大奇迹。不知道有朝一日是否能被人类社会承认,并标注在我的脸上。

运用复利效应,人们发明了一个公式:
F=P(1+i)^n(F=未来收益;P=本金;i=年回报率;n=持有年限),大家可以用这个公式来计算预期收益。

通过对这个公式的应用,人类又发现一个规律,叫做72法则。即用72除以年投资回报率,可以得出你的投资增值翻倍的年数。也就是说,如果投资1万,假设你的年回报率是7.2%,72除以7.2等于10。则10年后你的投资就变成了2万,二十年就变成了4万,三十年就变成了8万,40年…..。

遗憾的是,这个发明居然找不到署名的人,足见人类社会的文明程度有些颠三倒四,丢三落四。

2、暗渡陈仓

IUL把保险产品变成避税的投资基金,是个偷梁换柱的设计,看明白不难。

但保单账户积累的现金值究竟算谁的?要弄明白这个财富的本质和属性,则需要一点智力和逻辑思维能力。

许多投保人,在临死之前也没有完全理解死亡赔偿(保额)与投资积累的现金值之间的逻辑及辩证关系,没有在有生之年从这个怪圈中走出来,这就意味着死得不明不白。

法律上,在被保人身故之前,保单账户内积累的现金都是属于保险公司的,它构成保险公司未来履行赔偿责任(保额)的一部分。这么说的话,所谓属于投保人的现金值,实际上不就成为了一个Joke吗?

为了追求事实和形式上的统一,保险公司并不食言,兑现承诺的手段,是让投保人以借贷方式支取这个账户积累的现金值。这是保险公司在政府眼皮底下,再一次瞒天过海。

只要保单续存期间内,保险公司保证了象银行账户一样的灵活性。客户向保险公司借款,法理上,政府当然不能收税。与投保人直接支取自己的盈利相比,这种概念偷换让投保人躲过一劫,可歌可泣。

一想到借款,普通的投资人也会因为利息而发抖。但保险公司却没有象银行一样贪婪,通过收取高利陷客人于不义,更不要说信用卡公司往往陷客户于万劫不复的绝境。保险公司只收取1%的利息,甚至在保单满10年后就完全免息了。

这个,在资本市场上,让其它金融产品十分尴尬,羞于见人。

保险公司的设计,把投保人保单账户相应的现金作为抵押,这既对冲了自身的风险,也减免了保户借贷的利息。看起来眼花缭乱,实际上一脉相承,一气呵成。符合逻辑,也没有触犯法律…..

问题是,保户从自己保险账户提取(借贷)的资金不是收益,而是债务的话,借债还钱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否则,保户将保单里的资金当作自己的投资收益拿走,或者弃保(Surrender),就触发了7702的限制条款“MEC”,使保单失去免税资格,而面临高额的投资收益苛税。

我们的智商往往不够把人生琢磨透,但保险公司做到了。投保人借款额未还,就意味着现金账户的积累值下降。而保额的计算,就是现金值账户不足保额的部分。保单的基本保费,则是根据当期实际保额计算的。

现金值下降,保额不变,保险成本就会增加。此消彼长,这个问题,笔者发现许多做了一辈子保险代理的人也没有搞清楚。

也难怪,当你不能自圆其说的时候,别人拿你当割韭菜的骗子,当然就会语塞,有口难辩了。现在看起来,作一个职业经纪人,这个不弄清楚,也就只能在老鼠会的笼子里绕圈了。

我从笼子里爬出来就颇费周折,前后花了两个月时间,的确有点专业难度。这得益于我的老师对我的不离不弃。

我的老师,还是那位霸女。十八年的金融理财生涯,年收入也在$140万了。老公也是个PHD,在华尔街三大顶级银行做了十多年分析师后不干了,一头扎进保险业,丝毫看不出有回头的可能。我也就夹在这夫妻档之间,游刃有余。

他们对我有点爱恨交织,总是对我的放荡不羁又老成世故无计可施,但他们对我的脑洞大开,必求甚解又赞赏有加。他们看见我茁壮成长,未来可期,在我老骥伏枥的时候,天天告诉我,我的未来不是梦。

可是我知道,我的年龄比他们大一轮,我的未来也只能是个梦。不过,按目前的感知,梦醒时分,我应该不会把他们当骗子。

自我抛出《人寿保险产品的本质是什么?》以后不久,我又抛出《人寿保单账户里的现金值是个Joke》的话题,并喋喋不休。为了不至于又引起坊间的轰动,我还遮遮掩掩,只发给几位臭气相投的人。人心是叵测的,有人仅看标题就转给了我的老师。

老师早已经把我视为异类或者怪物,总认为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标题还没有看完,就被气的半死。他们倒是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大发雷霆,而是沉默是金。这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生存环境,也是可以窒息人类的。我很长时间灰头土脸,不敢见人。与第一次横眉冷对比较,异曲同工。

后来,我终于告诉他们。我的意思,是要在标题后面打个大问号❓的。我已经知道,保户购买的保额实际上只是账户中现金值之外的部分。保险公司按保额和赔付率来核算基本的保险成本,还真不是巧取豪夺。他们就喜形于色,且和颜悦色了……

图示:IUL保险账户保额、现金值与保费此消彼长的关系。

有了这个知识储备,我信心大增,绝对相信自己可以混出个人模狗样,甚至鹤立鸡群。此文就可以看出,我已经开始以内行自居,并戴上专业人士的马甲和面具,露出了一副传道授业解惑的嘴脸了。

回到投资和保险,其实保户都是实用主义心态。只要能低成本弄到钱,是取钱还是借钱,说辞也没有那么重要。

不较真的人,背后的逻辑从来不去纠结。这么历史悠久的百年老店,这么成熟的资本市场,如此严格的监管体系及再保险机制,有保险公司白纸黑字的保单合同就足够了。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极端世界,想那么多干什么?地球毁灭的时候,保险还有什么用?

保险公司绕了一大圈,摆了个龙门阵,活生生把个身故保单变成了一个投资免税的活期存单,并招摇过市,大行其道。是有欺骗嫌疑,但骗的不是客户,不是社会,骗的是政府。

在我们团队,上述说法的争议也是很大的。好几个PHD都是政府的宠儿,现在又是保险公司的捧儿。他们要用砖头把我砸死,用唾沫把我淹死。我知道,有保单的人会理解我,救我。不过,我也是死猪一条,不怕开水烫。反正,我的人寿保险已经买好,而且还多倍加大了保额,死了也绝不会白死……

政府是个什么东西?研究政治学的人就知道,人类有始以来,最大的骗子就是政府。普通人只有被政府所骗的份,保险公司把这个世界颠倒过来了,在这个节骨眼上骗他它一把,算是替普罗大众(只限于投保的人)出了一口恶气。

再说,保险公司为政府排忧解难,Cover了不少陷入财务困境的家庭,让这些孤儿寡母们在失去亲人后,不至于流落街头,成为社会动乱的隐患,可谓功德无量。所以,我们也能看到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结论,不论是保险公司贪婪狡诈,还是政府的无奈或与之狼狈为奸,还是投保人的起哄逐利,最终大家玩的是个分账的三角游戏,参与者皆大欢喜。是天才的设计,三赢的格局。

事物有能量守恒定律,有赢必有亏,那谁是输家啊?排查一下,只是那些不进场,以及只在场外吆喝的人,甚至喝倒彩的人,那才是真的冤大头,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缺乏认知能力的人…..

3、所谓骗局

人们对骗局的定义和标准并不统一。在笔者的眼里,万事皆局。只是识破骗局的能力,取决于你我的常识和认知能力。

对骗局的识破,一是人类感官通过条件反射就可以判断的事物存在状态,是非可以立辩立断;二是在人们的认知范围内,可以用历史事实,数据统计作为依据,通过逻辑可以证伪和识别的事物发展的结局;三是一种认知超越,是需要人类认知发展或者进步去探索的领域,确实会见仁见智。

别有用心的人往往会挑战人类的认知能力,即便是在常识范围内也会睁眼说瞎话,如皇帝的新衣,白马黑马论等等;有的人则在玩一款智力游戏,在人类的认知能力上,寻找不对称的空间,去蒙骗那些缺乏认知能力或者贪婪侥幸的人。有的人则确实在为了人类的幸福,而付出终身的努力去探索人类的未知领域,去兑现某个假设,让其成为一个现实结局。

那些在常识和认知范围内还会上当了人,一般简称为脑残或者傻逼。保持开放心态,不断提升认知能力的人才会是智者,与时俱进,甚至可以把控时局。

对人类个体来说,只要在有生之年没有因为认知的改变而醒悟,骗局就不存在,所谓骗局还会成为人类幸福的源泉。现实社会中,玩炸的骗局太多,如皇帝的新衣,中国的P2P,美国的庞氏骗局等等,玩转的骗局也照样存在,如政治,科学和宗教等等。

这个世界上,缺少的就是骗子,不缺的就是傻子。其实这句话的意思,表明的就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存在事实。只要人类有认知缺陷,骗局就会永远持续下去。

怎么样把一个骗局玩转,这是个智商游戏,实际上我们所有的人,从出生开始就是参与者,是剧中人。在有生之年玩不下去的人就出局了,例子俯首皆是。现代社会,在政府和宗教之外,玩转的最大的骗局就是人生,其中最伟大的骗子就是父母,最成功的骗子就是耶稣上帝。前者把你骗来,后者把你骗去……

最后,我才发现,人生就是个Joke,父母开个玩笑把你带来了,有人懵懵懂懂,有人悲悲戚戚,有人高高兴兴,莫名其妙又被上帝带走了,无声无息。

而保险公司这个玩笑多实际?在我们的生死之间,做了一个最科学,最伟大的财富安排,满足我们活着的每一个阶段和每一个层面。

我喜欢保险公司和现代的人寿产品,在人生旅途中,我的笃信,现在甚至不亚于父母和上帝的说辞。因为,我的心安,依托,甚至喜乐可以来自于此。

在我们年幼无知的时候,即便父母走了,有保险来保障我们的成长和教育需要;在我们年轻成家立业的时候,即便我们走了,又有保险来履行我们应该承担的家庭责任;当我们年富力强的时候,即便机会走了,保险又让我们的财富避险增值;当我们年老体衰的时候,即便政府走了(社会保障),我们又可以有财富自由,享受生活。直到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带着安逸和尊严……

质疑的结果是释义,我们还有什么需要纠结的呢?即便是消费性保险,我们不死,其实也是赔给了那些半路夭折的短命鬼了,他们身体力行,身先士卒以保证了我们长命百岁……

哈哈,人之将死,其情也悲,其言也善。人,不能什么便宜都占,更不能所有便宜全占吧……

对现代保险产品的崇拜,完全出乎了我自己的预料。君不见,我如饥似渴地学习,我不计后果地对自己的财富进行全方位的重置。

我居然考过了执照,并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挂上了纽约、加州、佛州等九个州的牌照。

我的决志,让我走上一条不归之路。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古来贤圣皆死尽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律师的主要工作是教人说谎,不符合我们的传统.
你的工作也不好.
华裔美国人可能需要以难民身份离开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