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5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长沙公益仨”失联超670天 施明磊:中共不给良善的力量留空间

推荐

中国湖南长沙公益组织“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以及成员刘大志和吴葛健雄,于2019年的7月22日被中共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抓捕,家人至今未被允许见面,甚至连庭审也被秘密进行,目前,其三人“长沙公益仨”失联已超过670天。
程渊的妻子施明磊接受博讯新闻网采访时表示,从“长沙公益仨”被捕至今,他们始终被剥夺通信的权利,家属至今未能见到他们。

中国湖南长沙公益组织“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以及成员刘大志和吴葛健雄,于2019年的7月22日被中共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抓捕,家人至今未被允许见面,甚至连庭审也被秘密进行,目前,其三人“长沙公益仨”失联已超过670天。

“长沙公益仨”被羁押后,2019年8月26日,其辩护律师接到湖南省长沙市国家安全局通知,检察院已经正式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这三位人权捍卫者;2020年7月10日,施明磊被告知三人于2020年6月24日已经被起诉;2020年9月11日,法院代表本案主审法官的官员称三人庭审上周已经进行,庭审已经 “公开”。

程渊从事维权超过十年,其倡导健康权利、反歧视以及帮助弱势群体赋权,帮助的弱势群体包括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乙肝患者和残疾人士,同时致力于结束中国的独生子女计划生育政策以及要求对歧视性户籍制度进行改革。

程渊的妻子施明磊接受博讯新闻网采访时表示,从“长沙公益仨”被捕至今,他们始终被剥夺通信的权利,家属至今未能见到他们。施明磊透露,三人最新的消息是,仍然身处湖南国安厅看守所。为寻求三人的信息,施明磊和其他家属们一直在四处奔走,踏足长沙20余次,前往长沙公安、长沙市检查院等相关办案部门,并通过法律、电话问询等途径希望得到程渊等人的信息,却毫无音讯。

错漏百出的案件

该案件持续至今,中共的诸多做法均不合法,例如中共不公开审理案件、不通知家属审理结果、甚至随意更换被捕者的辩护律师,其中被捕人士吴葛健雄的辩护律师原本是其父亲吴有水,这位知名维权律师却被通知是辩护人主动解除其委托资格,改由官派律师代理。

施明磊称,负责该案件的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黎军和主审法官赵喆,从未给过家属任何答复,从抓捕开始,到之后不断的拖延侦查期、不允许律师会见;从检察院受理到法院秘密起诉,该案件的每一步程序均违法。她说:“甚至是在2020年的3月16日,他们的6位律师在同一天集体被解除,包括吴葛健雄解除他的父亲吴有水,当时吴有水第一次递交辩护手续的时候,吴葛健雄是确认了要他爸爸为他辩护,所以这个就很荒唐,这个明显是办案单位这个案子办不下去了,所以他们要搞掉当事人的辩护律师,然后安插上能够听命于他们的官派律师。”

此外,官派律师也未被法院公示,“长沙富能案”的家属们寻找了4个月将近160天的时间,才意外发现官派辩护律师到底是何人。施明磊称:“所以从整个办案过程来讲,因为中共当局其实是在迫害‘长沙公益仨’而不是因为他们违法才抓捕他们,这是一种明显的迫害。”

株连家人朋友

施明磊还讲述了自己遭遇中共的审讯、切断其一切外界联系,甚至对其身边的人也进行无端地审讯:“在抓捕我先生的当天,就对我审讯了20多个小时,给我带黑头套还有手铐,第二天就对我宣告,我也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监视居住,并且冻结了我的银行账户、扣押了我的手机电脑,切断了我跟外界的一切联系。”

施明磊还向本网记者透露,自为程渊发声开始,中共便全方位的对其进行迫害和打压。施明磊称,曾经去探望一个很久没有见的朋友,在其离开后,其朋友便被当地的国保带到社区的警务室审讯,问询施明磊的行踪、聊天内容和后续计划等。除此之外,施明磊的前公司被当局骚扰,前同事也被审讯,其母亲也曾多次遭受老家的政法委骚扰,甚至其朋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女儿此前也遭受了将近9个月的失学,因为她在中国的学校在警察的逼迫下关闭。施明磊认为:“他们做的很多事情都不在法律的框架之内,通过全方位的打压迫使我不要再为我老公(程渊)去呼吁。”

除中共所带来的迫害外,施明磊表示,程渊等三人的毫无消息,对所有相关家属都是煎熬:“我们不知道他们现在所经历的,比如说他们的身体的状况、有没有遭受到酷刑、他们现在基本的精神状态是什么样子的。”

在得知过往遭受过迫害的或者坐过牢的人的遭遇后,施明磊表示这对所有的家属都是非常非常痛的一个经历:“看守所确认过,他们三个是单独关押的。所以670天里,对于一个人来说,把他完全隔绝起来,剥夺掉他跟外界的一切的联系,并且这个过程当中可能还有有酷刑的存在,比如说剥夺他们的睡眠,剥夺他们的时间,限制他们的活动的自由,里面没有任何的书籍等方面的东西给他们看,他们获取不了信息,其实这对一个人的伤害和折磨是非常大的。”

施明磊继续说道:“吴葛健雄的母亲在去年最后一天去世了,我当时受他父亲的委托去递交要求吴葛健雄回家探视的申请,结果到他母亲去世的那一天,办案单位也就是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仍没有允许吴葛健雄回家探视。”

极左思潮下 良善公益者没有生存空间

施明磊回忆道:“在过往,官方其实对于他们这样的公益机构,一定程度是会支持,或者至少是默许,因为公民社会民间的力量对于中共来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力量,对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政府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施明磊认为,他们做的很多事情都在推动中国法制的进步,甚至是在疏解社会的矛盾,通过政策倡导、法律培训等方式可以解决很多社会矛盾,让弱势群体能够使用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但是现在情况不同,施明磊悲哀地说:“现在对他们的打压基本上就标志着中国权益类的NGO机构,就是民间力量已经没有存在的空间了,他们被打压以后,我就听到有些类似的机构主动关门了。”

谈及近期受多方关注的端点星案件,程明磊称“端点星案”与“长沙富能案”在两方面存在相似之处,一方面,两个案件均为官派律师,一个案件从程序上来讲,是程序正义的最后一关,若这一关被突破,那整个案子便可以被随意捏造、随意的去办、随意的迫害,端点星案官派律师毫无经验,只是在配合当局处理案件,这令人非常愤怒。

另一方面,两案均被指有境外势力参与,但在施明磊看来,这是极左思潮的回归:“将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公益人士的头上,同时打上国家安全的名义,再利用民族主义的宣传,让公众觉得这个案子高深莫测、有很多见不得人的或者是有很多阴谋论的东西,但实际上,就他们所做的事情和实事来讲,他们只是在做一个公民怎样参与公民社会、怎样能够去运用法律的力量来推动中国的法制建设、能够让民间的力量推动公民社会更加完善和强壮的合法的倡导,但是当下我们看到的所有案件都在往国家安全上面扯,打着国家安全的名义行迫害的事实。”

真正从事公益事业的人并非如中共所说的背后有境外势力参与。施明磊在谈及程渊的为人时表示,程渊骨子里就是一个追求公平的人,他会对不公平的举动愤愤不平。像程渊这样的公益工作者,他们是真正的热爱中国这片土地的人,施明磊继续说:“他们愿意在这里做很多的事情,但是中共政权不给良善的力量留空间,所以也让我觉得很悲哀。”但施明磊也表示,将会在国际上做更多的呼吁来帮助程渊等人:“无论是在联合国,还是在美国、欧盟以及各种国际的机构、媒体上,我会让更多的人知道现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以及中共强加给他们的这些迫害。”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