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3月 2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易改

易改:《追求财富 解读人生》连载 第二章:反思归零

滚动 焦点 大众观点

黑天鹅来了,“流动性危机”出现了,这个时候才能体会它的内涵。怎么样调整心态和姿势,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大问题。

疫情当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旅游业,是我近二十年来赖以生存的根基。旅游业,也是疫情要摧毁的首要目标,我的生意毁在疫情手上,在劫难逃。

我们服务的主要是华人市场,中国的局势直接关联着我们的生存大计。封城,闭关,停航,游客却步,服务停摆。公司经营的巴士线路游客明显减少,最终门可罗雀,让人望穿秋水……

旅游业如潮水退去的沙滩,从业者如同被大海抛弃的卵石。

公司业务电话,传统的机票酒店及组团还在持续,但除了改期,就是退钱。每个人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心跳就加速,有的盯着电话发呆,无所适从,没有电话时,公司就进入死寂一般的沉闷。

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从期盼,等待进入焦虑,最终达成无奈……. 萎缩,减员,停车,停摆,一切都嘎然而止。

但是,房租、保险、贷款、规费等账单,仍然任性地扑面而来……。

黑天鹅来了,“流动性危机”出现了,这个时候才能体会它的内涵。怎么样调整心态和姿势,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大问题。

比较起来,我还算没有惊慌失措,因为我的人生陷入困境不是第一次。且此时,比我更艰难困苦的公司、家庭和个人很多。有水深火热的武汉人民,有的甚至在生命线上挣扎,有的更已经撒手人寰了……

其实,我也不是个惧怕死亡的人。死亡是人生最终的结局,它也一致在伴随着我们。

我和太太二十年前就购买了人寿保险,证明了我们对人生的终极认识。人寿保险只是表明我们不想白死,总想在弥留之际留点什么而已,需要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死得其所。不求重于泰山,但不可轻于鸿毛。

事实上,我们还没有到弥留之际。感谢上天不弃之恩,我们仍需要有积极的人生态度。谁说过,“好死不如赖活”,这其实是早已经成为我的人生信条。公司可以宣布死亡,只要家庭还能续存,孩子们都在茁壮成长,人生就可以重新思考和规划。

在这沉寂的时刻,我们刚好可以回归和静思,清理痼疾。在无聊的时候,我们思考自救之策。“盘活存量,优化资产配置”是我二十多年前在中国兴风作浪时耳熟能详的时髦用语,今天仍可以信手拈来。

1、房地产

我和太太清理家底的时候,发现我们居然有了几套房产。

十几年累死累活,靠每一分钟的兢兢业业,勤勤恳恳;靠出生入死,在街头巷尾与流氓地痞斗勇斗智;靠不要脸皮,向游客讨要每一块钱小费;靠节衣缩食,省下每一分家用积累起来的财产也可以窃喜,聊以自慰。

但当我们要准备将这些资产变现的时候,却发现这世界总有些不能尽如人意。

2008年的时候,为孩子能融入美国社区,我们在新泽西华人人迹罕至的地区购买了一套全新的别墅。当时花了$60多万,现在想出手了,Zillow上的市值评估居然跌到了$50多万!

原以为房屋总会增值的信仰遭遇现实阻击。12年,不但没有翻倍,居然跌了12%!

图示:笔者2008年在新泽西购买的房子

情何以堪!想想,这12年,我交了多少地税(每年$1.3万),我还了多少贷款(每月$3700,一年$4.5万)。12年,为这套房子,加上购房款,我的净付出早已经超出$60万之多!可是,我还有贷款余额$27万……

问题是,我们因为孩子长大,以及生意需要,早已经迁回纽约市区。不卖掉,这套房子便成了心头之患。

租客从来不稳定,还是新房子,房客们也居然弄得空调,马桶、下水道不断维修,房子的铲雪割草也不得不专门请人打理。每次这些人搬走都杯盘狼藉,房子里面斑驳陆离,甚至千疮百孔。

房屋的租金,每年交完地税,房贷都差一大截,忍痛割爱就成为最后的选择。

我只能按当时的市值挂牌了,一年时间,门可罗雀。其中一位买家签了合同,交了定金,居然因为她的贷款银行对我的房产评估,比我们的合同价格低了$5000而拒绝贷款。买家要我降价,否则轻言放弃。我是一口咬定不降价,但可以修改合同成交价格,让买家在合同之外支付$5000。

想起郑板桥的《竹石》,底气就上来了。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挺,任尔东西南北风。

可是,没想到,一个纯种白人的买家,也认识郑板桥,结果就可想而知了。足见中国文化的扩张战略之成功,让我也难以承受之重。

对方根本没有给我回旋的余地,一个星期就移情别恋了。我咬牙切齿,最后不得不乖乖的把定金退给了别人。标准的购房合同,银行贷款不能到位引起的毁约,是无法追究买方的责任的。

我必须坚守的价格,又耗了我一年的时间,总算喘了一口粗气。可是,疫情一年后,我的房子刚出手才几个月,这里的房子就像疯了一样,今天一查,Zillow上的评估值居然比我们原始投资高出了30%。我很怀旧,避免不了还三天两头去看它的市价,悔绿肠子,在我身上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可是,你别以为人不会两次掉进同一条阴沟里。6年前,我居然在纽约著名的Woodbury Outlets 边上又买了一套房子,近5000呎,占地4英亩,相当于27公顷地,有泳池烤巴,有围栏和石柱院门,俨然一栋豪宅!一位在大陆排名,正在往前十挤的基金经理人在我的院子里转了一圈说,你的标准早已经超过中国大陆的亿万富豪了……

心想,这个靠商业中心,即便将来不被商业征用,也总有升值空间。

图示:笔者在纽约上州(Woodbury Outlet)的房子。

我的持有模式仍然是出租,但房子太大很难找到合适的租客,为每月可以与地税和管理及各种成本平衡,我只好擦边打球,将房子分租。房客不愁,因为友谊和爱情遍地,招之即来。

我春天做梦,夏天割草,秋天扫落叶,冬天除雪。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这几乎毁了我这个房子的一生。两轮遇人不淑,套路同出一辙,挥之不去。拖欠房租,举报讹诈,政府罚款,律师起诉,法庭缠讼,法警驱逐…..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煎熬,不租了。可是,一年$2.5万地税,每月水电维持费近千元,太太三天两头问我,汝今能持否?

我想到B&B这一商业模式,看到周边有不少人做。心想,有Airbnb这个平台,做个民宿也不错吧。刚把广告放上去,政府上门比租客还要快。

没有许可,不行啊,罚单伺候,开罚单的动作很娴熟,可能是从交警那儿学的。我的问题是,周边其它房子不是也照样在做吗?开罚单的官员回答我,他不知道。并问我,你是不是要举报啊?明摆着挑衅我的底线,羞辱我……

这世道,真他妈无奈,那就申请许可吧。可是,要面对规划局,建筑管理部门,必须聘请专业建筑工程设计师做报告。工程设计师费用可不薄,我交了2万5千美金,规划局听证费用交了9千5百。一年时间过去了,听证了6次,每次都有社区邻居去旁听,但目的只是抗议……

政府居然没有了任何权威,让我的等待遥遥无期,直到全世界陷入疫情和困境。

政府,我以为美国的政府会比中国的政府好许多,因为民主啊。可是,我是个新移民,什么也主不了,算是个屁民。本来,我在中国是以反政府为荣的,没想到,美国的政府也一样的操蛋。我想,我的一生就需要以反政府为己任吗?

上次的听证会前,我告诉我的建筑设计工程师,我已经厌倦了。工程师告诉我,我可能需要请个律师……

一听,我就懵了,$350一个小时,这还有完没完!在美国,我经历的诉讼也有10起以上了。律师算是个最无良的职业,多象风月场上的小姐一样,除了坐钟收钱,根本指望不上能让你托付终身…..想多了,出家的念头就油然而生。

公司关了,房子卖了,手上有点现金了,除了用来抹平心灵的创伤,得从长计议了。总得谋点营生,不然会坐吃山空。

在中国,我们有靠子女的传统,熟话说,养儿防老。 在美国,就只能入乡随俗,积谷防饥了。

其实,我们每一天都在为老有所养做准备。买房子可以养老吗?两套房子已经把我折腾到半死,结果是我在养房子。

养老的话题,过去我从不参与。而且年纪越大,就越讨厌这个话题,心想不行了就安乐死呗。后来,有人告诉我,当你做决策的能力都没有了的时候,怎么死也不一定由得我自己。

2、证券投资

在我的认知范围内,各种投资,我其实也从来没有放弃任何机会。

回顾起过去做期货,做股票的经历,我全都是站着进去,躺着出来,盛装出席,净身出户。一级市场的投资,我也不是没有干过,全是铩羽而归。

三年前,一位友人的公司,在做起重搬运叉车,复制了德国人的电脑自动化控制技术,加上新能源电池,告诉我他在做机器人。他铆上了NASDAQ上的一家SPAC(现金壳公司),准备合并上市。我想,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又让我给逮住了,我得跟着去追梦,跟他签了个私募投资的合同。后来,我二话不说,又找到这个要被合并的代码,$10一股我就进去了。为了给这哥们在市场上凑足300个交易投资人,我还带进了几个钱没有地方去的朋友。

结果,梦没有追成,但追尾了。这个公司的股票在合并半年后跌到$1.5,我的残值比进去时少了个0,出还是不出?有个朋友是个她,不是他,在股票$6左右时,就咬不住了,出舱了。想起入市时大股东的承诺,一年后要以每股$12的价格进行回购,她把出舱的交易记录发给我,让我找友人弥补亏损部分。

我发了个微信给已经是上市公司老板的友人,一个字的反馈没有,几天后,居然还被他给拉黑了……

卖股票的朋友是我太太的大姐和闺蜜,年纪不小了,我除了当时为友人企业合并上市凑份子外,本意想让她也挣点钱。心想,这合并上市机器人题材,好歹也得涨个三五倍吧。没想到,她动用了自己的养老基金,那是她几十年的储蓄……

太太硬是逼着我写了张支票送到她家,以兑现上市公司老板的承诺。不过,这个朋友倒是至今也没有入账那张支票,她跟我太太说,你们亏得更多,我怎么好意思要你们的钱。这个账,意味着我得欠她一辈子了。

从投资的角度看,我的世界总是很无奈,别人的世界很精彩……

我们的人生,每到一个节点,都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将自己埋进去,使人生有可持续的理由和活力。

其实,人生本来就是上帝设计的一个局,在你离开人世的时候,如果你还没有醒悟的话,你的人生就有滋有味,这是人生成功的一个标准。这个时候,你还不会出局……

当疫情蔓延的时候,我们许多人都被拥堵在人生的岔口。裸奔的人们,谁能告诉我看透了上帝的棋局?

我在想,如果我在这20年中,把这两套房子的钱都放入这个PHD的篮子,购买了她的指数保险产品IUL的话,我现在该拥有多少现金值?在我不久于人世的时候,我的子女们可以得到多少传承?

这个霸女,用一个保险公司的Illustration给我描绘了一个十分诱人的前景,全是我能够理解和看懂的数字,完全可以让我无忧无虑。

还有,如果我在中国海南发迹时就认识了她,我的财富不再拿出去翻云覆雨,按她的逻辑,同龄人中,现在有几人能望我相背?

图示:笔者于1992年曾发迹于海南房地产投资开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3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律师的主要工作是教人说谎,不符合我们的传统.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你的工作也不好.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华裔美国人可能需要以难民身份离开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