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3月 2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乌克兰大叔”:欧盟和美国做的是对的!

滚动 军事

俄乌战争目前正陷入焦灼,处于战争中心的乌克兰首都基辅仍前途未卜。一名来自浙江的中国公民自去年7月就旅居基辅至今,并以网名“乌克兰大叔”不断通过推特向外界介绍基辅的真实状况。以下是本台记者王允对“乌克兰大叔”的专访。

战火阴影下的基辅市区

俄乌战争目前正陷入焦灼,处于战争中心的乌克兰首都基辅仍前途未卜。一名来自浙江的中国公民自去年7月就旅居基辅至今,并以网名“乌克兰大叔”不断通过推特向外界介绍基辅的真实状况。以下是本台记者王允对“乌克兰大叔”的专访。

基辅的乌克兰军队从上周就开始了反攻,这种态势似乎让基辅的居民看到了希望。

但3月22日,基辅市中心的一家大型购物中心遭到俄罗斯军队炮火的袭击,曾经豪华现代的建筑一夕之间变成残垣断壁。网名为“乌克兰大叔”的这位中国公民在推特上贴出了这栋建筑遭袭击前后的对比照片,并强调,这个地方离他的居住地仅三公里左右。

不为炮火所动

记者:那你现在基辅的什么位置呢?

“乌克兰大叔”:就在基辅市区里边。

记者:是在市区的中央,还是靠近边缘?

“乌克兰大叔”:如果是以第聂伯河为中心的话,我就是在离河岸更远的地方,离市中心更远的地方。但我们这里现在一切都正常的。

记者:你们有受到过炮击吗?

“乌克兰大叔”:炮击我听到过,但我这附近估计还没有发生过。我估计是在一公里以外发生的。

“乌克兰大叔”的口气显得有些轻松,他似乎不为炮火所动。”乌克兰大叔”在推特上说,“选择留在基辅的人大多居住在自己原来居住的地方,所以个人安全具有偶然性。”

记者:现在基辅市里还有多少平民呢?

“乌克兰大叔”:媒体报道说,基辅市里还有200万人口左右,就是还有一半左右。但我居住的地区可能不到一半。我估计有四分之一。

记者:那你现在为什么还没有撤出去呢?你不怕吗?

“乌克兰大叔”:一个是自己的评估判断,就是感觉死亡的几率不是很大。另外一个还是有一定的觉悟, 因为身边的人,包括一起居住的乌克兰人,都还在这里。

记者:你周围的人,你说还有四分之一的人,他们为什么都不走呢?

“乌克兰大叔”:四分之一估计也没有。很多人都不走的,我采访过很多人。

记者:他们说什么?

“乌克兰大叔”:比如说,我去修手表的时候,我就问修手表的人;我去理发的时候,我就去问理发的人。刚开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说不可能(发生战争)。但我说,如果(俄罗斯)进攻怎么办?他们说,如果进攻,我也不想走的。意思就是说,我就在这个城市生活,我就一直不走。我问的基本是30-50岁的人。回答全部是这样的,他们说不想走了。

记者:他们是觉得自己的命运已经和城市分不开了,是这样吗?

“乌克兰大叔”:呵呵,也没有说得那么高尚了,但他们表现出来的好像就是这个样,也不慌张。在超市里边,有时买东西的人比较多,要对进去的人进行控制,排很长的队,大家都在那里排队。

战火阴影下的基辅市区。受访者提供。

我对”乌克兰大叔”的采访是在上个周末进行的,但基辅的形势近日又发生了变化。到3月22日,有消息说,反攻的乌克兰军队重新夺取了部分被俄军占领的郊区。

记者:现在基辅的形势到底怎么样呢?我们看到,俄罗斯的车队都在外围,但好像又没有攻进市区,是这样吗?

“乌克兰大叔”:俄罗斯除了炮击外,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但是在基辅西北角,今天有报道说,乌克兰死了两百多个人。那边炮击我估计比较严重。俄罗斯要进攻基辅,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他们人太少了。基辅这么大的城市,俄罗斯只有七、八万人,你要攻进来,基本上看都看不到。你要地面进攻的话,最起码要五、六十万,甚至上百万人还差不多。

记者:现在我们看到,整个战争中,乌克兰人的抵抗是很英勇的。你怎么理解他们的这种行为?

“乌克兰大叔”:其实对乌克兰,我一到这里,我就很喜欢这个地方。我感觉,这个地方的人已经摆脱共产体制下对政府的依赖,人就像变成野生动物一样的,而我们那里的人还像家禽一样的,宠物猫一样的。他们这里的人就是已经野化了,对自由很向往,自治能力很强。我到这里以后,看到这里的地铁根本就没有人管理,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安全检查都没有,随便进去的。我的室友说,三十年了,从来没发生过什么重大刑事案件或恐怖事件。这说明,这些人在没有任何监管的情况下,都能够自由地、平和地生活,这个秩序本身就很好。所以,普京说的,乌克兰有亲俄势力想回到苏联那个时代,这都是没有的。喝咖啡的中国人

这个问题让 “乌克兰大叔”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中国。他告诉我,此前三十多年,他一直在地方政府的机关里工作。到了五十岁,突然觉得坐不住了,所以决定出来走走。

记者:现在除了你之外,身边还有其他中国人吗?

“乌克兰大叔”:其他中国人我没有碰到过,我本身也没有去接触中国人,我估计大多应该走了吧?

记者:中国使馆那边还有人吗?

“乌克兰大叔”:说实话,使馆在哪里我都不知道。他们也提供不了什么帮助。我打过一个电话,他说你自己坐火车离开吧。我就知道了,这个东西意义不大。我要走自己可以走的,我有很多朋友,他们到西部都是有车的,我要去的话跟他们讲一声就行了。

记者:你刚才说打电话去问,是指撤侨的事情,是吗?

“乌克兰大叔”:是啊,撤侨。他跟我说,你自己坐火车去,那有什么用啊?坐火车去,谁不会去啊?

记者:前一段时间新闻说,有大批的中国人要撤侨,但好像也不太顺利,这个事情你了解吗?

“乌克兰大叔”:这个我不了解。

“乌克兰大叔”不时会上街去喝咖啡,也常能遇到淡定自若的乌克兰人。他似乎已经完全融入了这种战争阴云笼罩下的平静。

记者:你现在城市里边生活,水电、网络这些都还正常吗?

“乌克兰大叔”:一切正常,包括取暖啊什么的。其实没有什么影响的,超市里边都有面包、牛奶、鸡蛋等等,全部都是正常的东西。信箱里边,好像是物业费的单子或者发票这些东西,都还一张一张在那里,这说明这些企业都还在正常运转。

记者:现在那边的物价如何,比如你买一杯咖啡多少钱呢?

“乌克兰大叔”:跟战前一模一样。

记者:多少钱一杯呢?

“乌克兰大叔”:一般的美式咖啡要二十五、六元(指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1乌克兰币相当于0.21元人民币)。

“普京疯了”

在基辅生活半年有余,“乌克兰大叔”感觉自己已经和乌克兰人同呼吸、共命运。他在推特上以“我们”为主语的方式说,为那些受到俄罗斯残酷攻击的城市而哭泣,深切感受到了他们的痛苦和绝望。

记者:战争进行到现在,你是怎么理解这场战争的,战争与普通人的关系是什么?

“乌克兰大叔”:乌克兰人大多数受教育程度其实是比较高的,对俄罗斯的这种进攻肯定是很愤怒的。尤其是在马里乌波尔这种地方,东部的那些城市,轰炸得确实很厉害,惨不忍睹。他们觉得普京这个人不可理喻,简直是疯了,来进攻这边没有任何好处。我们理解,他可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之前不管是在格鲁吉亚,还是在叙利亚,反正他的军事行动好像一直比较顺利,估计给他增加一种错觉。乌克兰的这种抵抗他可能是完全没有想象到的。

记者:波兰总理前两天说了一句话,他说,如果乌克兰陷落,欧洲将不再是欧洲。你怎么理解这句话?

“乌克兰大叔”:到目前为止,乌克兰已经全力以赴,表现出要捍卫自由的决心。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帮助他们,任由他们失败,这对欧洲在价值观上其实是很大的打击。从我本人来说,我还是很感激欧洲和美国的帮助,到目前为止,他们所做的都是对的。他们决定不太介入这场战争,我觉得他们肯定是有充分的情报,证明乌克兰是可以应付的。

战火阴影下的基辅市区。受访者提供。

“乌克兰大叔”已经把乌克兰的自由当成了自己的自由。他在推文中以坚定的口吻说,“为了自由独立的乌克兰,为了将来孩子们的自由,我们别无选择,必须战斗,直到敌人的失败。”

记者:但普京的表达很强硬,他说俄罗斯绝不会后退。

“乌克兰大叔”:普京是没办法的,我个人判断,他是不可能撤退的,因为撤退就等于失败,失败他就完了。不过,俄罗斯国内这些民众,我也比较失望。在网络开放的情况下,他们仍然接受俄罗斯国内的宣传,这个现象确实是非常奇怪。中国国内毕竟是防火墙挡住的。但俄罗斯的网络是通的。

记者:现在这个局面,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呢?

“乌克兰大叔”:我就在这里啊,我觉得应该是会尽快结束的。

记者:你认为会尽快结束?

“乌克兰大叔”:如果是炮击严重的话,要开放人道通道的时候,我也只能撤退。

记者:好的,那希望你能保重,能够安全。

“乌克兰大叔”:好的,谢谢!

记者:王允 编辑:何平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