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3月 2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许成钢博士(2):谈人工智能也过不去的坎

滚动 中国大陆

1991年在哈佛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许成钢教授多年来研究不同的经济政治制度及其转变的问题。他认为,当今中国的很多重大问题,从人民切身福祉到社会发展走向问题,都可以从经济政治制度的视角获得很好的解释。这种问题也包括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为什么看似发展势头迅猛但其实名不副实。

上海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展出的美团人工智能无人配送车。(2021年7月8日)

1991年在哈佛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许成钢教授多年来研究不同的经济政治制度及其转变的问题。他认为,当今中国的很多重大问题,从人民切身福祉到社会发展走向问题,都可以从经济政治制度的视角获得很好的解释。这种问题也包括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为什么看似发展势头迅猛但其实名不副实。

作为经济学学者,许成钢博士认为,谈经济假如回避或忽视制度问题便会陷入文不对题、似是而非、不知所云的境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他以源自世界银行的“中等收入陷阱”的提法为例说,这种提法太缺乏解释力,因为它完全不能解释为什么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党国家长期陷于中等收入陷阱,而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却可以前行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在许博士看来,中国如今回避宪执政民主这个制度问题谈中等收入陷阱也是文不对题的无稽之谈和空谈。

与此同时,近年来,在中国国内外很多观察家看来,中国当局越来越多地向全世界传达一种信息,这就是,中国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当仁不让的榜样、领先者、领路人、指导者,以及世界新格局的塑造者。在许成钢博士看来,这种常常招致西方发达国家反感、甚至招致发展中国家反感的姿态或心态不能简单地解释为中国当权者的糊涂或头脑发热,更好的解释还是制度的解释——是制度决定了是这样的人而不是那样的人可以成为中国的领导人;是制度决定了领导人会有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的言行;假如不从制度上理解,其言行就是不可理解的了。

在许成钢博士看来,不仅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大战略有政治制度的制约问题,在某些具体的技术行业发展方面,制度的制约也是不可否认、无法回避的。在这方面,当今中国得到国家大力加持、看似很红火的人工智能产业就是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

许成钢在伦敦(许成钢提供)

那么,制度的变革是否可以循序渐进?在这个问题上,许成钢博士信奉他的导师、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内·雅诺什的观点,这就是,并不是所有的改革都是可以渐进的。不能渐进的道理其实很简单,但很多的人一直不明白。许博士在采访中就此提出了简明扼要的说明。

以下是许成钢博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记录摘要的第二部分。许博士表达的观点是他的个人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制度制约使人工智能弱智

金哲问:说到人工智能,近年来许教授发表了不少文章,表示不认同中国和俄罗斯把人工智能产业的领先地位视为可以决定其国家在全世界的地位乃至生死存亡。您强调中国面对最大的问题是制度问题,不是一揽子的技术问题。因为一两项技术是不是全球领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国民经济是不是整体领先。您说这些话之后好几年过去了。在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您认为您的话还立得住嘛?为什么?

许成钢答:我这话应该还是立得住的,因为我说的就是历史。历史很长,从我说的到现在才是历史上短短的一瞬间。历史就是我们刚才刚说过的,历史上迄今为止的发达国家只有一类制度,没有另外的制度能变成发达国家。

人类社会上产生出来的高度发达的经济体和别的经济体能区别开,实际上历史都不长,都是从第一次产业革命起。从第一次产业革命到现在正在兴起的第四次产业革命,人类已经经历了三次多,第四次了。所有的产业革命,革命的发生地都是同一类的制度,这就是英美的制度。甚至连其他的资本主义制度里都不产生产业革命。所以只有这样的制度才发生最前沿的技术带动经济整体往前走。

就具体的技术而言,比如说今天所谓的人工智能的技术。人工智能技术能不能在你的经济里发展和起作用,这仍然取决于你的制度,取决于你整个的经济、整个的社会是什么状态。当你的整个经济、整个社会状态不适合它发展的时候,这东西第一它也发展不起来,第二它发展起来也不能全面地应用。

这个问题稍微具体一点说,就要有一些技术内容。技术内容之一就是什么叫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无非是三个东西合成的。第一是计算力;第二是数据;第三是算法。中国在这三个方面哪方面强呢?唯一可能(注意这里说的是可能,还不是确定)强的方面是某些数据。

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并不发达

算法方面中国并不领先,因为所有的最重要的算法都并不发明在中国。在计算力方面,计算力的基础就是芯片。中国芯片技术的落后状态大家都明白。为什么中国在芯片上追不上去,那也是制度问题。

所以,哪怕我不提算法,不提数据的问题,单纯从芯片的角度看,你不解决制度的问题,芯片的问题就解决不了。芯片的问题不解决,人工智能的普及就无法实现。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经有很多的学术论文发表,有很多的专利。但是它的应用只是局限在某几个很窄的领域。

那几个是什么东西呢?是头像识别,因为它是跟保安监控有关。另一个是语音识别,这两个是相似的技术。人工智能有非常宽的,很多很多的应用,其中包括研制新的药物,这方面中国几乎是零,但在国际上这已经走得很远了。比如我们现在所开发的应对新冠的疫苗的研发,这背后就有包括使用人工智能帮助了研发疫苗。这些东西在中国连影子也没有。

为什么中国的人工智能只局限在很窄的领域,在其它方面不见踪影?这就是制度问题了,不是单纯的是因为中国人聪明还是不聪明。在国外大量的从事人工智能产业的最聪明的都是中国人,但他们为什么在国外而不是在国内?因为他们靠的是制度。是那个制度帮助了他们发展。这个问题要是展开讲,要花很多时间,我就不展开了。

摸着石头过河其实是装糊涂

问:改革要循序渐进,摸着石头过河。这种改革渐进论在中国官方话语中一直占主导地位。你在哈佛大学读经济学博士的导师和恩师、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雅诺什对所谓的渐进式改革的说法持强烈的批评态度,对你说这世界上并不是什么改革都是可以渐进的。他举出什么例子了吗?或者许教授可以举出可以清晰说明问题的一两个例子吗?

答:他讲这个话实际上有个重要的背景。这个重要的背景就是所谓的渐进式改革,所谓的摸着石头过河里面其实是有个前提的。

这个前提就是没有政治改革,就没有基本制度的变化。没有政治改革,没有基本制度的变化,又不允许讨论这些问题。在这个前提下摸索,才去摸着石头过河。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有一些重大的改革其它国家已经是有榜样了。其它的发达国家是怎么做的你是知道的。你是有意地朝那个方向走,才去讨论摸石头。所以,科尔奈才说这样的话。

当时他具体讨论的是,如果你偏离了集权主义制度就意味着除了一个党以外还有另一个党,变成了多个党。那么,从1到2就没有渐进,因为你不可能有1.1个党,1.2个党。这世界没有这样的渐进。是一个党还是两个党,这中间没有渐进。

无法治和有法治之间没有渐进

早年在苏联或东欧就已经有过讨论,说我们不讨论多党,那我们就在共产党里面正式讨论分派,因为是列宁不允许共产党里有派别,那我们党里从不允许有派别到允许有派别,这中间就是没有渐进的。你只有是一个派还是可以有两个派,不可能有1.1个派或1.2个派。

科尔奈讲的就是这个道理。这个道理实际上就关系到有没有可能建立法治。

当你建立不起来法治的时候,那么你摸着石头过河,你这种半市场经济就走不了多远,最后一定是你的阻力就在这儿。这就是由于你没能建立法治,就使得你的市场经济不能继续发展。

比如说这次中国男子足球队在农历新年到来时大败于越南队,大家都开玩笑说国足怎么怎么样。这个玩笑马上就到A股上了。有人说,你去算一算A股,那A股还不如国足呢,比国足还差远了呢。你要笑话国足,要不要笑话A股呢?A股为什么是这样呢?

A股的问题(中国股市长期徘徊或不断惨跌的问题)就回到了我们刚才所讲的问题上了,那就是,因为没有法治(经济和股市都发展不妙)。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6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共产党变得更加富有、更加无情、更加危险,践踏人权、奴役和种族灭绝.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许成钢也在放猪P.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人工智能无非是三个东西合成的。第一是计算力;第二是数据;第三是算法。

谁告诉你这个的?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经济学博士狂谈人工智能.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子曰: 猪美2国学圈被吓断了腿,不能走,只能爬.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子曰: 哈佛大学是低水平的学校.不仅误人子弟,而且误导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