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5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华为转战云端,美中或在亚非拉开启 “云”竞争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通信设备公司华为继续在发展中国家取得合同并迅速发展。专家警告,华为的云服务搜集发展中国家的重大敏感信息,北京可能通过这个“后门”取得“胁迫杠杆”(coercive leverage )。专家呼吁美国利用其云计算的优势,在发展中国家的云基础架构和服务上与中国竞争。

2019年5月31日华为在泰国曼谷举行的国际电子商务展览会上的展台。(路透社)

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通信设备公司华为继续在发展中国家取得合同并迅速发展。专家警告,华为的云服务搜集发展中国家的重大敏感信息,北京可能通过这个“后门”取得“胁迫杠杆”(coercive leverage )。专家呼吁美国利用其云计算的优势,在发展中国家的云基础架构和服务上与中国竞争。

华为绕过5G封锁,转战全球“云”布局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17日发布报告,称华为在2006年至今年4月之间与41个国家政府或其国有企业达成了70项云基础设施和电子政务交易。

华为在此类与发展中国家的交易中将云服务和硬基础设施捆绑,向顾客提供国家光纤网络, 无线网络,以及广泛的云基础架构解决方案,包括“像装运箱一样大的模块化数据中心”到“装有服务器的多层专用建筑物。”

华为订单的快速增长正值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多次发出对华为潜在间谍活动的警告。美国政府曾多次针对华为与中国政府的联系发出警告,称该公司的5G无线设备存在的安全隐患。

前总统特朗普在2019年切断了向华为提供制造智能手机所需的美国芯片和其他技术的权限。又在去年加强了限制,禁止华为的芯片供应商使用美国技术。据《华盛顿邮报》早前的报道,美国的禁令两年来已经让华为在中国境外的销售额几近崩溃。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研究员李家善(Jason Li)(照片提供:李家善)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Henry L. Stimson Center)研究员李家善 (Jason Li)认为,华为的云战略正是在美国的重重禁令下的新发展方向。李家善说,“(华为)正在寻找新市场来提供新产品,以维持活力,这恰恰是在华为重新考虑如何推销自己的时候。”

而华为面临的是美国和中国国内的强大竞争对手:亚马逊网络服务,微软,谷歌,以及占领中国国内云计算最大市场份额的阿里巴巴集团。

哈德逊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政治和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 (Richard Weitz)认为,华为正在通过跻身对手如云的云服务拓展发展中国家市场来重新定位自己。魏茨说,“由于安全性和其他隐患,在美国或欧洲没有人会购买华为的云服务。但是在非洲和拉丁美洲,亚洲的部分地区,还有一些尚未开发的市场,华为似乎正在(这些地区)取得进展。”

CSIS的报告总结了华为客户国的特点:这些国家大多被自由之家的列为“非自由(34%)”或“部分自由”(43%),集中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36%)或亚洲(20%),大多为中低收入国家。报告指出,与发达经济体相比,这些发展中国家有“强劲的需求,更低的准入门槛和更少的审查。”

北京的战略”胁迫杠杆”

CSIS报告着重考察了华为云基础设施和电子政务的数据隐私和安全性问题。报告指出华为在签约国家处理大量有关公民健康,税收和法律记录的敏感数据。华为云服务还运营着重要的基础设施,如巴西的石油生产和燃料分配,和沙特阿拉伯的电厂运营。

哈德逊研究所政治和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 (Richard Weitz) (照片提供:魏茨)

魏茨告诉美国之音,“使中国公司能够从其他国家/地区收集,控制和存储数据,并根据需要访问数据,这是中国政府所希望的。中国也对分析巨型海量数据很感兴趣,试图将其用于人工智能,帮助他们完善计算和控制模型。”

去年七月,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民主党人发布报告称,北京正使用不断日新月异的科技手段来监控网络和审查信息,这种由政府打造出来的“数字威权主义”(digital authoritarianism)不仅在中国境内灵活运用,更同时积极向海外输出。报告也锁定华为是北京战略的重要推手,警告 “如果美国任其发展,将为中国在互联网和相关技术方面数字威权统治打开大门。”

CSIS报告认为,“随着华为在向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服务的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其活动可以为中国当局提供情报甚至‘胁迫杠杆’。”

针对这份报告,华为发布声明称,“作为云基础设施和服务供应商,我们的客户拥有并完全控制所有客户数据,”“网络安全和用户隐私保护仍然是华为的首要任务”。

美国之音记者联系了华为媒体部门,希望获得进一步反应,但至截稿前没有收到华为的回复。

胡佛研究所网络政策与安全高级研究员赫伯特·林(Herbert Lin) (照片提供:赫伯特·林)

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网络政策与安全高级研究员赫伯特·林(Herbert Lin) 向美国之音解释华为如何能在“胁迫性公共外交”上扮演关键角色。他说,如果一个国家每个人,每个行业都在使用华为的云基础架构,那当中国可以通过让华为关闭它在该国的云服务,拒绝访问权限或终止未来的合同对该国施加影响时,就能迫使该国采取对中国有利的外交政策。

魏茨认为,类似的“胁迫杠杆”作用还包括掌握使用华为服务的国家及其领导人不希望让公众知道的“危害信息”(compromising information),进而让北京受益。

美中在亚非拉开启“云”竞争?

正因为云服务的战略意义,专家呼吁美国相关政策制定者应将云基础架构和服务作为战略竞争的重点。CSIS报告认为,美国在利用在云计算领域的优势,与中国在发展中国家市场进行更有效地竞争;美国及其盟国应集中资源,扩大数字基础设施,对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援助和培训的资金,消除不利于美国的云提供商的外国监管壁垒。

赫伯特·林说,美国现行的政策只是对华为说不,而忽略了这些国家需要5G基础设施的需求。“只是告诉他们说不,这不是一种策略,(华为)必须有一个竞争对手。” 这个对手必须具备技术能力,并愿意大胆地向别国推销,“如果美国要加入,我们必须制定一项政策来支持我们的竞标。”

事实上,美中在发展中国家的云服务竞争已经展开。美国联邦政府的金融机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发布2020-2025国际开发计划,将云计算纳为重点目标,以实现发展中国家的开放,可互操作,可靠和安全的数字基础架构和互联网使用(Open, Interoperable, Reliable and Secure Digital Infrastructure and Internet Access)的目标。

李家善向美国之音表示,通过国际开发金融公司作为杠杆利用美国的私有资本将是美国与中国在云基础设施上竞争的主要途径。他表示“拜登政府应利用美国公司强大的技术背景和金融资产来帮助提高受援国的透明度,这包括数据的透明度,治理的透明度。… 以及提高美国整体的有效竞争力。 ”

不过,魏茨对美中在发展中国家的云基础设施上的竞争并不乐观。他认为,“美国可以将其作为一个更高的优先事项,特别是该报告指出这些挑战后,但要取代中国人并不容易…因为这将涉及政府对私有领域的干涉。”

魏茨指出,中国外交部门非常积极地敦促一些国家接受华为作为服务提供商。作为销售策略,中国政府会弥补华为在这些市场承受亏损的缺口,让它建立市场份额,获得垄断。中国政府还可以帮助华为与中国银行以及其他服务公司达成一揽子交易。这将让以私有市场为主导的美国很难与其竞争。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