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北京维权人士王国齐流浪街头 屡遭警察骚扰

滚动 不平则鸣

北京维权人士王国齐因被当局剥夺工龄,从去年开始流浪街头,并遭到警方威胁、骚扰。

王国齐2021年5月在北京街头流浪时的照片

北京维权人士王国齐因被当局剥夺工龄,从去年开始流浪街头,并遭到警方威胁、骚扰。王国齐本周四接受本台记者采访,讲述了他在北京的流浪经历和上访情况。

自去年以来,北京维权人士王国齐一直过着在街头流浪的生活。今年5月20日,王国齐向本台表示:“我没有钱租房,我没有收入。去年,我实在没辙了,向他们(按:指政府)要了一份最低生活保证金,一个月1170元。”

本台此前报道,年届六十的王国齐曾在1992年因参与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被中共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去年五月,他获悉自己在1992年以前的工龄已被当局取消,工龄仅剩获释之后的十五年,因此只能拿到最低的养老保险。

在王国齐服刑期间,他在北京语言大学的住房就被收走,档案也已丢失。目前,王国齐因贫病交加、没有收入,只能在北京街头流浪。

为自身权益上访的王国齐2021年2月22日在北京市人民来访接待室外(王国齐提供,独家首发)

王国齐告诉记者,他交往了一名女友。陷入流浪生活的他,有时会得到女友的照顾:“我女朋友经常让我到她自己租的房子去,也会多少帮助我一些。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不断地打电话骚扰,警察上门骚扰。”

近日,警方获悉王国齐有时借宿女友家中的情况,进行了电话威胁。王国齐说:“昨天(5月19日)还扬言要到家里入户去查,后来我是没有办法。我只能在派出所过了一宿,因为我昨天也没有去我女朋友那儿。”

无奈之下,王国齐在5月19日深夜只得前往给他打电话的北京海淀区东升派出所,并在派出所外的椅子上度过了那个夜晚。在派出所中,王国齐向警察发出质问:“我说,谁打的这个电话啊?你弄得我住的地方又没了啊,住都不能住了!”

在北京海淀区东升派出所外过夜后王国齐摄于2021年5月20日凌晨的照片(王国齐提供)

记者也曾致电东升派出所,试图查询此事的更多详情,但电话无人接听。

王国齐表示,去年以来,他在北京流浪过的地方包括王府井、东西长安街、前门、学院路周围区域、南池子、西单等地。目前,他正在进行上访,力图要回自己被取消的工龄。在谈到自己的近况时,他说:“最近的情况不是特别好,因为上访是非常艰难的。尤其身份又特别特殊,有很多的实际问题,好多部门都是不大爱管,主要是推脱责任来搪塞我,没有什么进展。”

2021年4月王国齐在街头露宿的情形(王国齐提供)

王国齐的友人、曾因揭露辽宁警方迫害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而入狱两年的徐永海,也被以同样原因剥夺了工龄和养老金,目前也在为此上访。在讲述他与王国齐的遭遇时,他愤怒地说:“我坐牢两年,王国齐坐牢十一年。你(按:指中国当局)剥夺我的养老金,我要是活到八十岁,二十年得不到养老金。我要是活到九十呢?我三十年得不到养老金。”

王国齐则认为,警方对他进行入户调查的威胁迫使他居无定所,与他访民的身份有关:“上访特别艰难,受到公安的骚扰,在实际的生活中也受到骚扰,在上访的过程中也受到骚扰。”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