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3月 1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克格勃同事眼中的普京

滚动 中国大陆

有些人登峰造极之后,总有一大堆人造神,当年的小特务会被尊称为“一代神探”,后者似乎更符合正在侵乌的俄罗斯领导人普京的故事。他当年的同事日尔诺夫披露,普京曾被视为是一名不合格的间谍。

俄罗斯总统普京3月10日于莫斯科。

谢尔盖-日尔诺夫(Sergueï Jirnov),前克格勃成员,现在生活在法国,记者,国际关系专家。他与普京1984年一同加入克格勃,同时受训。日尔诺夫潜入法国行政学院时,曾与前奥地利外交部长卡琳·克尼瑟(Karin Kneissl),法国总理办公室主任尼古拉斯·雷维尔(Nicolas Revel),法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瓦雷利 佩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同学。他向法国媒体披露,他们一起在苏联著名的间谍学院安德波罗夫学院受训时,普京曾被学院宣布不合格。

日尔诺夫是那种专门培训打入西方高级行政机构的克格勃特务,作为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克格勃同学,他如何解释普京当下的行为举止?在他眼中,普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克格勃?

日尔诺夫对费加罗报说,克格勃成员的生涯主要是在说谎中度过,这是做克格勃的基本功。他先谈起普京的简历:普京被克格勃分配到列宁格勒后,首先在政治警察部服务九年,然后被派到俄罗斯对外情报培训基地—莫斯科安德罗波夫学院集中训练12个月,这座学院挑选、灌输,训练真正的间谍。只有被视为具备“侦察兵”资格的,才被派往国外,“我就是在这座学院被选中,然后被派往法国,打入法国行政学院(ENA)的。”

普京的培训并不顺利,一年后,安德罗波夫学院宣布他并不适合做真正的间谍,认为他不能分析自己作出的决定是否正确以及这样的决定会对他自己以及对克格勃会产生什么后果,普京被重新送回列宁格勒。普京为什么没有在那时被克格勃开除,日尔诺夫说,克格勃当时共有42万军官,即使是一个平庸的小混混也能在那里做一辈子。按照彼得原则,普京中校终于熬到了可用的门槛,他被派到东德一座外省城市担任联络官。“对我们克格勃的间谍来说,那个位置一钱不值。”

无论如何,普京在克格勃的这段经历对他的政治前途起到了重要作用:正是在那里,他建立了伴随他走向最高权力的近卫网络,帮助他后来得到了最好的位置,即最有油水的位置:情报、后勤、大型国有企业等等。

普京现在给人的印象好像很孤立?到底谁能进入克里姆林宫甚至亲近他,他和谁一道做出决定?

日尔诺夫说,普京后来的确改变很多,周围几乎成了真空。刚开始,他还听妻子的话,当妻子明白她的话被置若耳旁风,便提出离婚,他的第一个非家庭圈子,主要是他的 “奥泽罗”(Ozero)的老战友。奥泽罗相当于法国的一种夫妻或者朋友合伙注册的购房公司SCI,负责管理大伙在圣彼得堡地区购买的豪华大别墅。当普京1999年接管克里姆林宫时,他们跟随他发起了对俄罗斯的接管。奥泽罗实际上已经取代了过去的政治局,其中半数来自列宁格勒的前克格勃同事,他在1990年代与他们一起发财致富。二十年后,这些人都老了,时代也变了,

普京现在谁的话也听不进去,甚至克格勃 的话也听不进去。后者能给他提供的也是能够支持其沉迷于幻想的所谓情报。这是一种斯大林式的蜕变。你不能说他是疯子,那是不准确的,而且是侮辱性的。但他已经变得偏执,有精神变态的倾向。新冠病毒和自我隔离似乎也加重了他孤立的倾向。普京工作的方式很奇怪,他厌恶开会,因为开会总要有多人参加,因此同时就有了多个见证。他也厌恶做决定,但他不希望他人知道,普京宁愿一个个单独谈话,每个计划,他都会在经过长期支支吾吾后同意其中一个,但这不见得是一个很逻辑的决定。

日而诺夫的结论是,事实上,普京利用任何想要持久统治的独裁者的老技巧:分而治之,甚至任命一些傻瓜承担重任。我们今天观察到了,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战场出现了严重的运作障碍,但普京还挺着,甚至拿核弹威吓。他几乎有这样的印象:普京选择了政治自杀和经济自杀。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