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3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失去“民望”和中央冷目下的港府 正步向“全面管治”的未来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香港疫情以及港府的“水皮”处理为香港未来政局遗留下可预见的恶劣影响。

16日,香港新增新冠确诊29272宗,累计79万人感染,这意味着平均每10名市民就有一人染疫。坐镇“高官疫情记者会”一周有余、自认“抗疫主帅”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仍未使疫情趋向有效防治,其“民望”也迎来新低。香港疫情以及港府的“水皮”处理为香港未来政局遗留下可预见的恶劣影响。

抗疫“水皮”

疫苗可预防疾病科学委员会主席刘宇隆近日批评香港一直追赶疫情“追得好辛苦”,多方面都比新加坡“水皮”。“水皮”一词在广东话里可理解为劣质、次等、没本事等。他还批评香港老人政策 “一败涂地”,“安老服务缺失极多,加上香港人口较密集,情况比起新加坡是高下立见”。他预言香港“每日确诊个案约两万多至到五万多宗之间,横行至少3至6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才会逐渐回落”。

如刘宇隆所言,香港疫情中,老年病患成重灾区。卫生官员称,本轮疫情中,九成以上死者没有接种疫苗,其中绝大多数在60岁以上。第五波疫情爆发之前,香港80岁以上老人只有不到20%接种了两剂新冠疫苗,几乎没有人接种过三剂疫苗。并且,约九成养老院出现感染,约六成死者来自养老院。

据媒体与专家分析,香港老人疫苗接种率偏低主要是不相信疫苗效用以及担心疫苗副作用,而直到3月初,香港政府还尚未向养老院发出如何处理疫情的正式指导方针。

香港居住环境逼仄,缺乏足够隔离设施也是导致疫情爆发的主要因素。香港虽为全球人均最长寿地区之一,但许多养老院的设施和职工专业水平都不够标准。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前会长马仲仪表示,“港人并非特别健康,与欧美国家比较,香港的安老院环境很差,空间也不足”。疫情持续恶化使香港公立医院超负荷运转,大批病人被迫在户外等候,许多病人被安置在走廊或者户外的帐篷下,缺乏有效防护。

香港医疗保健体系本应在世界名列前茅。2月份,美国“世界人口评论(World Population Review)”发布的医疗保健系统排名调查中,香港在89个接受评估的国家中位列第36名,其医疗基建设备分数高达98.1分,全球排行第三。香港第5轮疫情爆发后,香港支撑了一个月才向中央请求支援,此时却已错过了最佳时机。就即将在港推行的“全民强检”而言,香港专家顾问袁国勇承认,在疫情初期,推行全民检测成效最大,现在已错过最适当时机。

民心反弹

香港政府面对疫情的一系列“低级操作”以及近乎“朝令夕改”的政策令民众大失所望,一直拖拖拉拉的“全面强检”近来最受诟病。林郑政府2月底宣布将在3月推行全民强制核酸检测,期间是否配合“强检”实施“禁足令”等措施也广受争议,甚至引起市民恐慌,出现“抢购潮”。然而港府至今未给出全民强检具体时间表以及具体细节该如何进行的说明。期间特首、官员与专家说法不一,近期又配合大陆口径,宣称全面强检已非首要,目前疫情防治以减少重症和死亡为主。

政府发布信息 “朝令夕改”,不仅不能给香港市民准确信息,也无助缓解他们的恐慌情绪。有市民受访时称,香港政府一直把防控疫情重点放在隔离检疫以及强制检测上,却忽略了患者的需要,“过去两年,港府把资源放在如何把机场等关口守住,以及实施强制检测,但是最基本的疫苗,还有方舱医院却没有未雨绸缪。现在很多患者对于隔离设施都怨声载道”。

“民怨”最终都反馈到对政府以及林郑月娥的民意上。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所15日公布的特首及责司局长民望调查,林郑月娥的支持率评分仅为26.6分,较上月调查下跌5.2分,创2020年7月以来新低,约40%受访者给予0分,反对率78%增加8个百分点,支持率净值为负67个百分点。另根据一项网上问卷调查对7350名12岁或以上的香港市民的访问,80%受访者不满香港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对此满意的受访者仅占7%。

负责防疫工作的政务司司长李家超民望亦有下跌,其最新评分为34.8分,较1月初的调查下跌2.1分、支持率净值为负14个百分点,创去年7月上任以来的新低。

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称,就算林郑以“抗疫主帅”身份,每天召开抗疫记者会,也无助挽回民望,对市民掌握最新防疫政策也没有帮助,“她自己都没什么自知之明,(市民)一看到她就要关机”。

确诊数迟迟不下,死亡率高,医疗体系崩溃,政府防疫政策首尾不应,令香港市民无所适从,几近“崩溃”。

中央发难

香港疫情失控陷入死局既已给中国看似“一片大好”的疫情防控局势蒙上阴影,还牵连了内地的城市。受香港影响,深圳疫情出现反复,自14日至18日期间,深圳实施7日“封城”,实行三轮全民核酸检测。

13日,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表示,中共近日对港府发出了“历来最严重的忠告”,指出香港疫情如果持续恶化,可能会打击“爱国者治港”的威信,进而影响政局稳定。他还批评香港过度自信,“尤其现在出现爱国者治港格局,这格局刚开始,如果令香港人觉得爱国者治港格局不如理想,或不能处理危机问题,会打击爱国者治港威信”。他还称港府目前抗疫不清晰,欠缺路线图,需借鉴内地做法,港府应做出反省。

刘兆佳指的是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在3月3日的讲话。夏宝龙在讲话中提到,特区政府要“加强对防疫抗疫工作的有效统筹,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官员则要“勇于担当、勇于重担、发挥好组织领导作用,以投身抗疫的实际行动来践行就职誓言”。刘兆佳称,夏宝龙的话正是在批评港府内部统筹成效和力度不足,反映出中共对特区政府抗疫工作的力度和速度以及负责官员都不满意。

3月初,中共高官、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孙春兰接连对香港抗疫工作进行指示,期间承诺中央对香港“有求必应”,规格颇高。韩正并就香港私立医院拒接患者的做法提出批评,足见中央对此的关注,以及迫切希望解决疫情的心情。

香港疫情沸沸扬扬之时,正赶上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中途。3月9日,夏宝龙在会见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时,特别提到“50年不变”是一个“哲学”概念,而不是一个数字。他表示,只要“一国两制”能行稳致远,按正确方向走下去,就不会变,但他又强调落实“全面治港权”,指出“当有事情影响香港稳定,北京就会向特首做出指示,希望港府执行”。夏宝龙的发言引来香港媒体以及广大网友的质疑,毕竟“反送中”运动的残酷镇压、破坏“普选”的香港选举制度改革、港版“国安法”的颁布还历历在目。夏宝龙在讲话中以近期援港抗疫举例,透露出中共正借指导香港抗疫来达成其自定义的“全面治港”。

未来难期

去年12月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建制派“大获全胜”,随之而来的疫情却暴露出建制派并非“铁板一块”。建制派“龙头”民建联日前向林郑月娥发出公开信,批评香港政府只派局级代表与国家卫健委新冠疫情对应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对接,并只为梁万年安排考察和调研行程,指责港府“未用好中央政府的支援,工作思维依然故我,抗疫工作‘顶层设计’存在缺陷”。当日傍晚,民建联发出声明,指上述公开信说法不实,向林郑道歉。亦有多位立委对港府提出批评,新民党成员甘文锋指,全民检测已变“传闻检测”,工联会议员麦美娟也指出政府缺乏统筹、研判有误。

夏宝龙把香港疫情当作落实“全面治港权”的切口,林郑政府也只能紧随中共“亦步亦趋”。在中共提出“疫情压倒一切”的时候,曾坚决反对“全民强检”的林郑月娥突然改变口风,提出在香港实施“全面强检”,当中央派来的专家梁万年提出“全民强检”应符合实际及条件,当前最紧迫工作应是减少感染、重症以及死亡个案时,林郑政府便立即更改口径,提出全面强检已非首要。

新冠疫情之下,香港政府民望下跌、政坛不睦,还要面临中共威权的“虎视眈眈”,恐怕早已接近“破罐破摔”。林郑政府越来越“贴身”中共,除了林郑月娥为其自身政治前途考量不得不为之,恐怕还是香港政府在中共强化集权过程中的“自然选择”。

近日,BBC刊文指出,中国官腔正融入香港政府用语,近年,尤其是2019年香港的民主示威运动兴起以来,香港政府在越来越多的场合开始用上类似“所谓”、“坚决反对”、“不会得逞”等中国官场用语。在“政治正确”,“表达忠诚”之外,香港政府在用语取向上与大陆越来越趋同,正应和着其与中共官场越来越契合的趋势,香港的“高度自治”正在这一趋势下消磨殆尽。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淒淒青草原
淒淒青草原
4 月 前

一国二制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