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3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蓬佩奥:若台湾成为中国一部分那不是统一,而是摧毁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侵略行动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月初才访问过台湾的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乌克兰的例子证明西方不能和稀泥,必须立场明确,否则会有让“坏人”误判的风险,要确保台湾有自我防卫能力,最重要的就是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它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台湾成为中国一部分,“那不是统一,而是一个摧毁一个独立国家的侵略行动。”

台湾总统蔡英文3月3日颁授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特种大绶景星勋章”。(台湾总统府提供)

月初才访问过台湾的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乌克兰的例子证明西方不能和稀泥,必须立场明确,否则会有让“坏人”误判的风险,要确保台湾有自我防卫能力,最重要的就是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它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台湾成为中国一部分,“那不是统一,而是一个摧毁一个独立国家的侵略行动。”

俄罗斯全面侵略乌克兰已达3星期,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星期三(3月16日)对美国国会发表演讲,寻求美国提供更多援助,拜登总统随后也宣布包括许多武器系统在内的8亿美元援助方案。

特朗普政府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同日在华盛顿保守智库传统基金会纪念韩国三星集团创办人李秉喆的讲座中说,他乐见拜登总统提供乌克兰人民这笔援助,但他认为美国早就应该这么做,不应被动回应普京的行为,在他国家先有行动后才做出反应。

他说,美国有道德能力来领导世界,也应该对美国的利益做出明确表态,美国也必须确保能专注于对人类尊严、西方文明及美国人民生活方式的下一个风险、下一场战争和下一个重大挑战。

“我们在乌克兰见到,当你在泥沼中,当有模糊存在时,当世界上的坏人不知道西方会如何反应时,那就会有让他们误判的风险。当我在台湾时我清楚知道,要确保台湾有能力自我防卫的其中一个核心要素,就是世界必须体认到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我们全都知道这是一个简单的真相: 它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它成为中国的一部分,那不是统一,那将是一个摧毁一个独立国家主权的侵略行动。” We see in Ukraine what happens when you’re in the muddy middle, when there is ambiguity, when the bad guys in the world don’t know exactly how the West will respond, there is risk they will miscalculate. When I was in Taiwan it became very clear to me, that one of the central features of making sure that Taiwan has the capacity to defend itself, is the world recognizing what we all know to be true, where we all know there is a simple truth: it is not part of China. That if it became part of China, it wouldn’t be reunification. This would be an aggressive action to destroy the sovereignty of an independent country.

中国宣称台湾是其领土一部分,即使要使用武力,最终也要实现领土统一。

不过蓬佩奥说,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但西方长期以来在中国共产党威胁下不敢承认这个事实,“没有一个西方领导人准备说,这是一个有独立主权的国家,我们应该帮助它保护它的主权”,他认为是时候美国这么做,因为当人们见到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边境集结,台湾人见到的是中国共产党持续增强它的力量。

“习近平说要韬光养晦。他或许在观察乌克兰以后说,他还需要多一点时间。” Xi talks about hiding his strength and biding his time. He maybe observing Ukraine and saying he needs to bide a bit more time.

不过蓬佩奥说,习近平不可能会隐藏他的实力,他见到美国撤出阿富汗,又见到西方在乌克兰承受苦难后才开始团结起来,当习近平想到这场对抗结束以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模样时,他一定会好奇,是否他可能拿到一张免费通行证,或是在西方开始保护主权国家之前“先咬一口苹果”,他说,西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蓬佩奥说,台湾有能力让习近平攻打台湾的代价和计算非常困难,或者习近平也在好奇他的将领是否对他说谎,“我们必须确定他们在对他说谎”,也必须确定台湾有足够的工具来自我防卫。

他说,长期以来美国不愿让台湾外交官与国务院官员会面,对这种外交接触设下大量规定和限制,他认为与一个主权国家的外交官见面却有这么多限制“是非常不合理的”(unconscionable),因此他为此做出许多努力,最后在1000天的国务卿任期中花了994天才得以解除美国与台湾的外交接触限制。

蓬佩奥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解决之道,虽然许多中国外交官把他当作箭靶,但最终他们也知道美国做了一件对全世界都有道理的事,“它反映了真正的现实,但真正的影响几乎是零”,除了他本人在去年1月20日卸任后30秒就遭到中国制裁以外。

2021年1月9日,蓬佩奥在特朗普政府下台前宣布全面解除美台交往限制。

他说,之所以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并非因为他很晚才做出这个决定,事实上他很早就决定要这么做,但要通过国务院律师团的同意“完全是一场噩梦”,每一个人都对他解除美台官方接触限制的备忘录有意见,支持与反对的意见是2比43,他花了9、10个月的时间才说服更多人支持他的决定,尽管拜登政府上任后在实务上有一些保留,但相关的规定并没有改变,他认为这是一件好。

蓬佩奥说,他在任内花了很多时间建立联盟与盟友共同对抗中国共产党,有人说特朗普政府反对多边形式,但其实他们是要让这些组织,包括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等多边组织更好的运作,不要让中共影响它们的行为。

他说,他在2018年时就曾提醒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北约的历史重要性是对抗苏联,这个目标大致上已实现,但北约仍然受到俄罗斯的威胁,现在不但见到而且还在经历中,“但我提醒他,北约也正受到普京的朋友和伙伴习近平的攻击,因此我们开始建设北约的能力。我们不应视为理所当然,因为许多北约国家与中国在地理上有距离,就以为这两个地方的意识形态没有区别。” I reminded him that NATO was under attack from a friend and partner of Vladimir Putin as well: Xi Jinping. And we began to build out NATO’s capabilities. We shouldn’t take for granted that there is the ideological divergence between the two mission sets.

所以无论是中国对北约的网络或从太空和空中的袭击,蓬佩奥说,北约必须准备好对抗接下来的一系列挑战,并不是只有东南亚的国家才知道,习近平有成为全球霸权的意图,因此所有具备强大力量的多边组织都必须有面对这个挑战的准备。

对于中国的战狼外交,蓬佩奥说,他是这种战狼行为的对象,也早已是《南华早报》政治卡通的常客,他认为这种外交最终只带来负面效果,“既幼稚又愚蠢”,美国不需要去对抗它,不过美国应该对抗的是中国共产党,在这方面美国做的既晚又慢。

他说,特朗普政府一直到很晚、很慢才承认台湾的外交官,也很晚、很慢才认定中国在新疆的作为是种族灭绝;很晚、很慢才关闭中国在休士顿的使领馆,虽然美国早就知道那个使领馆是有史以来在美国最大的间谍设施,在他和联邦调查局合作之下,最终总算成功的终结了中国在美国非常重要的一个外交据点,不过美国还有很多要做的事,在与中国的关系上,蓬佩奥说,最重要的就是必须遵循对等的原则。

蓬佩奥3月2日访问台湾,期间接受了蔡英文总统的赠勋,他也在一场公开演说中呼吁美国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称蓬佩奥是一个“信誉破产的前政客”,并称他的“狂言妄语”是不可能得逞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