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3月 1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谎太大实难圆:俄罗斯虚假信息的宣传脚本被撕碎

滚动 国际

过去几年来,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架构似乎势不可挡。然而,侵乌战争开始以来,与庞大的俄罗斯战争机器一样,其宣传机器也接连受挫。

视频截图显示俄罗斯官媒第一频道的雇员玛丽娜·玛丽娜·奥斯雅尼科娃举着反战标语牌冲入晚间新闻的直播间。(2022年3月14日)

过去几年来,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架构似乎势不可挡。 西方官员和独立观察人士说,通过让喷子工厂灵活机动地在社交媒体平台散播虚假信息和混淆视听的内容,然后再由今日俄罗斯(RT)等俄罗斯官媒放大音量,克里姆林宫得以一再扰乱议题,模糊事实并设定虚假不实的叙事,操弄那些容易接受他们说法的受众。 这些官员和分析人士经常对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如何能够站稳脚跟表示懊恼。俄罗斯设法干扰了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恶化了2016年难民危机期间的欧洲政治分歧,还在叙利亚塑造了一种叙事,把反对叙利亚领导人巴沙尔·阿萨德( Bashar al-Assad)的人士以及现场应急人员白盔队员(White Helmets)与圣战分子和“伊斯兰国”(ISIS)恐怖组织牵扯到一起。 然而,当俄罗斯的军队在乌克兰被更弱小却更灵活也更有士气的对手打得晕头转向之际,俄罗斯的宣传攻势看来也举步维艰。克里姆林宫似乎要营造一种宣传叙事,把自己干的事情栽赃给他人,还声称俄军的入侵是防御性质的,但是西方官员和分析人士说,俄罗斯的宣传员们并没有实现他们的预期。 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上星期对美国国会的一个委员会说,在他看来,在乌克兰问题上,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正在输掉信息战”。持这种看法的不止伯恩斯一人。 瑞典外交政策智库斯德哥尔摩自由世界论坛(Stockholm Free World Forum)的高级研究员安德斯·阿斯伦德(Anders Åslund)指出:“弗拉基米尔·普京长期以来享有信息战大师的名声。过去十年来,他把社交媒体武器化,并咄咄逼人地推广虚假的叙事,这被证实是至关重要的。”但是阿斯伦德评估说:“已经清楚的是,(俄罗斯)决定性地输掉了信息战。”

资料照片:德国法兰克福股票市场的一个电视屏幕播放着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镜头。屏幕下方的字幕写道:“网上与电视上的宣传战” 。(2022年2月25日)

阿斯伦德和其他观察人士说,虽然俄罗斯动用了其复杂圆熟的虚假信息战剧本,但是国际社会压倒性地聚集在一起,力挺乌克兰,用正义对邪恶的视角来评论俄罗斯的入侵,而且实施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制裁。全球名牌和公司急急切断与俄罗斯的关系,而世界各地的机构和个人纷纷向乌克兰捐款。联合国紧急救援协调人马丁·格里菲斯(Martin Griffiths)星期一提到,仅他的办公室就从143个国家收到了捐助。 那么,为什么俄罗斯运作娴熟的虚假信息机器这一次没有像以前那样经常能够把水搅浑呢?公关专家、前乌克兰新闻部副部长塔蒂亚娜·波波娃(Tetiana Popova)说,原因很简单。她对美国之音说:“对宣传最好的反制就是真相。”

宣传攻势受挫 乌克兰实地有大批国际记者,乌克兰自身的信息勇士们也很敏捷和警惕,他们经验丰富,实力不容小觑。乌克兰方面很迅速地就能捕捉住俄罗斯的说法,证明它们的谬误,挫败俄罗斯宣传人员控制战争叙事的图谋。波波娃和其他观察人士说,乌克兰的信息勇士们经常比俄罗斯的对手捷足先登。 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在全球各地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蔑视,并被贴上了“奥威尔式”的标签。3月10日,面对大量的视像证据和目击者证词显示俄军一直在攻击乌克兰平民,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却矢口否认。他的这番评论引起了举世惊诧。他甚至争辩说,俄罗斯根本就没有攻击乌克兰,这也让人瞠目结舌。 曾在全球公关公司博雅公关(Burson-Marsteller)担任俄罗斯与乌克兰事务执行主任的迈克尔·维拉德(Michael Willard)认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他的高层官员“在他们的通讯战术方面笨手笨脚”。他说:“现代通讯把地球缩小了。消息最终还是会泄露出去的。” 他和其他公关与市场营销专家指出,俄罗斯对事实的扭曲实在太大了,包括一开始普京把他发动的战事只是称为“特别军事行动”而不是入侵,这让俄罗斯恶名昭著的虚假信息机器难以加工。开源调查者和自由职业的地理定位者,比如英国博主艾略特·希金斯(Eliot Higgins)创建的记者集团铃铛猫(Bellingcat),让俄罗斯的宣传人员更加难以为那些最有可能接受他们说法的受众炮制出哪怕只让人半信半疑的叙事。 上星期,在俄罗斯炮击了被围攻的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的一家妇产医院并当场造成包括一名儿童在内的三人死亡和17人受伤后,俄罗斯各地的大使馆展开协调行动,在克里姆林宫支持的喷子工厂的支持下,试图设定这样的说法,也就是:这座医院被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改造成了军事基地。“真相是,这家妇产医院自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别行动开始以来就没有运营过,”俄罗斯驻以色列使馆发推说。“民族主义者亚速营的激进分子赶走了医生。“ 但是,俄罗斯使馆张贴出来显示乌克兰民兵驻地的照片被与铃铛猫有关的调查人员做了地理定位,确认那里离妇产医院有10公里。克里姆林宫控制的电视频道今日俄罗斯(RT)星期一用了一整段节目时间来攻击铃铛猫和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等非政府组织,指责他们记录炮击公寓楼和平民逃离战火的人道走廊以及对居民区使用集束炸弹等事件是在散布虚假信息。 普通的乌克兰人也一直在记录这场战争,利用他们的手机记录下轰炸和随后造成的破坏。 俄罗斯的信息战行动还遭到另一个重大挫折。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社交媒体巨头采取步骤,把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虚假信息从他们的平台删除,并拆散了试图操弄算法、以不正当手段推送亲俄叙事的可疑网络。有27个成员国的欧盟还禁止今日俄罗斯和卫星台(Sputnik)等俄罗斯国家控制的媒体对欧盟集团广播,这也严重束缚了俄罗斯的虚假信息行动。 欧盟外交政策主管何塞·博雷利(Josep Borrell)在宣布禁令后对欧盟议员们说:“他们不是独立媒体,他们是克里姆林宫操弄系统的资产和武器。“ 更重要的是,对社交媒体运用娴熟的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以及他的每日视频讲话在网络广泛流传,人气鼎盛,鼓舞全世界支持遭到攻击的乌克兰。对此,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机器在全球舞台上找不到什么对付方法。 泽连斯基是有人缘的电视喜剧演员出身,而普京则是不苟言笑的间谍大师,在他们两人的对决中,泽连斯基更胜一筹。“从一个研究危机领导力的人的视角来看,他是极有效力的,”历史学者南希·科恩(Nancy Koehn)说。她写过《危机中铸就》(Forged in Crisis)一书,研究战时领导力。 “他显示了灵活能力,随着危机形势的转变而转向并临场发挥。他聪明地与本国人民和世界各地的民众沟通,而且似乎每天都在改进,” 她对《哈佛校报》(Harvard Gazette)。“然后,再加上泽连斯基一而再再而三利用那种情感意识和鲜明道义来向世界其他地方解释他的国家和人民遭遇的事情。还有他个人的勇敢和那种不畏艰难而反抗普京侵略的坚不可摧的执着,这不仅鼓舞了其他的千百万人,还是这位领导人本人真正的个人力量源泉。” 即使是在严格控制的俄罗斯媒体环境,克里姆林宫也遇到了挑战。俄罗斯国有电视台第一频道(Channel One)的新闻部雇员玛丽娜·奥斯雅尼科娃(Marina Ovysannikova)星期一(3月14日)冲入晚间新闻的直播间,呼喊“停止战争!不要战争!”的口号。她的父亲是乌克兰人。她举着用俄语写的标语牌,上面写道:“不要相信宣传。他们在这里对你们说谎。”演播室的导博急忙换了画面。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David
David
5 月 前

海外网络加速VPN,访问外网必备,300+美国优质线路v2ray节点,稳定不掉线,推荐免费试用 http://ziyun.c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