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大午案”庭前会议强行召开 孙大午或面临二十五年重刑

焦点 不平则鸣

近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21人或单位目前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强迫交易、妨害公务、聚众冲击国家机关、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诈骗等多项罪名。据案件知情人士透露,检察机关给出的对孙大午的量刑建议是二十五年。

近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21人或单位目前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强迫交易、妨害公务、聚众冲击国家机关、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诈骗等多项罪名。据案件知情人士透露,检察机关给出的对孙大午的量刑建议是二十五年。

此外,孙大午的妻子刘会茹、儿媳张媛、马晓晨及刘艳霞等另案处理人员的辩护人,也在16日先后接到高碑店市公安局电话通知,上述人员已被移送高碑店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维权网对此指出,河北政法部门将孙大午的家属分案处理,除基于削弱辩护力量的考虑外,主要因“满门抄斩”式的办案方式在法庭上太难看。

5月17日,“大午案”法律团队、大午管理团队联合发布《致保定市委书记党晓龙的公开信》,对当局仅赋予此案10天的庭前准备时间提出抗议,并要求当局遵守政策法律,回到正确道路,不要盲目推进庭审。

律师团队认为,飞速推进案件不可能保障程序公正,不可能保障辩护权、阅卷权及其他所有诉讼权利,庭审沦为走形式、走过场,这是公然对法律的践踏和破坏。同时,法律团队认为河北当局以及办案机关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要快审重判孙大午等人。

然而河北高碑店市法院仍于17日当天不顾“大午案”各辩护人的强烈反对,强行召开了庭前会议。虽然多位辩护人因庭审日程无法到场,且几乎所有辩护人因法院没有保障基本的阅卷时间而递交了延期申请,但法院表示“如不参加,将分案处理”。

5月19日,孙大午在庭前会议上说:我可以承担责任,即使是重罪。后面这些人都很可怜的,都应该是我的责任。后面这些人都是人质。我们有四五十亿的资产,负债十个亿我们承受得起,我和妻子做了36年了,没有分过红,现在这样追究我,亲者痛,仇者快,我希望我承担一些罪,哪怕是重罪,希望放了后面这些人,我们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