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3月 1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普京陷乌克兰泥潭,战争将何去何从?

滚动 国际

自俄罗斯2月24日开始攻打乌克兰之后,战火已经燃烧超过半个月。这场冲突被认为是“欧洲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的战争”,其震荡也被认为将波及未来几十年的全球实力。

两岁的乌克兰小女孩在逃离哈尔科夫的俄军战火后在波兰的一处入境路卡处吃饭。(2022年3月11日)

自俄罗斯2月24日开始攻打乌克兰之后,战火已经燃烧超过半个月。这场冲突被认为是“欧洲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的战争”,其震荡也被认为将波及未来几十年的全球实力。

俄乌冲突将可能走向何方,引发广泛思考。英国广播公司日前刊文“盘点五种可能结局”,包括速战速决、持久战、扩大战、外交解决和普京下台。

早在2月3日,俄罗斯退役上校、知名军事评论人米哈伊尔·米哈伊洛维奇·霍达连诺克(Mikhail Mikhailovich Khodarenok)发表评论文章,反驳俄罗斯政坛一段时间以来对闪电攻克乌克兰的乐观态度,称那是“过度兴奋的俄罗斯专家的轻浮幻想”。

霍达连诺克指出,尽管一些政治分析家强调,俄军强大的火力打击将摧毁乌军几乎所有的观察、通信体系,消灭其炮兵和坦克部队,声称最快只需要几十分钟就可以拿下乌克兰,但是,“这实际上表明,那些分析家完全不了解邻国的军事、政治局势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心态。坦率地说,这个毗邻我国的共和国对莫斯科的仇恨程度(众所周知,仇恨是武装斗争最有效的燃料)被低估了。”

霍达连诺克的论断被认为是对普京后来发动军事行动之后速战神话破灭的“铁板神算”。

诺曼·内马克:五种可能

美国斯坦福大学东欧研究中心教授、胡佛研究院资深研究员诺曼·内马克博士(Dr. Norman Naimark) (照片由本人提供,来自https://history.stanford.edu/people/norman-naimark)

美国斯坦福大学东欧研究中心教授、胡佛研究院资深研究员诺曼·内马克博士(Dr. Norman Naimark)认为,俄乌战争结局的可能性很多,不过,总结起来应该有几条主要脉络。

这些脉络包括乌克兰被征服和占领;国际制裁导致俄罗斯人民难以为继,普京遭到抛弃;乌克兰东西分裂,西独东占;乌克兰人赢得战争以及最令人担心的“车臣模式”这五种可能。

内马克告诉美国之音,第一种可能,如果乌克兰被征服和占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占领将持续多长时间,以及乌克兰人将反抗到什么程度。他说,“我认为,乌克兰人不会停止反抗。换言之,俄罗斯能占领大城市,但是,乌克兰人将继续战斗,比方以游击队的方式抗争。”

第二种可能,如果战争引出的持续国际制裁导致俄罗斯人民不满,那么,“俄罗斯的寡头们,就是富人们,将会决定找人把普京给替换掉,然后,会与乌克兰达成协议”。

另一种是乌克兰分裂。内马克说,乌克兰出现东西分裂也是可能的,“乌克兰西部曾经两次被俄罗斯占领,一次是1935-1941年那一段,另一次是二战之后。西部乌克兰人与俄罗斯的对立远超东部乌克兰人。尽管东西乌克兰的界限现在已经没有实质意义,但关键是西部乌克兰对于俄罗斯来说是极不容易占领的。这样的话,也许俄罗斯会放过那里,仅仅占领乌克兰其他地区。”

第四种,内马克认为,如果乌克兰打赢了战争,“毕竟他们正在非常顽强地战斗,超过我们的想象。如果他们的抵抗让俄罗斯难以招架,那么,普京只能想办法抽身。”

内马克表示,他最担心的情况是第五种,就是“车臣模式”。他告诉美国之音:“这是让大家非常担心的,也是我非常担心的。那样的话,俄罗斯人会干脆用火力把乌克兰的城市都夷为平地。那就是直接的种族灭绝,大谋杀,大恐怖。而且,我现在还没有触及核危机,我不想触碰这个话题。俄罗斯有足够的巡航导弹,有那种能让城市燃烧的武器,就像二战结束时那种样子。那种情况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灾难性的。”

大西洋委员会:四种结局

美国外交智库“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日前刊文称,它认为有四种结束冲突的可能,不过,即便最乐观的情况也并不意味着太平盛世已经到来。

该文认为,“第聂伯河上的奇迹”是第一种预料的结局。文章称,在这种情况下,普京受到西方支援下乌克兰的坚韧反抗后损失惨重,“加上内部经济崩溃和外交孤立,不得已偃旗息鼓。乌克兰得以保存主权民主,莫斯科战败导致民怨沸腾,北约安全形势改善,乌克兰更加亲近西方。不过,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欧洲重回战前的局面,因为短暂战争的死亡悲剧,将导致悲情随后广泛传播”。

下一种可能是“俄罗斯深陷沼泽”。如果普京险胜,将在乌克兰扶持傀儡政权,乌克兰大城市被占领,但是乌克兰人民将不会终止反抗。普京及其政权将意识到,他们看似赢得了战争,却深陷沼泽无法脱身,就像前车之鉴的阿富汗战场。

第三种情况被称为“全新铁幕”。如果乌克兰被占领,其抵抗力量不足以撼动俄罗斯的傀儡政权,普京将加大打压异己,制造全新铁幕,“那么,北约将终日面临隔壁全副武装邻居的虎视眈眈,武装冲突随时可能发生,看不到可能的结局,没有和平解决的保证”。

第四种情况是“北约俄罗斯之战”。文章称,如果普京的边境设计超越乌克兰,他将可能把注意力转移到他一直觊觎的乌克兰以外其他地区,“那将是欧洲和全球秩序面对的最危险的未来”。

不过,“战争极少会按剧本发展”,文章说。

彼德·库兹尼克:俄罗斯恐以核武屈人之国

美国美利坚大学历史教授、《重新思考冷战文化》的共同编辑彼德·库兹尼克(Peter Kuznick)博士 (照片由本人提供)

美国美利坚大学历史教授、《重新思考冷战文化》的共同编辑彼德·库兹尼克(Peter Kuznick)博士,也是该大学核研究所的主任和创始人。

他告诉美国之音,普京的行为告诉世界,他一直在核问题上“打算盘”。

库兹尼克说:“普京提高了核力量的戒备状态;乌克兰最大的欧洲核反应堆周围的建筑物在战火中燃烧。那个反应堆万一出事,放射性物质将在俄罗斯、乌克兰和欧洲上空扩散,世界将陷入恐惧之中。”

库兹尼克说,俄罗斯新闻媒体在炒作,“称美国为乌克兰政府提供了钚元素,要帮助乌克兰开发30枚核弹对付俄罗斯。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我时就提出了这个问题。我试图消除谣言,但这可能就是俄罗斯使用核武器时会用的借口。”

库兹尼克说,大家都知道,俄罗斯可以导演升级也可以导演降级,可能会战术性地使用核武器,“来展示其要制服对手的决心……而且,核危机可能是事故,也可能是蓄意的。俄罗斯越绝望,就越有可能发生类似情况”。

美国广播公司日前刊文,引述其新闻撰稿人和前驻韩美军司令罗伯特·艾布拉姆斯将军(Gen.Robert Abrams)的话说,有两件事是可以肯定的,“我认为我们可以肯定,乌克兰的绝大多数城市都可能被摧毁,人民遭到屠杀”。

艾布拉姆斯将军说:“我这么说是因为乌克兰的抵抗,他们的武装力量和人民如此强大,如此有能力,这对俄罗斯军方来说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因此,俄罗斯军方已经基本脱掉了手套,他们在郊区和住宅区使用我们所称的哑弹,就是非精确制导弹、火箭和大炮,来摧毁民用基础设施。”

艾布拉姆斯指出,冲突将使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 250 万人逃离乌克兰;联合国预测,最终将可能有1000万乌克兰人因战争而流离失所。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