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3月 1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和顺石油赵忠设套路 前湖南省纪委副书记胡奇出手害投资人枉法入狱

不平则鸣

应同乡好友之邀,李凡奇被拉去合作开发长沙的一个地产项目,在投入了近7千万元,将原本价值5千万的地块做到了估值5个多亿后,李凡奇不仅投资打水漂,人还被送进了监狱。

应同乡好友之邀,李凡奇被拉去合作开发长沙的一个地产项目,在投入了近7千万元,将原本价值5千万的地块做到了估值5个多亿后,李凡奇不仅投资打水漂,人还被送进了监狱。

邵阳女首富专玩空手道,朋友轻信成目标

2009年底,邵阳同乡陈钢找到李凡奇,称他与姐姐钟金莲已经谈妥,长沙项目广大环球家私城的112亩地块已归他所有,想邀其一起开发。

彼时,李凡奇在长沙成功开发了“现代城”等数个项目,有着丰富成熟的项目开发经验。

陈钢的姐姐钟金莲,号称“邵阳女首富”,实则是个玩空手道的高手。

2003年,钟金莲在长沙市开福区以建家具城的名义,用28万元每亩的价格获取了367亩土地的开发权。因无资金开发,钟金莲曾找过珠江实业、四川英祥等企业合作,但结果都因发生矛盾先后退出。

此后,由开福区政府出面协调分地,原项目中的367亩土地,有112亩分给了钟金莲。

至此,钟金莲几乎白得了112亩土地。

到2009年底,钟金莲名下的土地因为闲置长达7年,面临被政府收回的风险,便加快了找下家接盘的行动。此时,邵阳商人李凡奇则成为了钟金莲姐弟借船出海的下一个目标。

地块升值后,赵忠半路杀出

基于对同乡陈钢的信任,李凡奇的湖南奇凡胜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奇凡胜公司”)于2010年2月与环球和顺公司签订了合作开发协议。

双方约定,奇凡胜公司负责出资,占项目股份的65%,环球和顺公司负责出地,占项目股份的35%。

签订合作协议后,奇凡胜公司投入了6800多万元,对项目进行了重新规划定位,将容积率从1.6调整为3.2,并进行了大量地勘、土石方建设等工作。此后,地块的价值也由此前的5000万元,升值至5亿元左右。

就在项目地块大幅升值之际,2012年下半年,赵忠(现为和顺石油的董事长,公司股票代码603353)杀出,称其在合作项目占有股份。

此后,赵忠又找到李凡奇,表示愿意以1500万元将其股份转让给李凡奇。

至此,李凡奇才听说赵忠的湖南和顺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和顺公司”),于2006年3月,与钟金莲曾经合作成立了湖南环球和顺有限公司(下称“环球和顺公司”)。

而钟金莲、陈刚姐弟则对赵忠的说法极为愤慨,大骂赵忠不要脸,称应该是赵忠给钟金莲钱,并提供了钟金莲与赵忠的合作协议、分地协议等文件向李凡奇做了解释。

李凡奇选择了相信钟金莲姐弟。

到了2013年的上半年,事情变得更为复杂起来。

这个时候,据陈钢说,他跟姐姐钟金莲分家了,钟金莲将其在邵阳的项目给了陈钢,长沙环球和顺公司项目又归了钟金莲。

此后,钟金莲也时常到长沙工地看项目,与李凡奇讨论项目的有关事项。

李凡奇则多次督促钟金莲,尽快解决与赵忠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

钟金莲故意拖延,李凡奇被套

然而,钟金莲却以各种借口和理由,故意拖延解决与赵忠的股权纠纷。

为推进项目,李凡奇曾主动在2013年至2014年间,数次替钟金莲约了赵忠,但钟金莲以各种借口失约。

赵忠的突然介入,导致了项目被迫停滞。

考虑到钟金莲与赵忠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李凡奇萌生退意,于2013年11月2日,与钟金莲签订了《补充协议》。

《补充协议》签订后,钟金莲又拖了几个月没有履约,项目不得不进行清算。

据知情人讲,当时钟金莲见项目大幅升值,便很爽快地同意了李凡奇的清算退出,并安排了几名财务人员同奇凡胜公司对帐。

有分析认为,陈刚的退出,钟金莲接手长沙环球和顺项目,玩的是金蝉脱壳。一方面让其弟弟陈刚接手、剥离邵阳的优质资产;另一方面,拿回长沙大幅升值的项目,以此摆平钟金莲在邵阳近9个亿的债务。

2014年7月13日,奇凡胜公司与钟金莲签订了《清算协议》。

《清算协议》约定,由环球和顺公司向奇凡胜公司支付投入资金、管理费、资金回报等共计1.18亿元;若两个月内不能支付,则以月息3%支付逾期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在签订《清算协议》时,钟金莲再次表现了空手套白狼的天赋,她提出要求让奇凡胜公司再借150万元给她后,她才在清算协议上签字。

李凡奇不得不答应,被迫又借了150万给钟金莲。

邵阳债主王宁介入,和顺公司参与谈判并最终签订调解协议

《清算协议》签订后,钟金莲再次拖延、搪塞,不予履约。

无奈之下,奇凡胜公司于2014年10月,将环球和顺公司诉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并申请冻结了环球和顺公司名下的85亩土地。

同期,赵忠的和顺公司也作为独立第三人,参加了诉讼。

2014年底,邵阳的众多债权人得知钟金莲长沙环球和顺项目土地被冻,纷纷加入到土地的处置事务中来。

为妥善解决邵阳债权人的债务,湖南省高院召集诉讼各方开会,钟金莲带着邵阳的债权人代表王宁及律师一起参会。钟金莲当天向大家介绍称,王宁是她的顾问。

这一次,是李凡奇与王宁的第一次见面。但在后来李凡奇被检方指控时,却被认定为李凡奇与王宁“共谋”并“胁迫”钟金莲签订了《补充协议》、《清算协议》等系列协议。而事实上,上述协议签订之前,李凡奇与王宁从未谋面。

省高院会议后不久,陈钢领着邵阳债权人、王宁等人到了李凡奇的办公室,轮番看守着李凡奇,威胁、逼迫其表态同意他们参与长沙土地的处置。无奈之下,李凡奇只能答应。

2015年1月20日,钟金莲、李国祥(代表赵忠的和顺公司)等人一起向湖南高院写了一份《延期开庭申请书》,此举意味着钟金莲与赵忠之间的股份纠纷达成了基本共识。

2015年2月3日,王宁、钟金莲等人约了和顺公司的代表李国祥,在奇凡胜公司签署了调解协议,奇凡胜公司由代表杨胜签的字。

投资推高项目价值翻数倍后无奈退出,怎成强迫交易?

在多方达成调解协议之后,湖南省高院于2015年2月,依据各方签订的调解协议出具了调解书。

但此后的执行却异常艰难,钟金莲继续老赖策略,采取种种办法阻挠。

对于钟金莲的行为,韶山市法院在一份报告中直言不讳地说,“钟金莲此人,……多次阻碍法院的拍卖,属典型的老赖”。

在钟金莲的干扰下,评估价为3.52亿的查封地块,两次流拍。

事情一直拖到2016年7月,此时邵阳众多的债权人早已民愤四起。后来,邵阳政法委等部门出面协调和见证,让李凡奇从大局出发,由奇凡胜公司出价4亿元买下了查封土地的资产包。

本以为问题得到了解决,结果赵忠再次斜刺里杀出。又通过时任湖南省纪委副书记胡奇、赵文斌(原开福区委书记,已落马)等权威人士给李凡奇设下鸿门宴,在当天的酒桌上指定让赵忠参与合作。当时还有长沙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李宗戈在场,也是赵忠的铁杆保护伞。

李凡奇无奈同意。

2016年10月18日,李凡奇、赵忠和王宁达成了4:3:3的合作比例,竞买环球和顺公司的资产包。

2016年11月16日,邵阳政法委重新召开协调会,李凡奇、王宁同意以赵忠的和顺公司的名义,报价5.357亿元取得了资产包,李凡奇和王宁则成了暗股东。

从协商解决钟金莲邵阳近9亿的民间集资债务,到协商李凡奇的投资问题、与赵忠的股权纠纷,李凡奇自始至终走的都是法律途径,有邵阳政法委的协调和见证,有湖南省高院的协调和裁判,所有人都觉得事情终于可以圆满解决了。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再次超乎常人想象。

最后赢家赵忠独占数亿元,李凡奇分文未得反成阶下囚

土地到手后,由于实际控制权完全在赵忠的和顺公司,赵忠则完全不顾李凡奇与王宁的意见,于2017年11月 29日,将土地作价7.2亿,以4.68亿元将65%的股权转让给了秀龙地产。

赵忠收到秀龙地产支付的4.68亿元之后,邵阳债权人款项全部付清, 赵忠自己的4300万也全部收回,却未按债权比例向李凡奇支付款项。

鉴于赵忠的行为,李凡奇、王宁提出对于项目地块剩余35%的股权,按股份比例要求过户股权,做明股东,但遭到赵忠的拒绝。

为此,三方产生重大分歧,李凡奇和王宁分别起诉赵忠要求确认股权。此间,有人向李凡奇放狠话,说要以扫黑除恶的名义把他送进监狱。

2018年3月,赵忠将和顺公司的股东、高管,其弟媳的姑姑颜某群安排到环球和顺公司担任财务主管。此后,颜某群以钟金莲公司员工的名义,向有关部门举报,称王宁、李凡奇强夺环球和顺公司超6亿资产,致使公司法人钟金莲精神异常,并要求打击李凡奇。

2020年6月8日,李凡奇突然被人从家中带走。后被指定监视居住在长沙县黄兴镇维也纳酒店,时间长达190天。其口供,也是在这里取得。

由于李凡奇与涉黑挂不上边。最后,李凡奇涉黑恶案,只能改成涉嫌强迫交易罪在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进行了审理。

2021年12月30日,开福区法院以强迫交易罪判处李凡奇有期徒刑5年6个月。

李凡奇称受到严重刑讯逼供,对其判刑关键证据不足

一审时,李凡奇当庭对自己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的口供讲述称其这是办案人员以刑讯逼供的非正常手段获得,指居期间自己被残酷折磨,皮肤溃烂,伤口跟衣服黏连在一起,生不如死。

律师要求调取更多的询问同步视频录像,未获提供。

2021年下半年,李凡奇的家属就其被刑讯逼供的问题进行上访和举报。开福区公安分局曾找李凡奇之子李源核实情况,并告知指定监视居住期间的录像视频只保存7天。但按照规定,应该是指居多久时间,每一天的视频录像都应该留存。

关于李凡奇涉嫌强迫交易罪问题,律师认为,其行为不构成强迫交易罪,补充协议、清算协议、调解协议的签订不属于强迫交易罪中规定的“强迫他人收购其他资产”。此外,鉴于和顺公司内部股权问题引发矛盾,钟金莲和李凡奇双方采用股权转债权的方式解决纠纷,系合理合法的经营行为。

判决书称,李凡奇在钟金莲家强迫钟签字。李表示这一指控纯属诬陷,当时在现场的人和钟家的保姆都可以作证。但对此细节,公安机关并未取证核实。

重要的一个细节是,2015年2月10日,湖南省高院组织调解时,法官详细询问了调解协议是不是钟金莲是自愿的,钟回答是自愿的。而此前的补充协议、清算协议也得了钟金莲的积极配合。

更重要的一个事实是,钟金莲在空手套白狼得到112亩土地后,利用奇凡胜公司的投资使得土地升值到了5亿左右,并用这块土地帮她消除了近九个亿的债务。

知情人称,李凡奇投入的是真金白银,且为了邵阳市政府平息债权人风波,一直在配合邵阳市相关部门,也是在省高院的调解下签署的协议,怎么就从一名实实在在干事的企业家,变成了恶势力呢?

但在赵忠的笔录中,他向公安谎称他仍然占有环球和顺公司股份使得他公司损失了2.5亿。这一点与钟金莲此前的说法、文件协议内容相矛盾,但此后钟金莲又配合赵忠举报李凡奇。由此可见,两人唱起了双簧对付李凡奇。

2021年4月7日,赵忠又向开福区公安局递交了由于李凡奇等人强迫交易,造成其公司损失了3.76亿的报告,为李凡奇被认定强迫交易了钟金莲和赵忠起到了推手作用。

对此说法,当年参与谈判的知情者进行了驳斥。最初赵忠希望李凡奇接受其股权,转让价格是1500万元,李凡奇基于与钟金莲的合作协议没有要。后来,是王宁、钟金莲与赵忠谈好了价格退出股权,并提价到4300万。知情人称,若是强迫交易,哪有让被强迫对象获得更多利益的事情?

此外,赵忠还称,2014年底,他的和顺石油正值上市关键期,为避免影响,他才被迫同意转让股权。

知情人称,和顺石油2015年11月才进行股改, 2014年底和顺石油并没有进入上市程序,这是明显的谎言。

律师认为,李凡奇与王宁仅仅是在与钟金莲签订的《调解协议》上有交集,判决书所载述的强迫交易,除了王宁等被告人的口供、钟金莲、颜某艳等人的证言外,并无其他客观证据予以证实。

知情人也表示,本案明显带有用刑事手段介入经济纠纷的嫌疑,而结果也表明,该案最大的实际受益人为赵忠和他的和顺公司,而奇凡胜公司和李凡奇不仅未能完全实现债权,反而导致公司负责人身陷囹圄,成了事实上的最大受害者。

赵忠的官方后台有湖南纪委原副书记胡奇,胡奇帮助赵忠命令湖南省政法系统的腐败分子帮助赵忠完成巧取豪夺的巨额资本,并设计多起陷害商业伙伴,夺取资本。

赵忠的政法后台有长沙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李宗戈、长沙市开福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邓集峰,当然还有开福区公安分局下属的几个所长,他们帮赵忠打击商业对手,陷害商业伙伴,他的口号是“不是案件,也要做成案件”。明明是经济纠纷,在赵忠的要求下,他们办成刑事案件,无法无天。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