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5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对抗中俄北极野心 布林肯开启北欧之行

滚动 国际 财经科技 军事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本周开启北欧之行,将出席北极理事会外长会议。分析认为,这次访问体现了美国在北极地区领导力的回归,如何应对俄罗斯和中国在北极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值得关注。

绿色和平组织的 “北冰洋日出 “号在北冰洋进行考察时看到了浮冰(2020年9月14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本周开启北欧之行,将出席北极理事会外长会议。分析认为,这次访问体现了美国在北极地区领导力的回归,如何应对俄罗斯和中国在北极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值得关注。

布林肯首先访问了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周二抵达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周三将参加两年一度的北极理事会外长会议,这是一个由八个与北极接壤的国家和六个北极土著团体组成的国际论坛。在这之后,布林肯还将前往格陵兰岛。

全球变暖正迅速改变北极地区,不断扩宽的水道为大国的经济竞争和军事对抗提供了新的舞台,俄罗斯和中国正在该地区寻求新的扩展机会。

华盛顿智库北极研究所总裁兼执行总监赫尔曼(Victoria Herrmann)告诉美国之音:“他(布林肯)要向北极国家表明,在经历了四年的政治紧张关系后,美国已经准备好再次合作,而且通过强有力的在气候问题上的领导,美国已经准备好成为一个远比以往更强大的地区力量。”

时任国务卿蓬佩奥2019年出席北极理事会时,这八个国家罕见地没有发表联合声明。当时蓬佩奥严厉批评了中国和俄罗斯在北极圈的野心,并更多地将气候变化描绘成一个经济机会而不是问题。

美俄外长会谈

在北极理事会期间,布林肯将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举行首次面对面会晤,这将为美国总统拜登在6月访问欧洲期间可能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面奠定基础。

美俄外长的这次会晤正值华盛顿和莫斯科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之际。美国对俄罗斯实施了一系列的制裁和外交驱逐,以回应俄罗斯的网络攻击、对美国大选的干预,以及对克里米亚的持续占领。

在双方会晤前夕,俄罗斯再度展现强势姿态。拉夫罗夫周一公开警告西方国家不要在北极地区提出主权声索,不要挑战俄罗斯在北极的影响力。

拉夫罗夫说:“很长时间以来每个人都绝对清楚,这是我们的领土,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有责任确保我们北极沿岸的安全。”

俄罗斯拥有长约2.5万公里北冰洋海岸线,长期以北极地区的超级大国自居。莫斯科的区域优势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其强大的北方舰队。除了海军舰队外,俄罗斯还有近40艘破冰船,相比之下,美国只有两艘。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国际法教授卡拉斯卡(James Kraska)认为,此次会面有助于美国获悉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动向,后者将接任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

他告诉美国之音:“随着俄罗斯担任北极理事会主席,布林肯将寻求与俄罗斯的共同点,了解俄罗斯的重点领域,这些领域可能与北方海路的航运和近海能源有关。”

在冰岛担任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期间,该国主要关注海洋和海洋环境问题,而俄罗斯接任后可能会更加关注经济发展。北极地区蕴藏着地球上25%未被开采的石油和天然气,矿产价值高达30万亿美元。

随着北极地区冰层的融化,俄罗斯希望利用北极的航道向海外市场出口石油和天然气。北极地区现在至少占俄罗斯GDP的10%,占其出口的约20%。

赫尔曼指出,俄罗斯在北极的参与不仅出于经济需要,还有政治军事考量,这是美国需要在该地区加强存在的重要原因。

她说:“俄罗斯与北极的关系比单纯的利益更复杂。在北极地区拥有强大的军事存在和形象,对俄罗斯的国家认同和反对西方的姿态非常重要。”

俄罗斯在北约领空附近和北极地区军事演习的次数和范围都在增加。今年3月,俄罗斯在北极地区进行了为期一周的综合军事演习,包括三艘核潜艇在北极地区破冰,以及战机在北极上空飞行。

作为向北极地区投射力量的一部分,俄罗斯正雄心勃勃地推进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俄军方近年来翻修了飞机跑道,部署了新的监视和防空系统,并计划在所谓的北方海路上建设港口,这将加强其在北极海岸线的军事存在。

布林肯周二在与冰岛外长瑟达森(Gudlaugur Thor Thordarson)的联合简报会上说:“我们对在北极地区增加的一些军事活动感到担忧”,这增加了“事故和误判 ”的风险,同时“破坏了该地区和平和可持续未来的共同目标”。

为了捍卫北极航线的通行和航行自由,美国海军去年两次与欧洲盟友在靠近俄罗斯的巴伦支海举行演习,这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的首次。

中国争夺北极影响力

同时,美国还需要警惕俄罗斯与中国在北极地区联手,中国希望在该地区扩展地缘政治影响力,俄罗斯则需要中国的资本来实现其野心和对抗北约。

丹麦皇家国防学院的中国问题专家宋美佳(Camilla T. N. Sørensen)告诉美国之音:“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军事集结是对美国的威胁,而中国的经济、外交和政治活动则被视为一种挑战,通过更广泛的美中大国竞争棱镜来看待。”

中国在2018年公布的《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中将宣布自己是一个“近北极国家”,主张将该地区作为全球公域对待。中国学者认为,控制该地区将使北京在北半球拥有“三大洲和两大洋”的地理优势。

尽管中国未在北极寻求领土主张,并在回应涉及开放北极的问题上相当保守,但北京却在稳步推进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近年来,中国向北极派遣了海军舰艇,建造了第一艘破冰船,还在其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加入了“冰上丝绸之路”,称将与俄罗斯开展北极航道合作。

智库威尔逊研究中心的极地研究所主任斯福雷格(Mike Sfraga)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渴望在他们认为重要的地区影响和塑造未来的地缘政治格局。

他说:“虽然北极不是中国的首要任务,但随着新海洋的出现,能源多样化的需要,通过投资和研究活动增加进入北极地区的机会,中国渴望在这个全球重要性只会越来越大的地区变得更加相关和积极。”

中国一直在寻求对北极具有军事用途的基础设施的控制,包括在瑞典开发一个大型区域港口和一个潜艇基地;在格陵兰岛购买一个旧海军基地和三个机场;在冰岛一个无法打高尔夫的地区建造高尔夫球场和机场。

中国以多种方式增加在近北极国家的影响力,例如努力与北极国家达成贸易协议,利用经济杠杆施加政治影响力。

美国正愈加关注中国在北极地区的投资意图,并劝说盟友加大对中国投资的安全审查。

在周一访问丹麦期间,布林肯谈及中国投资时表示:“在投资方面,有些领域是特别敏感的。丹麦刚刚通过了重要的投资审查立法,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确实想确保我们保护最敏感的行业和技术,避免知识产权被盗。”

北欧各方也对中国的战略投资越来越警惕。今年4月,格陵兰岛叫停了一个中国作为最大股东的稀土开采项目;加拿大在去年12月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收购加拿大北极地区的一座金矿。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