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5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会如何以锐实力对付台湾?

滚动 港澳台

中国近年来在全世界不断扩大影响力,台湾和香港被认为是中国共产党施加锐实力的最重要目标,美国及台、港学者分析中共对台湾和香港的统战和渗透手法后认为,北京当局挟其庞大经济实力在世界各地复制类似模式,但也因过于咄咄逼人引发负面效应,成效还难以断定。

行人走过香港街头港版国安法的宣传牌。(2020年7月15日)

中国近年来在全世界不断扩大影响力,台湾和香港被认为是中国共产党施加锐实力的最重要目标,美国及台、港学者分析中共对台湾和香港的统战和渗透手法后认为,北京当局挟其庞大经济实力在世界各地复制类似模式,但也因过于咄咄逼人引发负面效应,成效还难以断定。

为深入研究和分析中国在台湾、香港及其他地区如何进行影响力活动,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和港、台专家集结多位学者的分析共同编辑了《不只锐实力:中国共产党对台湾和香港的渗透》的论文集,从选举、经济、媒体、娱乐及宗教5个领域来分析中国渗透台湾和香港社会的手法和模式。

台港是中国影响力首要目标

黎安友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上星期针对这个主题举行的线上讨论中指出,台湾和香港被中国视为“绝对必须取得控制”的地方,因为它们涉及中国自身的安全,因此这两地是中国施加影响力最重要的目标,北京当局在这两地使用的渗透手法也最为繁复,书中提出的个案分析极具参考价值。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研究员吴介民是这本书的共同编辑之一。他说,统战是中国共产党的“奇妙武器”,它在目标地如香港和台湾都将统战手法发挥到“极端”程度,为了达到全面渗透,中共必须有当地个人和组织来为他们工作,这些人大部分的目的都是要换取物质上的利益,也因他们原本就是当地社会的成员,因此他们是渗透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中国影响力模式与俄罗斯模式最大的区别。

同时也是台湾清华大学当代中国中心主任的吴介民指出,中国影响力活动有3种形态,一是从外部胁迫,也就是直接施压;二是从内部渗透,也就是通过当地人员的非直接施压;三是侵蚀政治界线,也就是直接施压加上各种混合策略,将这3种形态运用在台湾,其表现就是限制台湾的主权和国际活动空间、在台湾吸纳合作者,以及逐渐腐蚀台湾的司法界线及政治认同。

九二共识是最成功统战

他以中国对台湾选举的渗透为例表示,至今中共在台湾最成功的统战手法,就是在2012年台湾总统选举时所进行的“‘九二共识’行动”,在那次行动中,许多台湾企业大亨都公开表态支持“九二共识”,“这个所谓的共识就像一个政治咒语一样,被国民党政治人物不断的覆诵。”

在经济领域上,吴介民说,中国大陆游客是北京当局渗透台湾社会的重要方式,也是中国对台湾的重要经济筹码,自2008年国民党执政后中国游客人数就不断攀升,但2016年民进党重返执政后,北京便以急剧减少中国游客数量来对蔡英文施压。在媒体、娱乐界及宗教领域,中国的影响力也明显可见。

吴介民指出,台湾较大的宫庙多半受到地方派系的控制,而台中的镇澜宫就是中共对台湾草根社会统战的关键前哨站,也是中国官员访问台湾时的活动安排者,2016年台湾总统选举投票日的前几天,一名中国官员在访台时直接前往镇澜宫,在那里与29名地方人士举行一个秘密会议,并告诉他们应该支持谁。

人们或许对这些地方草根和宗教人士能为此得到什么好处感到好奇,吴介民说,根据他的分析,台湾地方派系在协助中国当局后可以换取巨大的土地开发利益,所以,2012年时任国台办副主任的郑立中访台时在台湾各地受到欢迎。

中国施加锐实力于其他国家

除了台湾以外,吴介民说,中国对台湾施加影响力的案例近年来也可以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见到,例如韩国的萨德导弹争议,以及澳大利亚、加拿大、捷克等国家,都因不同原因受到中国的经济制裁,这些地方的案例与台湾有极其相似之处,因此在做了港、台个案分析后,接下来也必须研究这些国家如何顶回中国的影响力。

吴介民将中国锐实力的运用方式称为“将统战工作商业化”的做法。他说,“中国与外国伙伴的交流表面上看来只是单纯的商业性质,对彼此有利也没有害处,但是当你再深入探究的话,你总是可以挖出中方暗藏在底下的政治动机。”

香港中文大学政府与公共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嶽负责书中关于香港选举的个案分析,不过他说,他的章节写于2019年香港反送中事件之前,在那之后香港政治情势发生巨大变化,不过书中关于香港其他部分的研究框架大体上仍然适用。

北京直接施压香港

马嶽表示,香港与台湾的情况不同,因为香港是直接受中国的主权统治,中国对香港有直接影响力,所有关于民主选举的基本法改变都需要北京的批准,北京可以直接对香港订出规则,北京在2020年就是这么做的,在那之前,北京也曾在2016年、2017年通过对基本法的诠释取消一些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不过马嶽也指出,根据他对香港选举多年来的研究,中国是影响香港选举的最重要因素,其中香港对北京的态度、香港的民主化以及人权情势都是中国非常注意的发展,因此早从1991年香港立法会直选以来中国就对香港选举有间接影响力。

马嶽说,2019年是扭转香港命运的一年(a game changer),那一年的反送中运动改变了一切,那个运动被北京视为分离主义运动,抗争人士游说美国和西方国家对香港实施制裁,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得到压倒性胜利,也很有可能在2020年立法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因此这个选举便被以疫情为由而推迟举行。

他说,北京认为,即使经过培植当地合作者,2019年却还是无法抵挡香港民主化的政治浪潮,于是北京开始对香港施加更直接的影响力,在2020年6月实施港版国安法、推迟原定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在11月取消4名立法会议员资格,导致其余民主派议员集体总辞。2021年1月,55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候选人、政治人物及活动人士因“颠覆”罪名被逮捕,中国人大也在今年3月做出改变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

对香港未来有绝望感

马嶽说,所有这些中国对香港施加的直接影响力都是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直接规定,香港作为地方政府在宪法上无法抗拒,由于中国对选举法的控制力度强大,国安法对港人带来“噤声效应”(chilling effect),香港公民社会要发声困难度增加,越来越多人在谈论移民的话题,这也使人产生“绝望的感觉”(sense of hopelessness)。

对于香港未来的前景,马嶽认为短期内应该不会看到如2019年对政府的大规模抵抗行动,因为港人仍然还有一些有限度的自由,尽管他们会担忧这些自由也将逐渐消失。

至于香港的例子对台湾是否有所启示,北京是否会如对香港一样,在软实力、锐实力、统战渗透等各种做法都失效以后干脆直接对台湾采取强硬手段?

马嶽说,他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2019年香港情势的转变已经将中国的原定计划全部推翻,在那之前,国民党的韩国瑜本来也被认为可能赢得总统选举,但香港发生的事导致民进党胜选,台湾人民对中国的印象也改观,他不确定中国对武统台湾有多认真,但这应该不符合中国对外宣称的和平崛起形象,因此他认为,或许目前中国也在犹豫,对台湾应该采取何种选项。

中国在世界各地扩大影响力

虽然台湾和香港是中国共产党主要统战目标,不过近年来中国影响力活动正在全球扩大,中国的“一带一路”和其他经济倡议的足迹遍及非洲、拉丁美洲、太平洋、东南亚和欧洲,其中有不少国家也面临中国在其内部进行统战的挑战。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说,他在书中分析了中国如何在其他国家施加影响力,包括在80个国家投资高达数万亿美元基础设施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与中国有经济协议的国家。

“我发现一个基本模式是,在每一个国家都会有亲中派也会有反中派,通常执政的政府是亲中派,因为他们认为与中国的好交易能建设一些东西,或许得到一些贷款,或许在许多国家还有一些腐败的私下付款。”

在这些国家里也许会有人对这些交易持批评态度,但是黎安友说,一旦反对派执政后,他们也可能改变原先的反对立场而与中国建立交易,例如马来西亚前任的纳吉布政府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纳吉布与中国的交易被反对派领导人马哈蒂尔批评为腐败、为马来西亚带来巨大债务,但马哈蒂尔执政后也跑到中国并与中国达成交易,“所以中国在所有地方的存在都具有争议性。”

经济是锐实力重要元素

黎安友的结论是,正如吴介民提到台湾的例子一般,经济在中国的影响力活动中是一个重要元素,因为“金钱是万能的”(money talks),美国和日本等西方国家没有像中国那样大量的金钱可以用来投资其他国家,不过中国的快速崛起以及其“战狼式”外交已经被许多国家视为过于咄咄逼人,也因此引发不少震撼和顶回,所以中国的锐实力究竟有多大效果,答案其实相当复杂。

虽然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战狼”外交有所批评,但中国政府认为这是“中国威胁论”的翻版,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去年底在一次例行记者会上说,咄咄逼人从来不是中国的外交传统,但“中国不是一百年前的中国了”,“为了维护国家利益与尊严,为了维护国际公平与正义,就做战狼有何妨?”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