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5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助人翻墙遭遇取保候审:一位旅韩中国学生的故事

滚动 不平则鸣

陈宇镇去年六月因助人翻墙而被警方带走,并因“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的罪名遭“取保候审”。无奈之下,他于去年底离开了中国。

陈宇镇手持《被取保候审人义务告知书》在公安局门外拍摄的照片

陈宇镇曾是海南热带海洋大学的学生,今年二十四岁。去年六月,他因助人翻墙而被警方带走,并因“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的罪名遭“取保候审”。无奈之下,他于去年底离开了中国,目前就读于韩国庆熙大学。近日,他选择向本台公开自己的遭遇。

今年二十四岁的陈宇镇来自安徽,目前是韩国庆熙大学的一名语言研修生(研究生预科)。近日,他接受了本台记者采访,讲述了他去年在中国的遭遇。

陈宇镇本为海南热带海洋大学音乐表演专业的学生。2016年,他曾前往台湾真理大学音乐应用学系做本科交换生。他对记者讲述了台湾带给他的影响:“我内心是很感激、很感恩那一次去台湾的学习、生活。就觉得说,‘噢,原来这个世界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然后各种方面也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和思考。”

在台湾读书的经历,使陈宇镇从一名“小粉红”变成了自由民主的支持者。回到海南热带海洋大学继续学业后,他经常在微信朋友圈、知乎上评论时事,并由此导致了他的知乎账号遭到永久封禁。此外,他也养成了“翻墙”上网的习惯。

2020年6月,陈宇镇的一个举动给他带来了灾难。陈宇镇介绍此事的原委说:“那时候回国之后就要用VPN,我就买了付费的VPN。因为很多免费的都被封了,然后我就把我自己的也给朋友、同学用。”

其后,陈宇镇又将用于“翻墙”上网的VPN分享给了其他网友:“一开始我都是和朋友之间分享,后来有很多网友他们想要分享。因为有些人找到的(VPN卖家)都是骗子,所以说我觉得有些人可能找不到。既然我已经买过了,然后我有好用的,我就去推荐给他们。”

2020年6月11日,海口市公安局向陈宇镇提供的《取保候审决定书》。(陈宇镇提供)

2020年6月10日凌晨,十余名警察闯入陈宇镇的住所,没收了他的手机,并询问他“有没有外国朋友”、“有没有加入什么团体”,又将他带往海口市公安局进行了整整两天的审讯。

关于那两天的遭遇,陈宇镇回忆说,一开始警察先将他带往医院进行核酸检测。由于他有熬夜的习惯,当时睡眠不足,加之天气炎热、情绪紧张,他的体温在检测时高于常人。因此,当地看守所在疫情之下拒绝接收他:“大致意思就是说看守所也不想担责任,然后就在审讯室里待了两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地方睡。”

在那两天中,警方对他进行了疲劳审讯:“问了很多,各种各样地问,然后他们就给一个单子,上面就写了‘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以这个罪给我定了(罪名)。”

最终,由于看守所拒收,警方为陈宇镇办理了“取保候审”,要求他缴纳一万元的保证金。陈宇镇表示:“回到家之后,出什么城市都要给他打报告什么的。然后(警方)还会经常打电话让你去做笔录,经常打电话让你再去。”

在海口市公安局向陈宇镇出具的《取保候审决定书》上,则写有“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字样,决定书的落款时间为2020年6月11日。

2021年5月13日,陈宇镇在他的油管频道上发布的视频截图。(来自油管频道“陈老师来了”)

长期不断地前往公安局做笔录,使陈宇镇不胜其扰,“取保候审”、可能在未来服刑的状态也令他感到担忧。就在此时,他的韩国留学签证获得批准。因此,陈宇镇在2020年12月31日选择离开中国。到达韩国后,他开设了油管(YouTube)频道“陈老师来了”,力图为传播自由民主理念做力所能及的事。

来自云南、在韩国首尔就读人文学院的留学生李东告诉记者,旅居韩国的中国异议人士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就像这位同学一样,如果在国内已经有过类似的经历的话,过来了之后很可能经济上比较困难一些,因为韩国的生活成本比国内的要高。然后再加上如果银行卡受冻结的话,各个方面都不是很方便。”

不过,李东也表示,目前韩国民间对于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普遍持欢迎的态度:“韩国民间对中国的态度的话,觉得是一个大国,之前是比较中立的、无感的态度。但是新冠疫情之后的话,对中国就是比较抱有一种敌视的态度了。然后再加上香港的民主抗争,就让韩国更加觉得中国是(有)一个专制政府。”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首尔连线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