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3月 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十堰市暴力拆迁惊现万民书,字字血声声泪

滚动 不平则鸣

当地老百姓水深火热中,文章列举了贪官电话。请你拿起电话,质问那些行凶作恶的政府部门。

这是在中国,一个自称为民主法制平等自由的中国,就这这个民主,平等,自由的招牌下赤裸裸的犯罪。地方贪官公然对抗国务院禁令,居然没有人问津。当地老百姓水深火热中,文章列举了贪官电话。请你拿起电话,质问那些行凶作恶的政府部门。

图中那个黄金地段地标建筑,十堰市委书记要利用棚户区名义强抢这块地转手倒卖赚大钱,居然连国务院明文禁令都对抗。看来中国没啥希望了。

当时居民要求政府拿出规划图,如果规划为道路拓展这个项目就不能认定为棚户区。可是政府拒不拿出规划图。现在路已经拓宽了,铁证已经摆在面前。这么明显的对抗中国国务院禁令,看看中国中央政府该如何处理。下面的图是现在道路拓展施工现状,已经侵入到祥光小区楼房5米。如果国务院禁令可以让这些贪官随意违反,那就把国务院撤掉好了。

图1.祥光小区和道路拓展位置图

下面是万民书,字字血声声泪。至今中国政府没有答复,置之不理.

如此,记者就把这些事实曝光于全世界,是非曲直让全世界人民公论。

图2 万民书图片

万 民 书

十堰市虚报棚改暴力抢劫群众18亿元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负责人:

2019-2020年,中国历史上规模大,手段最恶劣,行为最狠毒的暴力拆迁案在湖北省十堰市如火如荼地展开。十堰市主要负责人打着政府旗号组织数千人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进行逼迁,在长达5公里的地段,用暴力和强迫手段强抢十几个居民小区65幢楼3000多户居民财产每户60万元总额高达18亿元。而被抢对象是6000多名平均70岁的无依无靠的老弱病残。在这里,法律的脆弱,现实的残忍,暴徒的疯狂,百姓的无助一览无余。它创造的抢劫数额刷新世界历史新记录,它制造的恐怖景象索马里海盗相形见绌,让80年前日本鬼子大轰炸甘拜下风。历史在这里退回到商纣时代。

商洛郧地区是历史上有名的匪盗猖獗之地,匪盗思维根深蒂固,早已深入某些人的骨髓,成为人生哲学和处事原则。特殊土壤造就,此地贪官污吏多如牛毛遍地皆是,违法乱纪见惯不怪,没有人性只有贪婪。强盗意识深得官心,政府官员深谙其道。表面文章可以做到天衣无缝,骨子里没有任何法律意识。一遇良机,利用权力和暴力快速发财的休眠基因不仅立即被激活,而且一呼百应。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官员谁都明知政府正在犯法,正在对抗中央,是死罪,他们不但不检举揭发,反倒觉得遇到升官发财的绝佳良机,于是打鸡血般一拥而上,摇身一变成土匪。事实上,此地早就是国中之国,中央不是不知道,而是根本管不了,也从来不想管。上下达成默契,只要消息封锁了就等于什么事都没有。

十年前,鉴于各地政府动用军警暴力拆迁屡屡发生骇人听闻的流血事件,国务院对拆迁政策做出重大调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庄严宣布:“禁止政府参与商业开发”。但是2013年,在棚户区改造政策上不知为何又开了口子:“棚户区实行政府征收”。从字面上看,棚户区意味着极度贫民区或称为垃圾场,除了政府没开发商愿意接手。政府征收似乎对老百姓更有利,似乎对老百姓做了天大的好事。

小小口子立刻被居心不良者无限放大加以利用,变成暴力逼迁强取豪夺老百姓的“合法”工具。

湖北省十堰市是不足50年的城市,它地处山区,90%山地,10%平地。从十堰到六堰大约5公里的平地成为全市最好地段和最核心的商业区,地位相当于北京的王府井。这里集中了这个城市最好最多的银行、商场、医院、大中小学、邮局、剧场、影院、文化宫、图书馆、城市广场等等。这里的建筑全部是实力国企或者重要政府机关所建,公认的质量上乘,配套完善,交通便利,生活方便,视野开阔,从来没有发现任何质量问题。鲜明对比的是,其他90%建筑位于高山和峡谷,不但居住密集,交通不便,生活不便,配套奇差,而且生命和财产随时受到泥石流和滑坡的威胁。这才是真正的棚户区。

为谋取暴利,十堰市委书记张维国,十堰市市长陈新武看中了这块黄金地段的商业价值,要搞个大生意狠狠地大赚一笔,卖地给开发商建设高档豪华住宅和高档商业中心。无赖的是,这里土地早已出让殆尽。为重新获得土地,他们想出了一个毒计:借用棚改,把黄金地段老百姓驱赶到山里去。

2013年的棚改政策,本应帮助贫民改善生活条件,在十堰市这里却反向使用。上述二人对那些真正的棚户区视而不见,却弄虚作假,把最好的地段上的优质住房假冒为棚户区,目的一是利用棚改政策骗取套取国家和省级棚改财政资金,二是“借用”棚改“政府征收权”取得暴力拆迁的“合法权力”,以强权和暴力压价征收群众住房重新获得土地,然后以十倍高价卖地给开发商。一条牛剥两张皮,大发国难财。他们把原本居住安逸、生活稳定、条件优越、特别对老人至关重要的就医极为方便的3000多户平均年龄70岁的6000多名老人驱赶到高山峡谷荒芜之地,这里交通不便、出门上山下坡、建筑密度大、生活不配套、对于老人最要命的是交通特别不便、就医特别困难。这才是真正棚户区,这里居住的老人大多数终将因为就医不及时而葬送生命。不同意就暴力逼迁强行征收,给出的征收价仅仅每平方米6000元。在四、五线小县城房价都达到每平方米2-3万元的今天,相比这个中国腹地的地级市的核心商业区,价格不仅不合理,准确地说是极其荒唐。这种巨大的不公遭到当地群众大规模拼死反对。

为强行推行这个任务,十堰市委书记张维国,十堰市市长陈新武利用手中权力,居然发动战争级别的总动员,违法发动和组织了十堰市法院、公安、纪委、民政、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等各个部门高达数千公务人员,下达死命令布置死任务,层层布置,层层承包,将完成任务与升官和奖金挂钩。以大包抄,超高压、全方位对被拆迁户及其亲属进行凶狠、残暴、卑鄙的大扫荡、大围剿。市长陈新武并公然宣布:“放心大胆干,省里,市里,区里法院都打招呼了,他们告哪里都败诉。”“只要不死人,什么手段都可以用!”“重奖之下必有勇夫!”为了找到合理依据,甚至公然宣称:“十堰市为了南水北调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作为补偿中央专门给了十堰市政府这种特殊政策(去抢老百姓)。”(2020年10月汉江街办徐汉军亲口转述,一字不差,立帖为证,敬请调查。此贼电话18986901811)。

轻轻一句话晴天一霹雳,居然有这种事?此处,控告人慎重地询问中央,请求给予严肃地正面答复:这个中央政策到底有没有?南水北调做出牺牲的不是政府而是几百万老百姓,为什么中央不给老百姓补偿,反倒给当地政府特殊政策去抢劫老百姓?这种连蒋匪帮都不敢用的手段怎么能用在这里?

有必要说明的是,张维国原话是“只要不死人什么事都可以干。”下面那群溜须拍马的可不这样想。不是还有一句是“放心大胆干,法院都打招呼了。”两句话结合起来,就是死人也没有关系。这种底气让他们敢于防火,敢于在楼上居住活人情况下直接推倒楼房活埋被拆迁户。网上已经有很多视频显示他们在有人居住的楼下暴力拆迁。这里不再赘述。

到底有没有动武?每家抢60万元要抢3000户,这3000户背后是数万直系亲属几十万旁系亲属。要想使几十万老百姓屈服并乖乖交出18亿元,开创中国5000年土匪历史最高抢劫记录,没有武力作为最终手段不可能。或许有人说,整个过程没有开枪啊?这里慎重回答是,动武并不是以是否开枪为标准,而是依据双方武器对比。一边是荷枪实弹的警察,一边是手无寸铁的老弱病残,根本用不着开枪,动动拳头就可置人死地。判断动武的标准是:出动警察就是动武,因为警察是配备武器的。

这是什么罪行?大规模高强度组织和发动一个地级市的各个官方部门统一行动,以武力屈服高达几十万人类群体,夺取这个群体毕生血汗积累的18亿元巨大财富,只有一个词可以准确描述:战争。战争的对象或敌人是谁?是几十万遵纪守法的公民,他们不仅在维护自己的合法财产,更重要的是在维护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统一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制度。那么破坏这个法律制度,与这块土地上遵守法律制度的几十万公民为敌的行为该怎么定义,只有一个词可以准确描述:叛国。

毫无疑问,十堰市委书记张维国,十堰市市长陈新武犯下了“发动战争罪”和“叛国罪”。

有多少人该为这个战争罪和叛国罪负责?当下的公务员都是经过严格的考试和培训才能上岗,换句话说,所有参与拆迁的公务员,没人不知道这种逼迁强拆是赤裸裸犯法的。然而,他们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任务,毫不犹豫没有异议。这么明显的犯罪,这么一大批公务员竟然没有一人举报,没有一人反对。法制水平到了这种地步,这不但是整个中国的奇耻大辱,而且是全世界的旷世奇观。代表国家利益的公务员起码的原则丧失殆尽。知情不举,执法犯法,不仅丧失公务员的资格,同时也负相应的罪责。因此,可以说,所有参与暴力拆迁的公务员,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应该开除公职并同时追究其刑事责任。

或许有人说,这样打击面太大了。对比100年前杨乃武案,慈禧太后处理了自巡抚以下数百官员。这个案子难道不比杨乃武大?难道100年后的新中国不如100年前腐朽肮脏臭烂的封建王朝?

为了升官和发财,接到上述二狗贼命令后一大群十堰市政府官员彻底激动了,如同李闯王进京时候“狂欢三日”放飞自我,早把法律扔到九霄云外。他们充分发挥聪明才智,采取断水、断电、破路、砸门、砸窗、泼粪、纵火、人身围攻、堆积垃圾、开天窗撒尿灌水、砸墙灌风、电话监控,搞掉亲友的工作,凡能想到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主要参与的有十堰市民政局、公安局、城管局、中级法院、张湾区法院、张湾区政府、汉江路街道办事处、茅箭区政府,茅箭区公安局、车城街道办事处等等。并抽调郧阳区、黄龙区、花果区、白浪区大批公务人员和地痞流氓共计5000多人形成数量庞大、组织严密、行动一致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共同对付被拆迁户。通常一个被拆迁户同时被七八个人长时间围攻,日夜进行电话轰炸。最后,对拒不服从坚守居住在家的干脆直接强拆活埋。结果战绩斐然,一幢幢楼房接连倒下。

公安局和城管局更是一马领先,随叫随到,凡是强拆警车立马跟随,谁违抗抓谁。警察和城管完全变成强盗的帮凶和走狗,只帮强盗拆老百姓房子,而老百姓报警一概不理。更令人不齿的是,公安局和强盗居然合谋唱双簧玩调虎离山计。把业主传唤进公安局“问话”,业主刚刚离开楼房迅即被砸毁。

这里是白色恐怖,这里是人间地狱!以前只是书本上见到这个词,如今活生生的事实摆在眼前。谁会想到,谁能相信,这不是21世纪的中国,这是3000年前的商纣!那些带着法制衣冠吃着皇粮的禽兽在光天化日下赤裸裸地犯罪!在这种突然的暴力冲击下,许多人吓傻了吓呆了,人们不敢说话,不敢出门,大白天关门闭户,有条件的纷纷逃离,没条件的楼道口加装铁门整日躲在家中,大气不敢出。

从十堰到六堰五公里街区,那一张张图片,一个个视频,一幢幢歪歪斜斜千疮百孔的楼房,展示出真正的世界末日景象。恐怖程度远超战乱的叙利亚和悲惨的阿富汗,那些倾倒在楼道阶梯上大滩大滩的粪便散发的恶臭甚至透过纸张让人恶心呕吐。昔日富丽堂皇的华丽建筑瞬间变成断壁残垣。

很多人拿这些图片和历史资料作对比,居然发现这些断壁残垣之惨烈远远超过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鬼子重庆大轰炸和现实中的叙利亚战场,如果不加说明人们猛然看到这些图片,会一口咬定必定是万恶的法西斯狗强盗干的。而日本法西斯没有倾倒大粪,这些狗强盗用了,而且用的非常多。

如果说,真正的江洋海盗敢于抢劫最强悍的对手,狗贼张维国、陈新武如果真想扬名立万称霸十堰,那就去抢劫强者,欺负老弱病残算什么好汉?十堰市地处川陕鄂交通门户,过路客商成千上万,有本事去抢他们啊。事实上,对待强者狗贼一个狗屁都不敢放。六堰小学首先被列为被拆迁区,要拆掉小学建设高档商业中心,遭到抵制后悄声无息地、灰溜溜地撤销了。说实话,真为这两狗贼感到恶心,做事比本拉登恶,面目比索马里凶,骨头却比臭虫还软。本拉登和索马里没有欺负乡邻和弱者,他们做到了。

6000名老弱病残何罪,该受这帮狗贼欺负?中国还有没有中央政府?中国还有没有法律?

国务院(国发〔2013〕25号)第二条、第四条规定:“禁止将因城市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城市棚户区改造范围。”“禁止强拆强迁,依法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财政部(财综〔2015〕57号)第七条规定:“严禁各地区通过虚报城市棚户区改造任务或将城市道路拓展、重大工程建设等涉及的房屋拆迁纳入城市棚户区改造范围等方式,骗取套取中央和省级财政城市棚户区改造专项资金。”这些禁令是没有商量余地的硬性规定。上述伪造的棚改项目特别是其中的祥光小区就是明确的道路扩展项目,规划图5年前已经公布,路人皆知,要楼房后退20米扩展道路。根据以上国务院禁令,这个地方禁止认定为棚户区。下图就是网络图片,搜索“十堰市老照片”就可得到。这样的楼房被认定为棚户区,脑子有没有问题?

图3.拆前图像(搜索“十堰市老照片”可以看到)

2020年10月当业主发现这个楼房认定为棚改是直接违反了国务院禁令,要求执行国务院规定撤销项目时候。十堰市政府非但不改正,反而立即下令拆毁楼房消灭证据,请看下图。这不是战争片,不是日本鬼子30年代法西斯大轰炸。是21世纪的中国湖北省十堰市政府干的。

图4. 居民质问十堰市政府为何对抗国务院不得把城市道路拓展项目纳入棚户区的禁令,立马被暴力拆

习进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如果这个楼房是你的家,你该如何?你又该如何?举报者与你们都是同龄人,共同上过山下过乡。举报者姑且以为自己有资格这样向你们问话,也姑且以为你们会回答。

2018年3月到现在两年时间,这长达5公里弄虚作假棚户区包括祥光小区、菜场家属楼、蔬菜公司家属楼、裕华家属楼、六堰居委会家属楼、公交公司家属楼、八中家属楼、体委家属楼、44厂家属楼、樱花小区、双鸥小区、工程塑料厂家属楼等十几个居民小区高达65幢楼房3000多户居民,其中完全拆毁15幢800户,被部分砸烂或砸成危楼造成居住十分危险随时可能倒塌的33幢1500户,还有剩下大约10多幢楼业主在拼死保卫中。他们誓言:“誓与楼房共存亡,人在楼在,楼倒人亡!!”

不幸的是,2020年8月10日上午九时,44厂小区33号楼一位70岁老人名叫乐春华,因拆迁遭受多次强力逼迁。拆迁办不准协商,单方面决定征收价格。当这位老人看到拆迁办的征收决定书,瞬间气绝身亡。现在已经有20多位高龄老人被逼精神失常卧床不起,生命垂危,50多名老人因拆迁抑郁成疾卧床不起,随着暴力逼迁力度日渐增大,暴徒们日渐疯狂群体发威,预计拆迁致死案件即将接连发生。而许多被害人家属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这是两个狗贼犯下的滔天罪行和制造的中国版恐怖主义。

为了保卫自己家园和一辈子血汗辛劳积累的财产,仍然有不少坚守业主立下誓言,为保卫自己合法财产不受强盗侵犯,不惜流血牺牲!各位读者,请不要低估这些老弱病残的勇气和决心,请不要低估他们继承的英雄血气。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正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铁血楚人的后代。他们敢于对偷窃几千元小蟊贼拚命,难道不敢对动辄抢劫几十万的江洋海盗亮剑?血案就在眼前。

本万民书附后的是各位业主,相关亲友和各位见义勇为之士从世界各地以不同视角提供的成千上万各类证据、视频、评论和感想,不乏还有暴怒的示威。这些也同步通过推特、脸书向全世界公布。

经过各位业主共同商议,提出要求如下:

  1. 要求中国政府撤销弄虚作假坑害百姓的十堰市棚改项目;追回国家和省级棚改资金;责令十堰市政府负责恢复原状、赔偿损失、公开道歉;
  2. 要求中国司法机关按照法律规定,以对抗中央罪、发动战争罪、叛国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欺诈罪、破坏公私财产罪、破坏基础设施罪、流氓罪、组织黑社会罪、包庇罪、渎职罪、滥用职权罪、纵火罪、破坏环境罪、知情不举罪判处首犯张维国,陈新武死刑;判处主犯、共犯大小官员500名和流氓地痞(名单附后,尚在添加中)负有相应刑事责任并开除公职,永不复用;
  3. 要求中国政府明令禁止十堰市政府参与房地产开发,不得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破坏市场公平;
  4. 上述小区由自然人业主组织成立业主委员会,小区房产开发一切权力归业主委员会;
  5. 如果上述要求得不到批准,就请中央宣布:十堰市已经不在中国版图,中央政策在此地无效。

最后,我们要对张维国、陈新武两狗贼表示百分之二百的感谢。是它们给了机会,让我们这些没有经历残酷战争年代的人真真地体验了什么叫强盗、什么叫法西斯、什么叫恐怖主义;切身理解了90年前918事变后在日寇铁蹄下失去家园、流离失所的东三省流浪同胞的悲惨心情和无法压抑的强烈怒火;让撕心裂肺的《流浪歌》伴随我们送走哭天无路的庚子年,去迎接凄惨悲凉的春节和哭地无门的来年。

附件1:被告名单500名(犯罪公务员名单,不明身份的流氓地痞名单或罪犯照片由举报人随时查实添加中):

十堰市市委书记 张维国,十堰市市长 陈新武,茅箭区书记 周庆荣,茅箭区区长 张悍声,茅箭区公安局长 王振,茅箭城管执法局长 范强,张湾区书记 刘宇飞,张湾区区长 周玲,张湾区公安局长 高卫东,张湾区副区长 潘云峰,汉江路派出所所长 彭斌,汉江街办李海龙、何涛、兰斌、 梁新平、马家华、徐汉军、俞志祥、 马占忠、 范海、边建刚、赵艳辉、熊建伟、马刚、叶某、汪某,车城街办朱建青,王社泽,十堰市民政局书记 曹明芳,副书记 明正慧,蒋运全,毛光全,副局长 张有刚,朱周林,许文山,刑德广,

附件2. 电话:张湾区拆迁(0719)8680339;汉江街办8652992;车城拆迁8680339,8264547;双鸥拆迁8882320

附件3: 举报人姓名或笔名(附证据、留言、评论、控告书,罪犯照片等): 发信地点: 日期:

作者:蜥蜴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好看111
好看111
5 月 前

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彻底的黑社会,他们绝不会悔改,也绝不会认罪。
只有变本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