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3月 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世界报 – 香港因第五波疫情陷入一片混乱,整个系统似乎在全方位破裂

滚动 港澳台 生活健康

法国世界报在香港的通讯员德昌吉周五在该报上刊出文章表示,香港的第五波新冠疫情让香港陷入一片混乱。香港对新冠检测呈阳性者采取的严厉的隔离措施并没有能够制止感染人数呈爆炸性的增长。香港的医院不堪重负,整个系统似乎在全方位破裂。

法国世界报

德昌吉(Florence de Changy)在其文章中首先描写了香港政府正在奋力修建隔离方舱的情况。在1998年以前曾经是香港启德机场的跑道上,在宽阔平坦又泥泞的地面上,约有五十台挖掘机在日夜不停地工作,以便为在奥密克戎变异株占主体的第五波疫情中感染的人建立尽可能多的隔离舱。不管一个感染的人是重症还是无症状,北京当局的新冠清零政策都要将他们集中隔离,以便遏制任何新的感染源的出现。

相关的文章指出,香港的疫情管控曾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结果,在第五波疫情之前的两年内,香港累计有1万2千个新冠病例,“高峰”时,每天的新增感染人数也很少超过100例。现在,就说3月3日星期四一天吧,就查出了5万6千个新病例,之前的一天也是一样的多。这庞大的数字还不包括没有申报的病例。前两年香港因新冠死亡的总人数为213人,而这新一波疫情已经造成了800人死亡。根据香港大学医学院周三发布的一项研究,实际感染的居民人数应该已经有大约170万,远远超过官方记录的30万。

记者德昌吉在其文章中还写道,正在修建隔离舱的启德机场工地上甚是繁忙,但是,离这里不是很远的地方,则显得异常的平静,几乎就是昏昏欲睡的样子。居民们都是尽可能地呆在家里,他们害怕感染病毒,因为如果检测结果呈阳性的话,他们及其家人就会被送到噩梦般的公共隔离营地。根据香港当地媒体上刊出的众多的见证,在竹篙湾(Penny’s Bay)的隔离营地里,曾经在一天内发生了至少3起自杀未遂事件,竹篙湾有3500间小屋用于接待无症状感染者。

在2月下旬流传的一段视频中,一名疯了一样的女人在竹篙湾周围徘徊,她尖叫着“不要假装担心我,我要回家,我疯了!”随后她在与一名保安人员厮打后被逮捕。这些图像让人震动、震惊和恐惧。曾经被关在隔离营地的人说,每天有人在他们门外的地上放一次冷食,他们曾经在三天的时间内拨打求助热线电话都没有人回答。

另外,把感染的孩子和父母分离,也加剧了人们的压力。当一个孩子甚至是婴儿的检测结果呈阳性时,他就会被隔离在医院里,医院的工作人员不堪重负,孩子的父母也不能与孩子联系。一对惊恐的美国年轻父母和他们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面的、在婴儿床上拼命哭泣的11个月大的女婴通话的视频,在美国激起了巨大的反应,以致于美国建议不要去香港旅行,最后,女孩和父母终于被同意一起在竹篙湾隔离。

德昌吉还表示,香港官方给人一种香港政府非常严格地执行北京指示的印象,港府通过继续建造隔离方舱,以便能够将越来越多的儿童和成人隔离起来。3月2日星期三,香港政务司司長李家超(John Lee)在计划建造的八家野战医院中的第一家交付时呼喊“奇迹”,野战医院的房间是由集装箱变成的,是在中国团队的帮助下在五天的时间内建成的。德昌吉指出,这家野战医院能为轻症感染者或无症状感染者提供3900张床位,可是,在修建这家医院的几天的时间内,有近20万个新病例确诊。

今天,香港的医疗系统似乎在全方位的爆裂。医院里不堪重负,氧气是定量配给的。太平间和火葬场里人满为患,政府不得不征用冷藏集装箱,某些患者抱怨他们是在尸体旁等候的。退烧药对乙酰氨基酚在药店里买不到,当地的制药实验室说没有制造这个药的成分。监狱里也发现了1千多个病例。由于人手不足,包括公共交通在内的许多服务都关闭或减少。3月4日星期五,有一百条公交线路停运。

超市里也被抢购一空。封城的消息疯传,香港人在大量地囤积。周三,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试图安抚市民,称不会进行全面封锁,可她的话也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民众对领导人已经根本不信任了。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