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3月 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反战还是强迫表态? 西方艺术界对俄乌战争的反应

滚动 焦点 国际

政治是否应该波及到艺术家,甚至艺术身上,成为紧迫的现实问题。

俄乌战争爆发以来,社会各界都受此冲击,并积极地表达着看法。自古典音乐界“强令”亲普京的俄罗斯指挥家捷吉耶夫表态以来,艺术界也似乎掀起了抵制俄罗斯的大潮。政治是否应该波及到艺术家,甚至艺术身上,成为紧迫的现实问题。这些素有民望的艺术家中,包括俄罗斯人、包括乌克兰人,也包括对现实生存与未来局势产生深深忧虑的无辜受害者。

2月25日,俄罗斯侵入乌克兰的第二天,慕尼黑和鹿特丹两城向俄罗斯指挥家捷吉耶夫发出警告,要求他尽快公开表示不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否则其相关音乐活动将被叫停。捷吉耶夫自2015-2016年以来一直担任慕尼黑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也是后者的首席客座指挥,他同时也是俄罗斯著名的马林斯基剧院和白夜音乐节的音乐总监。除了慕尼黑和鹿特丹两城以外,维也纳爱乐乐团也在巡演中途宣布停止与捷吉耶夫的合作,斯卡拉歌剧院、卡内基音乐厅、英国皇家歌剧院等艺术重镇也宣布取消与其的合作计划。

这些反应并非师出无名。捷吉耶夫是普京密友及忠实支持者,2014年他曾公开支持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因此,在他的指挥音乐会时,也常常有乌克兰人在现场进行抗议。同时,他也是此政治关系的受惠者。在捷吉耶夫60岁寿辰之际,普京在刚建成的马林斯基新剧院致辞,普遍认为新剧院是普京送给捷吉耶夫的生日礼物。3月2日,由于捷吉耶夫迟迟不作表态,慕尼黑爱乐宣布已将其解聘。

面临同样困境的,还有51岁的俄罗斯女高音歌唱家安娜·涅特列布科。安娜同样与普京关系密切,曾在2014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上献唱奥林匹克圣歌。她对乌克兰局势回应称,希望战争停止,俄乌两国人不再受苦,但是,她反对强迫俄罗斯艺术家公开自己的态度,并否定自己的祖国。目前安娜已宣布暂别乐坛。

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也考验着西方电影界的“良心”。乌克兰著名导演谢尔盖·罗兹尼察2月28日辞职离开了欧洲电影学院。他在公开信中表达了对欧洲电影学院的批评,称其从1989年成立以来,便“旨在将头埋在沙子里,回避欧洲正在进行的灾难”。欧洲电影学院3月1日发表声明,将俄罗斯排除在2022年欧洲电影奖之外。

戛纳电影节也于3月2日发表了声明,表示如果这场入侵战争不能以令乌克兰人民满意的条件结束,戛纳电影节将拒绝俄罗斯官方代表团,也不接受与俄罗斯官方代表团有关的任何人出席。在布拉格纪录片协会的呼吁下,60多个国际电影节和组织联合签署公开信,表示支持乌克兰人民,要求国际社会做出充分回应,普京必须受到惩罚。

关注现实政治的严肃电影人们也已经行动起来。俄乌关系危急之际,61岁的美国演员、导演西恩·潘第一时间来到基辅,拍摄有关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纪录片。24日,在战争全面爆发的危急关头,西恩·潘还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基辅会谈。目前,随着局势升级,西恩·潘和其团队已经徒步离开乌克兰。

战争产生了许多难以预料的后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初期,法国北方省省长宣布,暂停向中国一些艺术馆出借著名画家亨利·马蒂斯作品的安排,也同时暂停该省与中国文化机构的一切合作。省长称,他不知道这场危机如何收场,也未能获得足够的保证,可以确定能收回这些文化价值与实际价值都难以估量的作品。

西方艺术界对俄罗斯艺术及艺术家自发的制裁还有继续扩大之势。希腊文化部及欧洲多国剧院陆续取消了莫斯科大剧院等俄国芭蕾舞团的演出与巡演。英国斯旺西政府取消了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天鹅湖》和《睡美人》的演出,宣称“即便促进者说他们和俄罗斯政府无关,但我们觉得这些剧目还是不适合在这个时间点演出”。意大利米兰的主要大学日前还禁止教授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位200年前的作家的作品,因为他是俄罗斯人。

西方文艺界的反应也引起了部分艺术界人士的反对。乌克兰导演谢尔盖·罗兹尼察在谴责俄罗斯侵略之际,也为俄罗斯电影人发声。他说:“当我听到一些禁止俄罗斯电影的呼吁,我想到了他们都是些好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这场侵略的受害者。”有评论认为,对于类似捷吉耶夫一样亲近政治的艺术家,一旦其曾经对政治表态并从中受益,那么从此就不应独善其身,必应受其他目光的审判,而对于专注艺术领域的艺术家,则不应苛责也更不应逼迫其表达观点。艺术从来不是风花雪月,他与现实生活和思想有着深刻的伴生关系,西方艺术界的反应,也反映出乌克兰战争对现实世界的巨大冲击。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