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3月 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疾控专家曾光:会出现中国模式的与病毒共存

滚动 生活健康

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2月27日在微博发布长文,对比了新冠疫情下西方的“与病毒共存”和中国的“动态清零”两种对策。

曾光在2021年12月举办的网上论坛中提出,人类在与新冠病毒的斗争中要“达到一种人类占优势下的平衡”。

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2月27日在微博发布长文,对比了新冠疫情下西方的“与病毒共存”和中国的“动态清零”两种对策。曾光表示:“在不久的将来,定会在合适的时间点,展示中国式与病毒共存的路线图。

现居美国洛杉矶的独立学者吴祚来认为,此前中国实行的“动态清零”和严控的防疫对策,实际上更加适用于病毒刚刚开始在武汉传播的时候:“如果发生在病毒刚刚在武汉传播的时候,对相关的人员和城市进行严密的检测,那可能是对的。它很快不仅从武汉传播到整个中国,甚至传播到全世界,没有把整个源头封锁住,这是一个巨大的失策。后来他们采取全方位的严控清零政策,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曾光在文章中表示,中国的“动态清零”是特定时期内的防疫对策,“不会永远不变”。文中也认为西方国家“率先迈出了与病毒共存的实践探索步伐,风险很大,勇气可嘉”,属于“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观察、借鉴对象。

吴祚来认为,中国目前实行的严控政策,实际上有很大的成本,而且产生了次生灾难:“因为它采取的是非人道方式,把一些小区封锁,把一些人的家门焊上。它如果利用所谓的‘社会主义优越性’,能做到这些小区、这些人家的生活全方位保障,再采取严密措施,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

曾光的文章表示,在科学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的重症发生率和病死率明显下降的情况下,西方各国在衡量了难以控制的发病、死亡和社会经济问题的权重之后,认为当务之急是缓解社会经济压力,因此形成了对“与病毒共存”的防疫对策。

2022年2月27日,曾光在微博上发布的文章对比了西方和中国的防疫对策,提及中国式的“与病毒共存”。(微博截图)

吴祚来认为,目前尚未看到中国有实行“与病毒共存”政策的迹象,曾光的文章是否表明中共正有改变防疫对策的迹象尚不明确。他的观点是:“借鉴西方模式,现在我们还看不到。全世界都开放了,像洛杉矶连学校都取消口罩了。在这种情况下还如临大敌,我想共产党可能会有所改变。”

在文章中,曾光也直言:“我国人群自然感染率比西方国家低千百倍,是完全靠疫苗接种建立免疫屏障。自然感染率低,过去是赫赫战果,现在是软肋,我们要有自知之明。”此外,他认为在目前人类对新冠病毒的演变规律尚不完全清楚的情况下,“当前西方国家迫不及待实施与病毒共存,对我国风险很大,不宜随之起舞”,中国也不宜于“冬末春初呼吸道传染病传播的季节放宽防控措施”。

现居加州湾区的医学从业人士陈先生则表示,中国目前的清零政策在低杀伤力的奥密克戎变异株面前,是一种“过度反应”:“过度反应除了让经济变差和劳民伤财之外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整个社会也很难承受政府的过度反应,比如之前西安封城时候的那些事情。”

中国当局在近两年多来,一直表示中国在新冠防疫对策方面优于西方,有更低的发病率和死亡人数。不过,此前也有中国专家提出过与曾光这次发布的文章相似的观点。中国传染病专家张文宏曾在去年7月表达了对“与病毒共存”对策的开放态度,并因此遭到“小粉红”攻击。曾光则曾在去年12月新华网的一次线上论坛中表示,人类在与新冠病毒的斗争中要“达到一种人类占优势下的平衡”。

陈先生认为,中国式“动态清零”对策下的严苛防疫制度,实际上未必能真的有效避免大规模感染。实施了“动态清零”对策的香港在日前遭遇了疫情大爆发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他说:“实际上动态清零也未必真的能防住,很可能劳民伤财之后,到头来是一场空,比如现在香港每天已经感染好几万了,之前做的那些夸张的防疫措施都白做了。”

实行“动态清零”政策的香港在2月28日新增了超过34000例新冠感染病例。香港大学医学院3月1日发布的疫情发展预测表示,到目前香港面临的第五波疫情结束时,将会有超过430万人感染。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