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联社:一个人权联盟呼吁全面抵制北京冬奥会

滚动 中国大陆

一些指称中国侵犯少数民族人权的团体正在呼吁全面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此举可能会给国际奥委会、运动员、赞助商和体育联合会带来更大的压力。

2021年2月5日,在北京郊区延庆冬奥会场馆游客中心,戴着口罩的观众观看展览。

一些指称中国侵犯少数民族人权的团体正在呼吁全面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此举可能会给国际奥委会、运动员、赞助商和体育联合会带来更大的压力。

一个代表维吾尔人、藏人、香港居民和其他人的联盟周一(5月17日)发表声明,呼吁全面抵制奥运会,而不要采取像“外交抵制”这样的半抵制或与国际奥委会或中国进行进一步谈判这类措施。

“与国际奥委会对话的时间已经结束,”西藏行动中心(Tibet Action Institute)的拉珍志彤(Lhadon Tethong)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表示。“这不能是一切照常的运动会或一切照常的生意;对于国际奥委会来说不是如此,对国际社会来说也不是如此。”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北京奥运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距离被推迟的东京夏季奥运会的结束仅六个月。 人权组织去年曾多次与国际奥委会会面,要求取消在中国举办这次冬奥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祖姆特·艾尔肯(zumreay Arkin)是这些会谈的关键成员之一。 拉珍志彤本人在2007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前一年—因领导支持西藏的运动而被拘留并驱逐出中国。 她提到,国际奥委会曾表示,2008年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明显比那时更糟,”她说。“如果这次的奥运会如期举行,那么北京现在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人们一直在努力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真诚的接触,让他们直接从那些最受影响的人那里了解这些问题—在这个单子上维吾尔人在第一位,还有藏人和其他一些人,” 拉珍志彤说。“很明显,国际奥委会对这些议题对人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完全不感兴趣。” 国际奥委会曾多次表示,它必须保持“中立”,并远离政治。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机构本质上做的是体育生意,它75%的收入来自转播权销售,18%来自赞助商。它在联合国还拥有观察员的身份。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世界政府,”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最近表示。

中国外交部批评抵制呼声是“体育运动政治化”,并表示任何抵制都“注定不会得逞”。中国否认对维吾尔族人实行种族灭绝。 美国国务院最近的一份人权报告明确指出,过去一年在新疆地区发生了针对穆斯林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

中国外交部批评抵制呼声是“体育运动政治化”,并表示任何抵制都“注定不会得逞”。中国否认对维吾尔族人实行种族灭绝。 美国国务院最近的一份人权报告明确指出,过去一年在新疆地区发生了针对穆斯林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

中国外交部批评抵制呼声是“体育运动政治化”,并表示任何抵制都“注定不会得逞”。中国否认对维吾尔族人实行种族灭绝。 美国国务院最近的一份人权报告明确指出,过去一年在新疆地区发生了针对穆斯林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

中国外交部批评抵制呼声是“体育运动政治化”,并表示任何抵制都“注定不会得逞”。中国否认对维吾尔族人实行种族灭绝。 美国国务院最近的一份人权报告明确指出,过去一年在新疆地区发生了针对穆斯林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

中国外交部批评抵制呼声是“体育运动政治化”,并表示任何抵制都“注定不会得逞”。中国否认对维吾尔族人实行种族灭绝。 美国国务院最近的一份人权报告明确指出,过去一年在新疆地区发生了针对穆斯林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

在这些活动人士推动全面抵制北京冬奥会的之前,美国国会就北京奥运会和中国人权记录举行了一个联合听证会。

美国奥委会和残奥会认为,抵制奥运会没有效果,只会伤害运动员。

美国奥林匹克和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的首席执行官莎拉·赫什兰(Sarah Hirshland)上星期三(5月12日)在写给国会议员的一封信中说,该委员会也“对中国的情况感到不安”,但是不应当让运动员抵制奥运会,历史上的抵制行动并没有取得好效果。

她在信中说:“新一代冬奥会和残奥会运动员正在为代表美国参加2022年北京奥运会做着艰苦的准备。请给他们这个机会。”

一些政界人士提出了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或“商业抵制”的想法,也就是说,允许运动员参赛,但是呼吁政府官员或赞助商抵制北京冬奥会。

拉珍志彤说,她知道一些运动员可能会反对抵制。但她表示,从“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获得动力的其他人可能会成为盟友。她说,这是一个要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刻。 “显然有很多人关心运动员和他们毕生的努力,”拉珍志彤说。“但最终是国际奥委会把他们置于这个位置,应当让国际奥委会承担责任。”

拉珍志彤说,她知道一些运动员可能会反对抵制。但她表示,从“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获得动力的其他人可能会成为盟友。她说,这是一个要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刻。 “显然有很多人关心运动员和他们毕生的努力,”拉珍志彤说。“但最终是国际奥委会把他们置于这个位置,应当让国际奥委会承担责任。”

拉珍志彤说,她知道一些运动员可能会反对抵制。但她表示,从“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获得动力的其他人可能会成为盟友。她说,这是一个要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刻。 “显然有很多人关心运动员和他们毕生的努力,”拉珍志彤说。“但最终是国际奥委会把他们置于这个位置,应当让国际奥委会承担责任。”

拉珍志彤说,她知道一些运动员可能会反对抵制。但她表示,从“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获得动力的其他人可能会成为盟友。她说,这是一个要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刻。 “显然有很多人关心运动员和他们毕生的努力,”拉珍志彤说。“但最终是国际奥委会把他们置于这个位置,应当让国际奥委会承担责任。”

拉珍志彤说,她知道一些运动员可能会反对抵制。但她表示,从“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获得动力的其他人可能会成为盟友。她说,这是一个要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刻。 “显然有很多人关心运动员和他们毕生的努力,”拉珍志彤说。“但最终是国际奥委会把他们置于这个位置,应当让国际奥委会承担责任。”

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美国滑雪运动员米凯拉·谢弗林(Mikaela Shiffrin)最近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道出了运动员们面临的困境。 她说:“你当然不希望被置于必须在像道德这样的人权和能够做自己本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的境地。”

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美国滑雪运动员米凯拉·谢弗林(Mikaela Shiffrin)最近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道出了运动员们面临的困境。 她说:“你当然不希望被置于必须在像道德这样的人权和能够做自己本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的境地。”

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美国滑雪运动员米凯拉·谢弗林(Mikaela Shiffrin)最近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道出了运动员们面临的困境。 她说:“你当然不希望被置于必须在像道德这样的人权和能够做自己本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的境地。”

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美国滑雪运动员米凯拉·谢弗林(Mikaela Shiffrin)最近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道出了运动员们面临的困境。 她说:“你当然不希望被置于必须在像道德这样的人权和能够做自己本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的境地。”

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美国滑雪运动员米凯拉·谢弗林(Mikaela Shiffrin)最近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道出了运动员们面临的困境。 她说:“你当然不希望被置于必须在像道德这样的人权和能够做自己本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的境地。”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拉珍志彤建议联盟成员游说国际奥委会的15个最大的赞助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各体育运动联合会、民间社会团体以及“任何愿意倾听的人”。 150个人权团体已在3月23日致函国际奥委会的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Airbnb),要求它撤回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赞助。 “首先是道德问题,” 拉珍志彤说。“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国际亲善体育赛事,而主办国却在看台外进行种族灭绝,这样可以吗?” 在与国际奥委会的会谈中,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看到中国在人权状况方面作出“保证”的文件。他们说,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这些文件。

几年前,国际奥委会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主办城市的合同中包括了人权要求,但它在与北京的合同中没有包括《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巴黎奥运会是首次包含这些标准的奥运会,人权组织一直在推动这些标准。 上个星期,人权组织和以美国、英国和德国为主导的西方国家指责中国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犯下大规模罪行,并要求联合国专家不受阻碍地进入中国。

几年前,国际奥委会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主办城市的合同中包括了人权要求,但它在与北京的合同中没有包括《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巴黎奥运会是首次包含这些标准的奥运会,人权组织一直在推动这些标准。 上个星期,人权组织和以美国、英国和德国为主导的西方国家指责中国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犯下大规模罪行,并要求联合国专家不受阻碍地进入中国。

几年前,国际奥委会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主办城市的合同中包括了人权要求,但它在与北京的合同中没有包括《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巴黎奥运会是首次包含这些标准的奥运会,人权组织一直在推动这些标准。 上个星期,人权组织和以美国、英国和德国为主导的西方国家指责中国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犯下大规模罪行,并要求联合国专家不受阻碍地进入中国。

几年前,国际奥委会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主办城市的合同中包括了人权要求,但它在与北京的合同中没有包括《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巴黎奥运会是首次包含这些标准的奥运会,人权组织一直在推动这些标准。 上个星期,人权组织和以美国、英国和德国为主导的西方国家指责中国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犯下大规模罪行,并要求联合国专家不受阻碍地进入中国。

几年前,国际奥委会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主办城市的合同中包括了人权要求,但它在与北京的合同中没有包括《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巴黎奥运会是首次包含这些标准的奥运会,人权组织一直在推动这些标准。 上个星期,人权组织和以美国、英国和德国为主导的西方国家指责中国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犯下大规模罪行,并要求联合国专家不受阻碍地进入中国。

(本文依据了美联社的报道。)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