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5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拜登文在寅会谈在即 韩或部分参与四方安全对话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继上月16日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在白宫会谈后,本月21日,美国总统拜登又将接待韩国总统文在寅。疫情当下,拜登首先选择与日韩首脑举行面对面形式的会谈,突显出东亚地区在各项议题中的优先地位。

2020年11月8日人们在韩国首尔火车站观看拜登总统讲话的电视。

继上月16日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在白宫会谈后,本月21日,美国总统拜登又将接待韩国总统文在寅。疫情当下,拜登首先选择与日韩首脑举行面对面形式的会谈,突显出东亚地区在各项议题中的优先地位。

此次美韩首脑会谈正值拜登政府多项重要政策呼之欲出之际。首先,朝鲜政策评估于上月底完成。美韩两国在G7外长会议、美日韩情报机构负责人东京闭门会议等多个场合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沟通。

其次,拜登政府对半导体、电动汽车电池、稀土矿产和医药品产业供应链的百日评估也临近尾声。有消息称,商务部在会谈前一天将召集主要企业代表讨论芯片供应问题,这与白宫芯片会议时隔仅一个月。

无论对美国还是韩国,朝鲜问题与半导体等高科技供应链都至关重要,因此被认为是此次会谈的两大核心议题。两国首脑能在这两项议题上达成多大程度的协议,不仅将直接关系到韩国对待美中竞争的态度,还将影响美国的东北亚布局。

美韩对朝政策分歧望弥合

美国与韩国在朝鲜问题上曾存在不小的分歧。特朗普政府虽然与朝鲜展开高级别外交,但也从未放弃过最大程度的施压。这与谋求在任期内推动朝鲜半岛和平取得实质性进展、主张对话和逐步放宽制裁的文在寅政府存在根本性差异。因此,当美国在河内首脑会谈破裂后重返制裁路线时,两国间出现了明显的不和谐音。不久前文在寅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批评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一直在绕弯子,没能击中要害”。

这种分歧在注重修复同盟关系的拜登政府任期内有望得到弥合。拜登政府在朝鲜政策评估过程中曾多次表示,将与韩国等盟友保持紧密沟通、聆听建议。从目前为止白宫披露的新政策基调来看,确实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韩国的想法:务实地增进美国和盟友的安全、对外交选项持开放态度。

韩国政府也对此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外交部长官郑义溶和文在寅先后表示欢迎美国的新政策基调;统一部长官李仁荣近日在一次关于美韩对朝合作的研讨会上指出,拜登政府的政策基调与韩国政府的构想存在一脉相通的部分,韩国将全力协助推动重启美朝对话,美韩首脑会谈将是朝鲜半岛和平进展的“重大分水岭”。

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区研究中心主任康埈荣(本人提供)

变数在于朝鲜的反应。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区研究中心主任康埈荣向美国之音分析指出,“拜登政府朝鲜政策的未来走向取决于朝鲜的态度,所以本次首脑会谈上较难达成具体的协议,但可能就继续推进朝鲜半岛和平进程、推动朝鲜的态度变化、推行寻求朝鲜半岛和平的政策达成一致,也就是说同意通过外交来解决问题”。

实际上,美国公开新政策基调后,朝鲜曾发表外务省谈话予以强烈指责。不过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接受ABC采访时指出美国对朝政策并非旨在敌对,而是解决问题;国务卿布林肯在G7外长会议上也表示希望朝鲜抓住外交解决问题的机会。

此后朝鲜在该问题上再无表态。若朝鲜拒绝美国对话提议的情况发生,那么美韩在朝鲜人权问题等方面的分歧有可能重新浮出水面。美国坚持不会为求解决朝核问题而在人权问题上让步。但韩国为避免刺激朝鲜,已连续3年未参与联合国朝鲜人权决议案的共同提议,在国内也立法禁止了对朝传单的散播。

韩料发布超40万亿韩元对美投资计划

韩料发布超40万亿韩元对美投资计划

韩料发布超40万亿韩元对美投资计划

相较朝鲜问题,美韩在半导体等高科技领域的合作方向更为清晰。据韩国业界消息,SK海力士所属SK集团会长崔泰源、三星电子副会长金奇南等企业界主要人士都将随同文在寅访韩,各大企业已决定和正在探讨中的对美投资计划总额超过40万亿韩元,其中三星电子有可能斥资约20万亿韩元(约折合170亿美元)投建半导体工厂。另据彭博社报道,三星还将列席会谈前一天美国商务部召集的芯片会议。

这些投资计划被视作韩国对美国重组半导体等高科技产业供应链计划的回应。据韩联社、《东亚日报》援引韩国政府知情人士的话报道,韩国政府向美国表达了参与供应链重组的意向,并正在寻找能够与半导体、电池等韩国优势产业连接的部分。

与此同时,韩国政府与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半导体企业上周四联合发布了一项高达510万亿韩元的半导体产业十年发展战略。其核心内容是在韩国本土打造全球最大规模的半导体全产业链,囊括材料及零部件、设备、设计、代工、封装等所有环节。

韩国产业研究院研究委员文钟喆向美国之音指出,“韩国的半导体战略实质上是追求独立自主、降低对外依赖度”,也就是说韩国与美国的想法是存在一定的差异的。不过这一战略与美国的供应链重组计划若同时推进,仍会对全球供应链产生影响。“从短期来看,美国将扩大对韩国半导体企业产品的进口,与此同时推动提高美国国内的产量;长期则引导企业扩大对美投资”。

此外,新冠疫苗议题也颇受关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表示,疫苗合作是首脑会谈的主要议题之一。青瓦台政策室长李昊升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具体指出,美国拥有疫苗源头技术和原材料、韩国具备全球第二的生物制剂产能,两者结合可推动韩国成为疫苗生产枢纽。据韩国业界消息,三星生物制剂有望生产莫德纳疫苗,由于该公司总裁也将随同文在寅访美,两家公司可能在首脑会谈期间进行最终谈判。

韩或部分参与四方安全对话

若美韩两国首脑能够在上述议题达成一定的协议,韩国参与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可能性将大幅提升。据《朝日新闻》、韩联社等媒体报道,韩国政府正在讨论参与四方安全对话新冠疫苗、气候变化、新技术工作小组的方案,并有可能在首脑会谈期间公布。

一直以来,韩国出于对与中国经济关系的考虑,对加入四方安全对话持保留态度。由于中国将四方安全对话视作遏制中国的“小圈子”,韩国就与四方安全对话的合作提出了“包容、开放、透明”三个前提。美国十分清楚韩国的顾虑,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和大洋洲事务高级主任埃德加∙卡根(Edgard D. Kagan)本月初在韩国崔钟贤学术院的视频研讨会上详细介绍了四方安全对话的历史,并明确表示“该机制不是安全联盟和亚洲版北约,也不是一个具备明确管理结构的组织,而是一个非常灵活的框架”。

对此,康埈荣认为,“四方安全对话如果是一个能就国际性问题展开合作的机制,那么不仅是韩国,其他国家也可以予以合作。这可以说是美国在策略上的变化,通过增添多边合作的选项来扩大友军”。

韩国经济社会研究院外交安全中心主任申范澈(本人提供)

韩国经济社会研究院外交安全中心主任申范澈也向美国之音表示,“韩国考虑到中国,虽然不会全面参与四方安全对话,但是在疫苗这些方面的合作是充分可能的,中国不能连这种程度的合作都予以阻止”。

若韩国部分加入四方安全对话,是否意味着韩国将放弃在美中之间保持的战略性模糊路线呢? 专家对此意见不一。申范澈表示,“我认为文在寅政府会继续坚持战略性模糊路线。这届政府将朝鲜问题放在最优先的位置上,如果与中国的关系疏远了,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

康埈荣则认为这种策略很难维持,“战略性模糊是适合强大国家的策略,像韩国这样的中等国家很难采取这种策略。韩国应该采取战略性自主策略,也就是说要有原则。(中略)未来韩国对美中两国都应该更明确地表达自身意愿。不过需要考虑的是,韩国和美国是同盟关系,韩中只是合作关系,层次不同;而且韩美关系已经超过70年,但是韩中关系明年才30周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