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5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严控公立学校转型牟利 中共加强在私校决策权

滚动 财经科技

有教育学者担心,中国部分私校会因为政府加强管控而走向末路。

严控公立学校转型牟利,中共加強在私校決策权。

中国采取措施限制民办学校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角色。国务院颁布新规定,限制公立学校开办民校牟利,并加强党组织在这类学校的决策权和检察权。有教育学者担心,中国部分私校会因为政府加强管控而走向末路。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实施改革开放后, 民间和国际资本逐步进入初等教育领域,各城市出现大批私校。这些学校引入了外国的教学方式和先进设备,大受中产阶层的家长欢迎。

近年来,民办教育在九年义务教育所扮演的角色,日益引起当局关注。中国国务院上周五(14日)公布修订后的“民办教育管理条例”,开宗明义,强调民办学校决策机构组成必须包含党组织负责人,并让党组织成员进入学校决策机构和监督机构的程序,未保障党组织履行职责的学校必须负上法律责任。

上海市闵行中学附属实验中学,学生们在餐厅吃午餐。(路透社)

条例同时强调民办学校要有公益性,规定实施义务教育的公办学校不得开办或转型为民办学校,而其他公办学校不得开办营利性民办学校。而民办学校不得以赞助费等名目向学生和家长收取与入学关联的费用。

今后公营学校不得借办私校牟利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专家程方平向本台表示,在中国,公办学校巧立名目牟利的情况一直存在。

程方平:“譬如现在一些有名的公立学校,它办分校,原来是公办学校,但是它变成了收费学校,另外有些地方政府也想借着这些有名的学校的名义,吸引家长送孩子上学,如果制度不明确就等于你不是纯粹的公办学校了。我们出现过这种情况,就是公办学校一直办得不好,但是有个民办学校集团它很有这方面的经验,它托管,但是这个费用不应转嫁到学生身上。“

他批评部分公立学校为了牟利游走于灰色地带。

程方平:”国际学校原来是很清楚的,但是现在也很模糊,有些公立学校有所谓的国际部,就是它有一部分是收费的。这是否符合教育政策法规呢?如果不符合,这些都要明确规定。”

中国天津市的黑利伯瑞国际学校。 (美联社)

新规是现政权的重要维稳手段

关注中国教育的媒体人方俊则认为,新规是现政权的重要维稳手段。

方俊:“从资本主义市场化的角度来看,美英的一些名牌中小学都是私立学校,比公立学校的教育可以发挥得更好,在整个欧洲,凡是公办的学校都不允许用任何的哲学、科学、美学甚至政治意识形态去管理教育,可是今天的中国刚好相反,不仅公立学校必须按照党的意愿去做,甚至现在一些民办的私立学校都要这样做。私立学校除了赚钱之外,其实没有任何可为的空间。“

他说,此举和中共以反垄断为名整顿阿里巴巴和腾讯等科技巨头没有区别。

方俊:”今天的共产党(的想法)就是,如果你赚钱赚得很凶很厉害,可能就要取缔你,或者像马云的蚂蚁金服,我要跟你合并,或者以国营的方法把你实际的操作取缔或吸纳进去。”

方俊说, 在上海有天主教的徐汇中学,在广州一些基督教中学都有办学的悠久历史,可是目前的状况就是,这些学校必须按照民办教育的要求。有两个选择:一,跪下来,二,慢慢结束,甚至可能要把学校的校产和校地等等,透过不同方式变成政府的财产。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