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2月 2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华日:乌克兰危机为美俄中的超级大国之争拉开序幕

滚动 中国大陆

乌克兰危机为美俄中的超级大国之争拉开序幕。与冷战时期相比,北京和莫斯科现在在对抗西方方面拥有更大的优势。俄罗斯现在是欧洲的一大天然气供应国,中国不仅变身成为制造业大国,还拥有日益壮大的军力。而俄罗斯在乌克兰及其周边地区肆无忌惮地部署军力,代表着国际政治新秩序的第一场重大冲突:三大国你争我夺,美国的主导地位岌岌可危。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资料照片

据华尔街日报今天报道说,当前的挑战有别于美国及其一众盟友在冷战时期所面临的情况。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建立起蓬勃发展的伙伴关系,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两国在削弱美国问题上的共同利益。与20世纪50年代中苏同盟的情况不同,俄罗斯现在是欧洲的一大天然气供应国,中国也不再是饱受战争蹂躏、一穷二白的国家,不仅变身成为制造业大国,还拥有日益壮大的军力。

俄罗斯总统普京针对乌克兰大举部署兵力,以此施压要求西方调整后冷战时代欧洲的安全协议,同时也向外界展示,俄罗斯具备实施国家意志的军事能力,即便是西方的反对和经济制裁也不能阻止。

为此,普京从俄中边境抽调了一些军事单位,此举彰显了他对俄中关系的信心。这两个大国实际上正按照自身利益协同重塑全球秩序,尽管两国关系尚未达到正式联盟的程度。

报道称,这种新形成的秩序使美国在世界不同地区同时与两个对手抗衡,而美国在这些地区有关系密切的伙伴,以及重大经济和政治利益。拜登政府现在面临着一系列重要抉择,需要决定是否重新调整美国的优先事项,扩大军费开支,要求盟友做出更多贡献,增加海外驻军,以及开发更多元化的能源来源以减少欧洲对莫斯科的依赖。

曾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担任国防部最高政策官员的Michele Flournoy说:“我们都曾经以为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的、自由的、永远和平的欧洲。”她说:“过去我们知道俄罗斯会有一些灰色地带的行动,普京会用他的克格勃老一套办法在俄罗斯周边地区制造不稳定。但大举入侵一个主权国家以调整其政府方向就要另当别论了。”她称,“而且我们看到,虽然北京不太喜欢普京的战术,但这两个国家愿意作为威权国家联合起来反对西方民主国家,”Flournoy 还说,“未来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

据该报道,美国的困境部分源于冷战结束时华盛顿的举措。作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当时推动在全球范围内促进民主,并扩大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将俄罗斯主导的华沙条约(Warsaw Pac)的前成员国和一些前苏维埃共和国纳入其中。这是对几十年来东欧国家渴望摆脱莫斯科控制的回应。北约是冷战时期美国在欧洲的主要军事联盟。

但普京认为他与西方的竞争是一场零和游戏,他着手使俄罗斯恢复苏联时期的突出地位,寻求对周边国家拥有更大发言权。

中国共产党领导层也认为,一些前苏维埃共和国的民主抗议活动是美国策划的阴谋,最终可能被用来对付中国。为此中国领导层加强了对国内的控制,同时不断增强军力。十年前习近平执政后,这种趋势有所加速。此前香港发生民主抗议活动时,习近平实施了严厉的国安法,将其前任达成的给予香港自治权的协议抛之脑后。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曾受英国殖民统治。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安全部门开始注意到五角大楼在2015年所说的“大国竞争重现”,并将关注点从中东和西南亚的反恐行动中转移出来。

在五角大楼寻求为未来冲突做出重新调整之际,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在确定优先事项时一再将中国视为“步步进逼的挑战”,同时俄罗斯被认为是程度较低的长期危险。

华尔街日报称,这一预测与美国总统拜登确定的优先事项相吻合,即使他承诺支持世界上的民主国家。拜登上任时希望将关注点放在疫情大流行、经济和其他国内问题上,并承诺采取“中产阶级”外交政策,在代价高昂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之后为美国人带来一些回报。处理好与莫斯科的关系,将有助于拜登政府专注于与北京方面的军事、经济和技术竞争。

为此目的,拜登去年6月份与普京进行了一次首脑会晤,以建立白宫所称的“稳定、可预测”关系。为了给美俄关系保驾护航,拜登同意将限制美俄远程核武器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延长五年。白宫还指示五角大楼研究利用俄罗斯在中亚的基地,以防止美军撤离后阿富汗再次出现恐怖主义威胁。

然而,普京试图利用美国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的机会来推进他的目标,寻求把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纳入俄罗斯势力范围,最明显的是俄罗斯在美国的这两个欧洲盟国边境进行大规模军事集结。

虽然美国年度国防预算飙升至7,000亿美元以上,但既要应对俄罗斯制造的一场紧急危机,又要为中国带来的威胁做准备,这对五角大楼来说仍是巨大挑战。中国构成的威胁未来几年仍会不断加大。

美国国会授权对国防部2018年一项战略进行的研究显示,如果美军被迫同时在两条或更多战线上作战,美国很可能难以应对。这项战略当时由前军方官员和国防官员发布。其中的Kathleen Hicks现在是拜登的副国防部长,指导国防部的项目和计划。

这场危机已经导致美国向欧洲调动更多部队,并可能促使美国重新考虑国防开支水平,甚至可能重新评估自身武装部队的规模。核裁军的时代可能会结束,因为美国军方主张建立一个足够大的核武库,以应对俄罗斯强大的核武器和中国迅速增长的核力量。

中国的核力量尚不受任何军控协议限制。

不得不同时对抗俄罗斯和中国,这也将导致拜登政府更加倚重与其他国家的联盟,美国一直利用这些联盟关系增强在全球的影响力。

普京和习近平本月早些时候在北京举行峰会,会后双方发表了5,300词的联合声明,将矛头对准北约以及美国与澳大利亚和亚洲其他国家的联盟,称这些联盟谋求单方面军事优势,损害他国安全。

中国已经加强了在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的军事前哨,该区域是重要的全球海上航道。中国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倡议中包括了不少在建的港口设施,以此为依托,中国还在世界各地建设一个新兴的基地网络,可供其迅速扩大的海军使用。美国正向赤道几内亚施压,要求其放弃中国政府给出的条件,试图阻止中国海军在大西洋获得第一个立足点。

智库机构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军事历史学家Eliot Cohen说:“美国将不得不再次习惯于同时多方面行动——不仅仅是军事上,还有心理上和外交政策制定方面。”

华尔街日报文章称,在美国政府试图理清这些新挑战之际,五角大楼推迟了其国防战略的发布,该战略旨在阐明威慑美国强大对手的计划,以及对发展何种核武器和它们应震慑哪些威胁的最新评估。美国国防专家已经开始讨论,五角大楼是应该同等重视来自北京和莫斯科的双重挑战,还是应该更多地关注太平洋地区。

除了军事方面,与莫斯科的新对抗也可能加速经济全球化的进一步分裂。中国和美国正试图使关键技术的供应链脱钩。如果西方对俄罗斯的银行和主要企业实施严厉制裁,莫斯科可能会更加依赖北京,后者已经发行了一种数字货币,同时正在构建一套独立于西方的支付系统。

考虑到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依赖,能源也可能成为一个更大的国家安全焦点。去年俄罗斯天然气在欧洲天然气市场占据29%的份额。

在欧洲,这场危机已经震撼了北约,该组织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说,北约需要重新设置自身的架构,以应对“欧洲安全的新常态”。

欧洲外交关系协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大多数欧洲人认为乌克兰危机对欧洲构成更广泛的威胁。不过,一些现任和前任官员担心,未来几年北约团结一致的程度可能会下降,因该组织将讨论是否需要增加军费开支,并考虑与格鲁吉亚的军事关系是否可能引发与莫斯科的新对抗。

今年6月北约将在马德里举行峰会,该组织计划届时采用新的“战略概念”,将概述未来10年北约计划如何应对安全挑战的广泛原则。与此同时,由前官员和其他专家组成的Alphen Group发布了一份报告,敦促北约的欧洲成员国和加拿大到2030年提供北约最低军需的50%,这样美国就可以更多地专注于威慑中国。

该报道说,“对于俄罗斯人的所作所为,现在所有人都团结一致,愤怒不已,”前美国驻北约大使、曾在2012年至2016年期间担任北约副秘书长的Alexander Vershbow说。“但是,当我们开始着手作出长期承诺,加强北约的防御姿态,并可能重新讨论核问题时,就可能出现很大的分歧。”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