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2月 2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践踏卡车司机 – 大重置变成了大觉醒

滚动 焦点 国际

2月18日,在渥太华反疫苗强制令和平抗议活动中所发生的骑警铁蹄践踏使用助行器老妇人的照片和视频,应当是对已经完全转型为法西斯政府的特鲁多当局的最有力鞭挞,也是对自由世界每一个人的良心拷问。 

这位依靠助助行器行走的老妇告诉大家,她在那里是为了她子孙后代以及 “和平、爱和幸福”,结果她被警察策马践踏。

常言道,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一个视频,强如万语

重大的国际事件或社会事件的翻转,常常就在一张照片和一个视频上面。

2月18日,在渥太华反疫苗强制令和平抗议活动中所发生的骑警铁蹄践踏使用助行器老妇人的照片和视频,应当是对已经完全转型为法西斯政府的特鲁多当局的最有力鞭挞,也是对自由世界每一个人的良心拷问。 

这实际上应该是对世界上每一个人的良心拷问,但我把这文章具体指向自由世界的人,因为名义上自由世界的政府是由自由世界的人民所选举出来的,他们依然拥有这个政府去留的最后决定权,尽管自由世界的政府堕落到今天的状况很可能与很多邪恶的渗透有关。 

随着最近三个月传染性更强,毒性更弱的 Omicron 变种病毒的快速横扫西方国家,自然感染所获得的群体免疫力已成事实,疫苗及对个人或对公众的保护能力已经成为破碎的童话。特鲁多政权继续抓住强制令不放的政策,是对民权的践踏,而非对民生的保护。自由车队抗议是在无数其他大大小小的谏言和抗议无效之后才不得不采取的宪法保障的行动。这个从开始酝酿到特鲁多施暴镇压中间有超过两个月的时间,有足够的时间让特鲁德政府对此谈判协商做出和平的解决。 

然而特鲁多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这样做。他在拖延回避或用他的低级喽啰解决的方法都失败以后,最后赤膊上阵援引《紧急状态法》,动用国家机器的武力手段解决这次危机。这让我们不能不联想到几十年前,和一年前的华盛顿特区的 “J-6” 。但与这两次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卡车司机的抗议活动有非常有限的诉求,并没有人提出要特鲁多下台,也不牵涉到追查可以导致政权易手的大选舞弊,仅仅是要取消不合理的疫情强制措施,而所述这些疫情措施很多本来已经到了应该取消的时候。这样理性、有限的诉求,都被特鲁多政权断然拒绝,不但不与他们做出合理的沟通,反而直接把他们定性为国内恐怖分子,把矛盾激化到你死我活的程度。这是一个民主国家所应该发生的事情吗? 

在特鲁多已明确表态支持两年前乔治·弗洛伊德造神运动为代表的、以打砸抢烧为特点的 “大体上和平” 的反警察暴力抗议活动之后,谁还能相信他所谓坚持法治,保障加拿大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鬼话呢? 卡车司机的抗议活动已经完全遵守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实际上是由于组织者的非常杰出的成就,和参与者十分高尚的情操),特鲁多的做法依然把这一次抗议视为对他政权的威胁,所以他作出如同 “J-6” 的反应,就是通过舆论的方式抢夺道德制高点,以支撑他所做的非法镇压。由于抗议者大量地帮助维持城市的整洁,甚至给无家可归者与救助,特鲁多能抢夺的道德制高点无非就是左派一贯的老套路 – 无中生有地捏造关于种族主义,纳粹主义的污名,栽赃陷害的指责他们携带武器等等。这些老套的手段,也许并不能够说服多少人,但希望尽快回到岁月静好中生活的群众们,也许还没有意识到特鲁多这件事情的处理到底剥夺了他们多少自由,没有意识到当政府可以用如此莫须有的罪名来冻结公民的银行账户 – 这些只能用于对付恐怖分子的手段 – 来对付和平抗议者,早已足够证明他的独裁,完全超出民主国家可以容忍的底线。或许因为他们的视觉感官还没有看到足够丑陋的画面来抵消他们对特鲁多那俊男形象的崇拜。 

但这几个骑警纵马冲进抗议人群,直接踩倒一位要依靠助行器行走的老年妇女和另一位抗议者后扬长而去的照片和视频就不能不直接拷问自由国家所有公民的良心。 

首先要拷问的是反对党的政客们 – 是否真正意识到他们的国家正被赤化为世界上占地面积最大的独裁国家? 他们是否意识到光是嘴上说 “这是法治国家”,而给特鲁多和自由车队各打五十大板,这是对给他们投票的人民渎职?  

其次拷问的是渥太华和各个大城市的警察。当他们接到命令去这样镇压和平示威的群众,这些在 “黑命贵” 和 “安提法” 暴乱时坚定支持警察的人民,而且当他们所示威要求的权利是所有加拿大人,包括这些警察所需要的权利的时候,他们是否问问自己的良心,如何能够对他们进行镇压?当他们宣誓做警察的时候,难道只是说要听从那些污秽的政治官员的指令吗?  如果仅仅是为了保住一个好的饭碗的话,何不想想这些卡车司机的饭碗比他们警察的饭碗要好得多,但他们却是为了他人的自由,舍得放弃? 

然后要拷问的是媒体。左派媒体非常善于利用照片说故事。从越南战争中那位炮火下的女孩成为反越战的旗帜以来,这一招被他们反复使用,总能为他们所推动的议程套牢无数无知善良者,以至于这几年他们一次又一次使用假照片来掀起了茶杯中的风浪。比如奥巴马时代的边境铁笼被用来污蔑川普总统的边境政策,边境巡逻队员手里的马缰绳被捏造正在驱赶非移的鞭子来打压边防队等等。这次发生在渥太华的警察暴力,清清楚楚的被自媒体在视频和照片中记录下来。主流媒体在这件事情上还能够保持沉默吗?能够任由代理警察局长指鹿为马地撒谎吗?

渥太华警察局发推,谎称有人向马的脚下扔了一辆自行车,一人因试图伤害警用公务马匹而被捕

当前任警察局长无法接受暴力镇压的任务,辞去职位的时候,马上被一个更加邪恶的来接任,这个代理总警察局长完全是邪恶工具的做派不亚于我们过去在强国中所见的那种酷吏,在下面的这个视频里面可以看到他在新闻发布会里面公然的撒谎。显然,他背后有政客为他撑腰,而媒体作为民主国家的第四权,如果继续双标对待来自两个不同阵营的抗议,职业道德何在? 

最后要被拷问的是自由世界的所有公民。本来建立于民主自由博爱的西方社会,在一个一个地沦陷,而沦陷的过程不仅仅是因为敌人何等的狡诈,而且也是因为我们自己是何等的昏眛、何等的软弱、何等的无能。左派一个一个地夺去我们的文化阵地、司法界、学术界以至最后夺取政府中大部分的位置时,还不是我们容忍、懦弱、懒惰的结果吗? 但是不论我们过去是为什么原因没有为捍卫我们享受的自由去争战,在今天看到的照片和视频所呈现的加拿大皇家骑警纵马踩踏一个手扶助行器的老妇之后还扬长而去,这是一种只有在描写腐败专制皇权的电影中才应该出面出现的场面,居然出现在了北美自由民主国家的加拿大,难道我们还可以继续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吗? 

醒来吧,沉睡的人们,在我们被套上奴役的锁链之前!

虽然特鲁多独裁当局出动了大批军警,逮捕了包括 “自由车队” 领袖帕特·金(Pat King)、塔玛拉·林奇(Tamara Lich)等人在内的192名卡车司机与和平游行者(无罪名,当天释放),强行拖走了许多卡车,也有不少卡车司机驱车离开,但更多的卡车司机和市民仍然不屈不挠地坚守阵地。他们宣示:只要一切的强制性措施不废除、独裁者不下台,我们就不离开。是的,加拿大人觉醒了,他们看清了这已经不是病毒和疫苗的问题,是加拿大人民是不是要被迫接受极左主义的荼毒、失去最基本的人身自由的问题了。

经过以小特鲁多为代表的左翼势力几十年的疯狂破坏和保守派势力的软弱退缩,原本有着民主自由美誉的加拿大离野蛮专制仅有一纸之隔了,危在旦夕!加拿大人民仿佛猛然意识到,他们已经来到民主制度生死存亡的决定性时刻。


践踏卡车司机 – 大重置变成了大觉醒 

没有什么词可以描述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堕落程度。我甚至不打算尝试。 

没有一个真正的人会像他那样执政,他对自己的工作准备不足,甚至不知道如何正确阅读准备好的剧本。

制作希特鲁多(类比希特勒)的讽刺卡通好像是件趣事,但本周特鲁多的执法者在马背上践踏一位老太太之后,就不再一样了。 

因为一个尚存一丝体面的人不会派人骑马闯入人群。 

唯一比这更糟糕的是,人们在评论这件事时变着法子说:“是吧,她活该。” 

是的,她本来是可以回家的。 

是的,她本可以得到凝血毒针注射。 

是的,她本可以遵从贾斯汀·-特鲁多告诉她的道德标准。 

但特鲁多也可以做出不同的选择。他本可以鼓足勇气与抗议者见面,但他表现得像一个因为担心面对公众嘲笑而害怕的小男孩,并且做了所有男权主义者都做过的事情 – 他选择了暴力和恐吓。 

那些指责受害者的人比贾斯汀·特鲁多更糟糕。他们永远不会承认,甚至对自己也不会承认,但当这种事情发生时,他们对国家作为道德仲裁者的信念从根本上被动摇了。 

所以他们虚张声势地玩着愚蠢的游戏,赢得愚蠢的奖品。同理心?在达沃斯的 “勇敢的新世界” 里,谁需要这个呢? 

那些反对抗议的人有他们的理由,但没有一个是道德上合理的。因为如果你允许将不道德的设置作为核心的国家来定义你的道德,你将不得不无休止地为暴政辩护,以保持自己的道德跟天使一样。 

指责受害者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有多少强奸犯声称 “她自找的” ?每天有多少施暴者指责他们所虐待的人,是因为他们太羞于承认自己有错吗? 

我们现在都是不干净的 

大重置中与新冠疫情有关的部分始终是为了放大人们之间的分歧。围绕它创造一个新的宗教。它的圣礼就是疫苗。它的主祷文是妖魔化伊维菌素,相信科学。它的法衣是口罩。 

它的 “阿门” 是 “以公共卫生的名义”。 

它已经导致了这样的非人化 – 那些不服从大祭司的人现在应该得到他们命运结果。 

意大利的(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宣布未接种疫苗的人不再是意大利社会的一部分。

推文:50万名50岁以上未接种疫苗的意大利人今天将被停职,没有工资。马里奥·德拉吉:“未接种疫苗的人不是我们社会的一部分。”

而且,可悲的是,特鲁多的支持者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如果另一个选择是死亡,人们总是可以选择接受虐待。那个(被马践踏的)妇人去议会广场时没有想到死亡是她的非自主选项,因为,可悲的是,她仍然相信国家的宗教,认为国家是人民塑造社会的从属伙伴。 

这些最后的幻想在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眼中被完全践踏。 

在政治上,贾斯汀·特鲁多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和他的支持者们将躲在他们的 “应付” 后面,拒绝为他们的行为负责。 

渥太华警方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放出假消息说有人试图绊倒马匹,伤害警察。 

此时,那些仍在渥太华警察局工作的人也做出了选择,站在暴君一边,拥抱自己内心的暴君。 

他们中的许多人将会享受到最终能够实施在他们灵魂中发酵的暴力,毕竟,这就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当初成为警察的原因。 

那些仍有人性的人现在正决定是顺从还是离开。如果他们随波逐流,他们将失去仅存的人性,就像二战期间的男人一样。 

他们的真面目已经暴露出来了。 

对更多的暴政没有热情 

跟加拿大糟糕的情况一样,现在在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登(Jacinda Arden)也在试图按照杜鲁多的剧本来平息惠灵顿的抗议活动。但从那里的所有报告来看,她的努力已经完全失败。 

她在2月17日周四召开了一次基本上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我们没有关于会议内容的可靠报告。 

因此,对那次会议的结果保持沉默就很说明问题。军方并不愿意介入,就像加拿大特鲁多的情况一样。 

此外,新西兰警察局长(police commissioner)安德鲁·科斯特(Andrew Coster)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谈判是前面的道路,这一点被阿登断然拒绝,就像特鲁多一样,两人都是照着达沃斯的剧本表演的。 科斯特说,谈判和降级是解决抗议活动的唯一安全途径,他将继续与抗议者交谈。警方说,大约有800名抗议者,但周末人数可能会增加。 科斯特说,任何强硬的警察行动都会有伤害公众的风险,并可能使基本和平的抗议活动变成暴力,还可能增加抗议者的数量。

渥太华警察局长彼得·斯洛利(Peter Sloly)上周早些时候试图对特鲁多的自大狂坚守阵线。结果是他辞职了,大概是因为他不愿下命令把抗议者赶走并殴打他们的头颅,于是找了一个更听话的执法者代替他。 

其结果就是我们现在在渥太华看到的情况。

推文:看,警察把这个人在卡车之间拖出,让一个警官用膝盖拼命地顶他。其他警察似乎都不在意他的行为,而他迅速环顾是否有加拿大人看到。 

这段视频中,新闻主播对警察恢复秩序的评论是随意的猥亵。

现实情况是,阿登和特鲁多的政治生命已危如悬卵,因为民意已经反对他们了。在这一点上,支撑特鲁多的唯一因素是人们仍在对他将事件升级的速度之快处于震惊状态,但这种震惊很快就会消失。 

如果议会不采取行动限制/谴责或干脆赶走这个家伙,加拿大人将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 

太多的加拿大人仍然在问:“这是加拿大吗?” 而他们应该在说:“这不是加拿大。”

不要再请求别人准许你感到愤怒,而是要感到愤怒。 

由于特鲁多在渥太华的错误,阿登在新西兰的权威面纱更薄。毫无疑问,他们看到了和我们一样的东西,并且不想卷入。如果阿登不让步的话,她很快就会亮出刀剑来的。 

我一直在说,隐秘势力发动内战,军队结束内战。内战在加拿大刚刚开始。我们在新西兰没有看到的情况意味着,很可能在人们意识到他们身处其中之前内战就已经结束了。

大重置依赖于像贾斯汀·特鲁多这样的暴君,通过恐惧、恐吓和对弱者的平庸腐败来支持他们。随着和平的人们在加拿大帝国冲锋队的铁蹄下被践踏的每一个画面,更多的人从政府保护我们免受混乱的舒适谎言的沉睡中觉醒。 

这就是国家的本质,暴力。一直以来都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和他的爪牙,如特鲁多、阿登和其他人会失败。这些人不承认任何法律。他们认为为了他们神圣的事业,他们的行为他们的行为永远合理,可以不受任何约束。 

我们越早接受这一点,就像许多组织这次抗议活动的卡车司机一样,我们就能越早开始弥合分歧。

我用 “自由万岁”(Viva Frei)的推特作为结束。

我在渥太华进行了12天的直播。我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暴力,直到警察出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3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Arron Boy
Arron Boy
11 月 前

見解深刻的好文章

踏雪无痕
踏雪无痕
11 月 前

确实。另外,在投票给前戏子时,需要谨慎,因为演员最擅长掩盖真实的自我,为了需要可以扮演另一个人格,普通人很难判断其真伪。特鲁多就是这种。他的亲共是众所周知,他参观极端分子的清真寺,他为栽赃华人的穆斯林罪犯流眼泪,他禁枪,但他为恐怖分子支付赔偿,他想尽办法搞穷国家(过度补贴),这不都是为了集权方便吗。对了,最近他好像在帮助乌克兰问题上很积极,其实我明白,他是因为乌克兰领导人以前也是演员,他以为表现积极些可以为他的历史贴金。殊不知,人品大不相同。

asdfg
asdfg
11 月 前

扣帽子扣得真是得心应手,“左派”来“左派”去,那么这就是说认为自己是“右派”?然而美式右派同样打砸抢(针对立法机关),同样也玩中共式个人崇拜……哦,还有中共文革式扣帽子的行为。

话说回来,这次政府决议是经过了议会批准的,一旦出现问题,那么必须第一时间问责议会和执政者,如果未到选举时间,那就直接拿起法律武器!不同于中国的党管法,加拿大的法院并不由政客把持,他们只根据现实证据作出判决。

最后再提醒,扣帽子这种做法要不得,须知道中共经常用这种手法一直用到现在,用多了会上瘾,到最后会搞得自己带有中共的影子。如果本身就是华人,请先吐干净狼奶,改用法治思维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