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2月 2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驻华外国记协抨击北京冬奥 人权团体:以防疫为名把外媒锁进泡泡

体育娱乐 滚动

近日,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发表声明,公开例举冬奥期间,外国新闻记者采访遭到干扰的诸多事件,抨击中国当局此举与奥运精神背道而弛。

2022 年 1 月 19 日,北京安保人员站在为防止冠状病毒病传播而设立的闭环管理区域的入口外,该区域位于北京 2022 年冬奥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国家体育场附近。

近日,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发表声明,公开例举冬奥期间,外国新闻记者采访遭到干扰的诸多事件,抨击中国当局此举与奥运精神背道而弛。

为期14天的北京冬奥20日闭幕,驻华外国记者协会21日发表声明指出,对冬奥会期间中国的独立报导环境低于国际标准感到失望,干扰新闻采访与奥林匹克精神背道而驰。例如在滑雪比赛结束后,一名在奥运会混合区的外国记者被北京奥委会官员阻止采访香港运动员,该混合区据称受国际奥林匹克规则管辖。

国际奥委会(IOC)称该事件为“孤立”事件,但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指出,政府干预采访情况很常见。当记者试图在奥运场馆外报导时,经常受到宣传和安全官员的尾随和粗暴对待。荷兰公共广播公司 NOS 一名记者在电视直播中被便衣保安人员拉下镜头,尽管他一直站在警察指示的地方。

外媒采访香港选手受阻

另外,在奥运滑雪场附近,安保人员阻止当地居民接受记者采访。有法新社记者甚至被警方阻止在距离鸟巢体育场两公里的私人公寓拍摄开幕式,即便那是在官方封锁区之外。许多记者被告知,所有在公共场所的报导都必须首先得到中国当局的批准。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21日发表声明指出,对冬奥会期间中国的独立报导条件继续低于国际标准感到失望,与奥林匹克精神背道而驰。(FCCC官网)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在声明中质疑,北京安全人员似乎对记者拍摄任何与奥运有关的内容都特别敏感。美国一家媒体记者被阻止在奥运官方商品商店外,采访有关奥运吉祥物的内容,并被告知要联系外交部获得授权;另有记者也被警方告知,不允许拍摄奥林匹克标志。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指出,一些记者因为报导奥运遭到网路骚扰,某些攻击甚至是中国官方媒体帐户和中国外交官推动。该协会呼吁中方坚持对外媒采访的承诺,即允许记者在不受威胁和国家干预的情况下采访,并可自由地在公共场所报导。不幸的是,在全球高度关注北京冬奥时,这两条规则都没有落实。

祭出各种手段管控外媒 “说好中国故事”

总部在法国里昂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研究员陈彦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驻华外国记者揭露北京冬奥采访受限的诸多乱象并不意外,以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去年年度报告看,很多记者签证受到限制。

陈彦廷说:“被以新冠疫情防疫措施为借口,对他们进行各种限制,包括台面下一些恐吓、威胁、骚扰、搜索,或煽动中国小粉红去对他们人肉搜索,还有更严重的监控、限制出境,这都是在中国境内采访的外国记者会面临到的风险。”

陈彦廷认为,中共陷入一种困境,既希望外国媒体宣扬中国盛大办奥运,又缺乏自信担心在不控制采访自由之下,会否出现不利于当局的负面报导。官方各种限制手段,目的在于管控外国记者“讲好中国故事”。

陈彦廷说:“外国记者采访吉祥物,可能想得到比较软性、温情的报导。但即便这样,中共统治下,也没有办法无时无刻派出那么多人力,去精准地辨别这个采访是不是能够讲好他们所要的中国故事。在这个时候,他们就宁可先拒绝采访,阻止这个记者进行采访。”

采访须申请 冬奥结束48小时内须离境

此次北京冬奥规定,外国记者必须搭乘指定班机、从指定机场搭专车直接抵达下榻饭店、媒体中心、奥运会场馆、记者会采访区,与一般中国民众完全隔绝。“泡泡”外那儿都不能去,每天必须接受筛检。采访完冬奥离开泡泡圈,若要进入中国其他城市,即使是驻地记者也一律必须再隔离21天,否则必须48小时内搭指定班机离境。

国际奥委会规定,场馆建筑物、场内比赛、奥运标志都有版权。而电视台只能拍摄媒体中心安排的活动,例如线上看大熊猫基地、历史博物馆等;或中心设施如扫地机器人送餐服务、机器人煮水饺、机器人消毒环境;或志愿者之家休息联谊活动,如元宵灯笼、汤圆制作;或在媒体中心记者及工作人员排队买吉祥物“冰墩墩”等等。

北京冬奥期间,一辆警车停在一家媒体酒店外。 (美联社)

据冬奥现场人员转述,每天有国际奥委会和北京奥委会联合举行的记者会,媒体可以自由提问、拍摄。但是官员对敏感问题会不回答,或说“不清楚”;对香港、台湾问题,则都会制式重申“台湾、香港是中国一部分”;中间会穿插中国媒体提问,借此宣传官方的新闻角度。

同样防疫 东京奥运大不同

中方规定,“泡泡”内的记者如要采访任何中方或国际奥委会官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志愿者都必须事先提出申请,核准才可安排受访。期间,记者们唯一一次离开采访中心去参观一小段长城,官方也把该段长城封了,一般民众无法参观。

对比去年东京奥运期间的新闻采访,同样面对严峻疫情,日本政府规定在“泡泡”区内,只要抵达日本满14天,体温和筛检正常,就能搭乘捷运、参观寺庙、到大街小巷去采访,无须向官方申请报备。

在台湾的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召集人黄嵩立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北京冬奥让外国记者亲身体验到中国的采访环境。理论上,中国争取冬奥会跟国际奥委会达成协议,在场地四周有比较开放的指导原则,却仍然看到多起粗暴的执法事件上演。

中国公安习惯粗暴高压执法

黄嵩立说:“问题是说,中国这些维安人员平常就是采取这种对人民非常高压的态度,所以一时之间,要他们有两套作法,对国外媒体要比较客气,我想他们一时做不来。所以他们就是把对国内的媒体怎么做,现在就是把它演给怎么说,就是让国际媒体看得很清楚,中国政府的面貌。”

中国宣称防疫零容忍,冬奥防疫规格远高于日本东京奥运。但黄嵩立指出:“要用一种比例原则,去看这些人到底对防疫会造成多大的破口?有什么证据说已经隔离二、三个礼拜还要再隔离二十一天的理由?我觉得这并不会,对他们即使零容忍的防疫,也不会带来什么实际的威胁。用防疫当成把国际记者装在泡泡里面,这是很好的借口!就是没有办法接触到一般人,完全隔绝!不让你有跟一般人讲话的机会,这次做得蛮彻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何平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